♥ 作者: 好色之徒 ♥

高中忆录 第五章

高中忆录 第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世红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嘴里还在小声说着不要,我按住世红的丹田撑起世红的玉腿,插入钥匙拧上肛塞轻轻的将两个小玩具抽出,肛塞的尖端挂着世红晶莹剔透的爱液和一点红血丝,我把两个肛塞拿起端详了一会变把肛塞放在世红的乳沟之中。我用力的把世红如松软大面包一样的双乳往中间推,世红不时发出几声诱人的娇喘,擦干净了肛塞将他们放在茶几上,我抱起世红来到房间,轻轻的将世红放在床盖好被子。安顿好世红后我便戴上耳机边听音乐一边用电脑查资料写起了国庆作业卷子。

一口气肝完语文英语的八页大卷我已经眼冒金星开始犯晕,再看看时间已经快转钟。我站起伸了个懒腰,身上的骨头咔咔作响就像没上油的齿轮,活动起来一顿一顿的。拿下耳机后退一步直接坐到床上,把手往后一撑蹭到了世红的手臂,我便回头看了看世红。粗略一看靓丽的黑长直搭在世红的脸上遮住了半边脸,我把屁股往世红身边挪了挪把世红的头发撩起仔细的端详起来。长长的睫毛眼角向上勾勒起来,高高的鼻梁略淡的眉毛,只看上半部分甚至有几分京剧演员眼神里的那股英气,世红的嘴巴不算小,但是恰到好处唇若抹朱,抿上性感风情万种,噘起可爱迷人,脸蛋上带着少女的潮红,粉扑扑的脸蛋让人忍不住想亲一口。我看得入迷,越凑越近,近到我的脸可以感受到世红的呼吸,世红翻了个身奶声奶气的打了个哈欠又翻过身揉搓着睡眼惺忪的眼睛问我:“我睡了多久了,你该不会作业都写完了吧?”

“哪儿能啊,我的数理化水平可不支持我那么快写完,我只写完了语文英语,等你起来对个答案。然后把武仔拉过来开个语音,我们三排把剩下的作业干了。”我顺势躺下回答着。

“放假第一天,就这么着急写作业吗?不陪我玩玩吗?”世红把上半身压到了我身上对着我的脖子吹了口气。

“emmmmmm天天做这种事会腻吧,毕竟我没有你的个什么性瘾,我只是一个普通的15岁处男。虽然做那种事确实很舒服……”我不自觉的伸出咸猪手抚摸世红傲人的细腰马甲线。

“哼,明明好色的很,但还处处压制自己,直接释放出来多好,你这样会憋出病的。”世红故意咬嘴唇眯着眼做出渴望做爱的表情。

“还是不了,我听说过一个词叫‘精尽人亡’,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我还有家产继承呢。”我甩开世红翻了个身。

世红见势从背后把手伸进内裤捏着我的肉棒,另一只手从脖子与床之间的间隙伸出来用大拇指拨动我的下唇说到:“那你听说过‘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吗?死在我的床上还不满足,开学这一个月追我表白我的人可都排着队呢,我唯独相中了你。”

“那我该说什么?谢谢你的宠爱有加?”我把抓住了不断撸动我肉棒的手。

“你真没意思,我调情你都不接梗,还不如去找小武做爱呢。他那么高那么壮,一身腱子肉鸡巴一定很大,肯定可以射满我一嘴。”世红背过身我们就这样背对着背。

“也许我的兄弟能成为我的兄弟是因为我们性格完全一样呢?”我打趣到。

“那你们还真是绝了,我还想着有一天你和小武一起操我呢。那必然是天伦之乐鱼水之欢,两个穴都被塞的满满当当,想想还有点小兴奋。”世红笑的贴在我背上发抖。

“那你还是别打他主意了,他希望找一个一米七以上的女朋友而且热爱体育锻炼一身肌肉那种,弱小的女孩子影响他拔刀的速度,最好还要会游泳。毕竟他不会游泳还总是喜欢去水边玩,我已经捞了他两次了。”

“你们俩的童年一定很欢乐吧?”

“那必然,他就是我的开心果,我们密不可分我们无血缘却是货真价实的兄弟,就像刘备与关张、孙策与周瑜。”说起发小我不自觉的有些自豪。

“看样子你们关系很好很硬。兄弟吗?真好,女孩子之间的友谊很脆弱,很难像男生一样出现那么多的‘兄弟’。”世红又翻过身把腿缠在我的身上。

“休息的差不多了,起来继续写作业。”我一下子坐了起来想把世红也拉起来,但是世红紧紧的抱着我的腰噘着嘴发出哼哼声,“早写完作业早自由,一号把作业写完我腾出一天全听你安排,你想我做什么都可以,我陪你玩一整天,但是晚上我就要回家了,毕竟军训已经结束了。”听到这世红抬起头两眼放光立马坐了起来准备一起写作业,同时我也打视频电话给了发小我们三个人一起肝着作业。

怪不得说众人拾柴火焰高呢,三个脑子思考就是快,一边翻书一边查找资料熬夜到将近三四点钟写完了语数英理化政六科大卷。从凳子上站起伸个懒腰退一跳躺倒到松软的床上享受着短暂的快乐假期,世红也躺上床把手机拿过来同发小一起聊天。

“写到这么晚我都饿了。”发小活动筋骨的声音打到被电话传了过来。

“要不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吧?”世红提议到。

“这么晚了能有什么地方还在营业?烧烤或者酒吧?”发小问到。

“我不喜欢喝酒,你知道的,烧烤吧。我知道附近老城区的美食街有家烧烤很不错。”我说完便起身在背包里拿出一件黑T穿上。

“好的,那就在那家面馆门口碰面。”听动静发小打开了衣柜。

我简单的穿了一件黑T和薄阔腿直筒牛仔裤,而世红则穿了一件相似花纹的黑T和黑灰女士牛仔长裤。出门时世红为了以防万一性瘾犯了照样在小穴中塞入了跳蛋,并把遥控器塞入我的手中。

到了地方碰头发小穿着几乎和我一样,就是多了一个腰包放充电宝和手机,只能说不愧是一起长大的兄弟。路上边走边聊学校里的一些事军训的一些事,聊着走着到了地方坐下撸着串讲着段子,似乎一切是那么和谐美好,吃饱喝足后回到世红家简单的洗了个澡便准备上床睡觉,世红则说她要晚点睡,她在厕所自慰一会。我没有多管上床关了灯盖上被子便躺下了,浴室里时不时传来世红放荡的尖叫和享受的呻吟,不知过了多久我沉沉睡去,感受到了一只手搭在我的身上,美好宁静的假期吗?希望如此吧。

第二天正是国庆节,我背好背包告别了世红,毕竟在别人家住了这么久。将近十点钟我回到了自己家,一进门发现姐姐和爸妈都在,我打了个照面便回了屋提前整理书包。整理完打开电脑躺在床上听着音乐享受美好的假期,然而姐姐的一声尖叫打破了美好。我冲出门看见姐姐捂着脸而爸爸怒不可遏的站着还在喘气,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妈妈在一旁劝导:“冷静一下可以谈的,可以好生说话嘛。”

“怎么说啊,昂!不想生孩子,这是什么他妈的大逆不道的话都说得出口!”爸爸作势要打出第二下,我急忙冲上去把爸爸推开。“干什么啊?打姐姐干什么。”

“你别管,你也想挨打是不是?不想生孩子是吧,今天老子就是要把你打到想生。”爸爸怒气冲冲的走过来眼看要打上,我一手紧紧抓住了爸爸的手腕,姐姐捂着脸在我身后躲着。“一个个都他妈的反了天,好好国庆节一个个都要气死我!”爸爸怒吼道。

“没事没事,姐姐疼吗?”正当我背过身看姐姐的脸被打的严重不严重时爸爸拿起茶几上的一个木头收纳盒狠狠地砸到我的头上,只听得沉重的一声“砰”,我一个踉跄趴到姐姐的身上,紧接着又是两下沉闷的响声,我感到头痛欲裂眼睛开始目晕,姐姐一下子分成了好几个影子。我听到妈妈被推到撞到椅子发出的尖叫声,还有姐姐轻声呼喊我名字的声音,身体越来越沉重,我的耳边响起了很多声音,多半幻听了,木盒子掉到地上,滚出一根白色的橡皮筋。随后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思绪被拉到了十年前。

那是一个暑假的下午,我和妹妹在老家乡村的院子里玩,突然听到有人喊:大闺女回来啦!我和妹妹疯了一样的跑出,只见一辆小面包车上下来一位扎着马尾穿着白色连衣裙的高中生模样女生,这便是15岁的姐姐,我跑出屋子奔向姐姐,嘴里还在喊着:姐姐!姐姐!姐姐低着头,手擦了擦眼角一把把我抱了起来,我抱着姐姐的脸一顿狂亲,当我看到了姐姐的正脸我愣住了,眼睛通红还布满血丝,眼角的泪痕清晰可见,脖子后面还有大块的淤青。我的笑容消失了,我奶声奶气的说:“姐姐你又被爸爸打了吗?”

“不是,是姐姐不争气,这次考试没考好,爸爸也是希望我优秀为我好才打的我。”姐姐摇摇头但是眼珠里噙满了泪水。

“姐姐疼吗?”我有些哽咽,我实在是心疼姐姐。

“没事的,回去吧,我给你带了玩具。乖哈,以后长大了不要让爸爸太操心,努力变得优秀。”姐姐的声音一抽一抽的眼珠打着转,努力不让我看见她落泪的样子,把我放下解开了绑马尾的白色橡皮筋套在了我的手腕上,把长发散开挡住脖子后的淤青。

“你以后要懂事听话好好学习,不能像姐姐这样当个差生让爸爸急得打,知道吗?”我红着眼睛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我以后要像超人保护路易斯那样保护姐姐,谁都不可以打姐姐,谁欺负姐姐,我就加倍打回去!”这个五岁的小男孩嘴上说着,心里也暗自下着决心。

回到了家尽管姐姐怎么隐瞒,在干活时还是被长辈看到了胳膊、腿、背、肚子上的各处淤青,很难想象爸爸对姐姐下了多重的手。而家里人也并没有谁敢说,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毕竟是爸爸挣钱养着一大屋人,就算有几个更年长打给爸爸电话爸爸也是甩下一句:我的小孩我管,你们管不着。

回到现在,耳边听到姐姐轻声细语地呼喊我的小名,姐姐跪坐在地上,而我枕着姐姐的腿,我的头显然是破了,因为姐姐白色的衬衣上有几滴红色的眼泪状污渍。我小声说着:“我说过要保护好姐姐,就算是爸爸也不能打姐姐……”冥冥之中我听到了爸爸说话:“死了没?还没死?15岁就这么叛逆反抗大人,还动手,留着以后也是个祸害……”我听到了爸爸的拖鞋与木质地板碰撞的声音越来越急促,我准备好挨打时姐姐怒吼了一句:“够啦!家暴狂你打完我还要打弟弟吗?打完弟弟是不是要把小妹和妈妈也打一遍,你就是个纯粹的家暴狂!你是不是要把家里所有人都打成残废你才会发现自己的教育方式是错的!”这是我人生中唯一一次听到儒雅随和的姐姐大声吼叫,撕心裂肺令人印象深刻。

而就是在这一次后老爸对我的暴力行为越来越多,此时此刻正如彼时彼刻,十年前我安慰着被重伤的姐姐没有人可以打她,十年后姐姐抱着头破血流的我安慰着没人可以欺负她的弟弟。而我的国庆假期也只能在医院度过了,这件事的影响是挺大的,就算是五年后的今天时长还会莫名的头痛欲裂。

文章的后半部分我是哭着写完的

这段记忆在我脑海里真的挥之不去,每每想起我总会忍不住落泪,写完后半部分我擦眼泪和鼻涕用掉了近半卷纸。关于我的大姐我是非常敬重的,很难想象姐姐在爸爸的阴影下是如何成长的至于高中之后爸爸不再使用暴力教育的主要原因是他打不过我,他也曾因为妹妹说自己喜欢女孩子而准备动手,好在我及时制止。关于我的老爸我对他的感觉很明了,暴力、控制欲强、希望所有人对他言听计从。所谓“叛逆”只是我们不受他控制了,他着急了。这种暴力的家庭关系我不知为何在我的家庭里尤为夸张,我尊敬我的老爸,他创造优越的家庭条件养活一大家人,我也厌恶他,因为他总是尝试掌控身边得所有人而无差别使用暴力,我很难去理解什么样的人会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亲生儿子下死手打。这一篇文章过后我需要停一个星期左右,因为妈妈的腰伤复发,对,就是爸爸推的那一下让妈妈本来就不好的腰更加严重的恶化经常需要去医院护理,现在严重到需要做手术不然以后就是个下半身残废坐轮椅了,我需要去医院照顾我妈所以要停更一段时间,希望大家谅解。
<< 高中忆录 第四章高中忆录 第六章 >>
8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4 thoughts on “高中忆录 第五章”

  1. 没事,作者快去照顾母上大人吧
    感觉作者挺难的,家里面有一个这样的爸爸。
    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啊,不改变什么的话。
    也许会变得变本加厉也说不定。
    还有喔
    很喜欢作者大大的文章喔,戳我XP上了hhhh
    很想和作者交个朋友交流一下hhhh
    (毕竟我的这些只能活跃在想法和思维层面上,在现实里面莫得操作机会的说emmm)

  2. 还有一些没说完滴话
    作者大大最近停更一下缓解一下情绪吧
    如果可以的话最好避开一下爸爸,要不然担心会又有人受到伤害,希望作者大大能够生活得越快越好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