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我谁啊我 ♥

鹰犬司记事录 第一章

鹰犬司记事录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大裕国的都城中,皇宫往南走五里来地,便是北楼之所在。之所以在南边还叫做北楼,是因为在其南边还有一个南院。都城里楼台院落不少,但这南院北楼,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这两个场所是那当今女皇麾下直属的鹰犬司审讯犯人之处。南院专关男囚,北楼则是那鹰犬司首领及其一干手下居住,并关押审讯女囚的场所。从外面看,这北楼虽是栋带有四栋小塔楼拱卫的三层建筑,却也不是这皇都中太显眼的建筑。但若是进入这北楼内部,那通向地下的房门后就不知隐藏了多少手段,多少秘密。然而今日,沉闷呻吟声从东南方的塔楼传出。

说是塔楼,其实内里是一间高约五米,占地十余尺见方的屋子。圆形的墙壁上只有四扇开得很高的小窗,而现在只有一扇是打开的。用来放火炬的架子上空空如也,于是这屋子中唯一的亮光就从那开着的小小窗户里射入,正好照在悬在空中赤裸油亮的肉体上。纤细白皙的身体被捆成青蛙一般的姿势,双手牢牢绑在背后,柔软的大腿被大大分开,紧缚于腰侧,纤细的小腿则牢牢靠在大腿下,双脚被捆在足踝后面的细棍限制住,只能与小腿以近乎锐角的角度固定住,而那十根圆润白嫩的脚趾更是被在根部套上铁环,用细银链牵着拴在地上的十个环上。

而腿间的刑罚更是不堪,那未经人事的白虎牝户却是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空气中,粉嫩的两瓣小阴唇被穿了四个闪亮的银环,弹性很好的牛皮筋绕过大腿根连接一侧的两个环,于是把两片阴唇拉的大开,那被贞洁的薄膜护卫着的花心就这样暴露在泛着异样甜蜜气息的空气中。往上看,那粉嫩的菊门也被四个细小的夹子分开,两根浸透了春药的细绳从屋顶垂下,分别消失在了粉嫩的处女阴道和处女肠腔深处。而往上身看去,那圆润的肚脐却被一根银针穿透。再往上,樱桃般粉嫩的乳首则被银色的圆环刺穿,顶端的铃铛拽着那对不大的乳房向下坠,将那美好的弧线硬生生拉成了直线。受刑者的樱口被一副口枷大大扩开,穿了钉的粉色舌头无力的伸出口腔,粘稠的透明涎液拉着丝断断续续的落到地面上,与其他的液体一起汇成了一个小水洼。而她的眼睛也是被黑色的厚丝带牢牢缚住。那秀气的琼鼻则是被鼻环残忍的从中贯通,连着丝线和束到一起的乌黑秀发被一起系到了把她吊起来的主绳上,使她被迫一直昂着头。

不仅姿势被牢牢固定,她的全身也都在受着严酷的调教改造。使她身上看起来闪闪发亮的油膏,是混合了长效春药和具有毛孔发散效果的特制秘药,可以确保春药深入全身。脊背上的三列六十六根银针则是制住她的督脉,使体内阳气不得流动消化,而是只能留在原地接受春药的炮制。肚脐上的银针则是破开任脉的防线,令女子阴关打开,自带的气息防线无力阻止药效侵袭。那深入身下二穴的细绳则是用极北之地的冰蚕丝制成,配合以烈性的春药,使阳气与阴气在那敏感之处纠缠冲突,令那牝户与嫩菊不断收缩抽搐,淫液与肠液就如不要钱一般滴个不停,落在地面上已经积储的水洼中发出淫糜的水声。而那脚心的银针,乳首的银环也都在发挥着各自的作用,无情的改造着受刑者那甚至连自渎都不曾体验过的身躯,硬生生将她改造成欲火焚身的淫娃荡妇。

不知过了多久,门“喀”的打开,一个修长匀称的身影走了进来,原来是一个身着白衣的女人。只见她容貌清冷却神色带媚,脸上妆容虽只是小修眉峰、淡抹眼角,确是将那本不明显的媚态巧妙放大,掩盖了那薄唇带来的压迫感。她身着剪裁修身的白色布衣,上身的布料紧紧裹住腰腹与脊背,却唯独将那对挺拔的胸乳暴露在外,而自领上垂下的短小布帘则是堪堪遮住硬挺的乳头,被细线在背后打了个结。于是圆润的下乳曲线便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空气中,随着女子的步伐微微颤动。向下看去,两侧开叉到髂上的前后衣摆自然垂至小腿中段,露出穿在一双美腿上的细绸子镂空裤子,只见这裤子紧紧裹住大腿,使得肌肉的每个动作都清楚的透过丝绸展现出来,但在小腿处却剪裁的颇为宽松,随着步伐前后摆动,如若流云一般。而那对玉足上则是套上了透明的水晶鞋。此鞋绝非一般的美丽之物,而是寻常女子难以驾驭的器具。打磨的很薄的水晶后跟恰到好处的保护住足踝,向上被浅色牛皮绑带固定在小腿之上,向下延伸出把寸的尖细鞋跟,将那双美足高高踮起。而足心的位置却是空无一物,直到前足掌之处,才有另一块水晶套住足趾与前掌,其上方向内卷起,将那纤细的足趾完全包住,除此之外就没有固定之物,其下的防水台高约二寸,更是从上到下逐渐变细,触地之处的面积只是小小的圆角三角形,远远小于足底的大小。因此这女人相当于每只脚都踩在两个尖底的高跷上,而这高跷还是前低后高。但脚踩此等刑具一般物事的女子却是如履平地一般,只见她莲步轻移,每走出一步前后脚都恰好位于一条线上,而她落步时则是令前后两片水晶同时触地,并将力道控制的很轻,就算是走在石板铺就的刑房地面上也只发出很轻的“喀哒”一声。

白衣女翩然走到那具吊在绳子上的肉体前。每两个时辰,她会来放下牵着受刑女子鼻环与秀发的绳子,使劳累的脖子得到休息。这已是她第二次前来,从这次开始,她会查看受刑者的状态,毕竟维持一个姿势四个时辰,就算这大小姐练过些许内外功夫也难以承受。她先是揭开了受刑女子的眼罩,终于见到光线的女子睁开双眼,挣扎着看向面前的身影,泪水一下子如泉涌出,口中发出嘶哑的“呜呜”声,同时身子一阵挣扎,带的乳首所系铃铛发出凌乱的响声。白衣女子又卸下她的口枷,正欲说些什么。此时那女子却已抢先一步开口:“主人!主人!求您——噫啊——放我下来,放贱婢下来吧!贱婢什么——唔噫噫噫——什么都招,什么都招!”这一番刺激之下,女子体内淫气又受到牵引,于是牝穴又是一阵痉挛,竟然又是达到了一个小高潮。白衣女子拉着她的头发细细端详,三天前刚被带至此处时,她虽然紧张的浑身发抖,面上却还是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如今经过三天循序渐进不紧不慢的调教,她已然成了一块被春药腌制入味的鲜白美肉。那曾经狡黠灵动的双眼如今已经失焦,那能言善辩的檀口如今只能发出诱人的呻吟与沙哑的哭叫。我之前也是这样吧,白衣女子心念微动,腿间就已微微湿润,只得回转心神,又把注意力转回眼前的少女小脸上。

“白二小姐这是打算和盘托出了?”她用手轻轻挠着少女的下巴,一边轻嗅少女的脸颊一边轻声问道。“贱婢,哈啊,贱婢全部如实招来!求姐姐停下刑罚,沐秋先前——啊唔—不懂事,现在只愿弃暗投明,将一切从实招来!”白家的二小姐白沐秋此时彻底放下了一切尊严,不住的求饶,只愿不再受这等刑罚折磨。曾经她觉得那妇刑怎能有恁等威力,快乐又如何是需要忍受之物,如今却一心求着自己能不再高潮,即使是要将自己父亲与同党最大逆不道的秘密向对手和盘托出。

白衣女子微微一笑,只一抬手,位于白沐秋脊背、脚心、肚脐的银针一根根飞出,在精细的内力引导下一根根收回另一只手上的针袋。限制体内气息流动的银针一收,白沐秋的身体顿时浮现出异样的粉色,又在一息间渐渐消去,春药的药力被稍稍抑制,折磨她四个时辰的高潮地狱终于停歇。接着她又一挥手,悬在屋顶横梁上的绳子被真气从主结上方斩断,五花大绑的白沐秋自空中落下,而尖叫尚在喉咙里未待发出时,白衣女子已是准确抓住主结,将她拎腊肉一般拎起。于是就这样一人拎着一人,两女走出了刑房。

不定期更新,剧情什么的有一个大方向,具体内容取决于写文前看的小电影的内容(大雾)。求评论!对这种偏半文半白的风格也请多多提提意见!第一次写文,请审核大佬们包容一二!(超小声:作者很穷,求点打赏)

2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6 thoughts on “鹰犬司记事录 第一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