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我谁啊我 ♥

鹰犬司记事录 第二章

鹰犬司记事录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约有半刻之后,白衣女子带着全身赤裸,跪地爬行的白沐秋走进了一间向阳的屋子。白二小姐此时已经梳洗一番,虽然不再有束缚的绳索与扩张的牛皮绳,但身上的环饰仍然全部保留。此时的她身上仍留有捆绑留下的痕迹,但头发已经盘了个简单的发髻。白衣女子手中牵着链子,链子的另一头扣在鼻环上,白二小姐就这样像母牛一样被牵进了屋里。在白衣女子的轻声命令下,头脑尚不完全清醒的白二小姐如犬类一般张开腿跪坐在地上,双手撑在牝户前,因为紧张和羞耻不敢抬头看。白衣女子则是赤脚前来的,她上前一步,也在屋内的案前跪下。美丽的双腿紧紧并拢,骨形流畅的的双脚内转平放脚趾相对,平坦的小腹与双腿紧紧贴上,挺拔的双乳在靠近膝盖的腿上挤压变形,向四周摊开。一双大臂向两侧平展,双手在膝前交叠,而低垂的额头刚好碰触到双手前方的地面。这是个十分费力的动作,却把女子白衣下的身材曲线展示的一览无余。无论是两瓣丰臀之间的沟壑,还是脊背用力时流畅向下的肌肉线条,都仿佛马上要挣破身上的衣服一般展示着自己。白沐秋的视角稍稍俯视,将这美好的曲线一览无余,自己的牝户似是受到了刺激一般顿时一片泥泞。“主人,白沐秋已决意认罪,母犬特向您复命。”白衣女子轻声报到。

“很好,你起来吧。”低沉的女声传来。白衣女子领命退到一旁,白沐秋惊讶的抬起头,正看到窗前案子后面的人站起身来。鹰犬司在民间声名不显,但官场中人无不畏惧其威名。这个机构是几百年前的景朝所设,而腐朽的景帝国分崩离析后,天下历经乱世近三百年。三百年间礼崩乐坏,数十个大小国家建立又被灭国,自然没有余裕去革新官制,立国七年的裕国也继承了这个编制。而鹰犬司在任的饲官李修之则更是令人谈及色变。新帝登基后,李修之随即上任。一年多的时间,都城内大小十余次谋反,都在此人手中破灭,而造反的幕后主使总是被精准找出,然后绳之以法。白沐秋怎么也没想到,这肃正朝纲、手腕强硬的饲官竟是一介女身。只见她身形高挑,面容冷淡,一头及腰长发梳成一个松垮的低马尾,宽松的黑袍被丰满的双峰撑起,又被一条白色的丝质腰带束在腰间。她走到白二小姐面前,带着一丝调笑的表情挑起她的下巴。白沐秋因为紧张,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而不争气的胯下牝户却是一阵抽动,似乎又要冒出浆来。

“真是敏感,被像小狗一样摸着也能发情。”女饲官眯着眼笑道。她转过身走回案旁,带着檀木香气的发丝在白沐秋眼前略过。“羽丫头,备好纸笔侯着,把这白二小姐接下来供出来的话全都记下来。”李修之对着屋子的一角说到。

“来咯!”随着清脆的回应声,阳光没照到的屋角阴影里显出一个娇俏的少女身影。被称为羽丫头的少女看上去刚刚及笄,还没留太长的头发挽了个发髻,用一根白玉簪子穿过。少女长了张小包子脸,一双眼睛灵光闪动。她身体纤细,胸前也没什么起伏,穿着一套淡绿色的襦裙,里边白色的肚兜从领口漏出一点。她蹦蹦跳跳的来到案前备好笔墨纸张,这下屋里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白沐秋身上。得到示意后,白沐秋嗫嚅开口道: “奴婢…奴婢告发家父…意图谋反。”说出这句话之后,她深知事情已经无法回头,但连续几天的调教让她生不起反抗的念头,就这样把她的父亲,当朝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领兵镇守大裕国都城霁城南部的白列意图谋反的事一一招来。

白家是白州的传统居民。白州位于裕国西部,但这个地名却是近千年前就存在的。白州出产白石土,此物可以调理疏通经脉、调理气血,但由于其易勾起阴气,对男子是一味带毒的猛药,对修习内功的女子则是上好药引。白氏历史可以追溯到景国立国之初,他们依靠对白石土的开采与利用成功壮大了自身实力,从而雄踞白州屹立不倒七百余年,虽然无法逐鹿天下,但据地自保尚且绰绰有余。裕国立国之战中,白家一方面把守西部边界预防邻国趁乱入侵,一方面派出旁支的白复协助裕国先皇。这白列是白复的胞弟,野心勃勃但武艺不精,三年前白复病死,先帝一方面念及他旧功,一方面为了安抚白家,便令白列继承了其兄的官爵。不想两年后先帝突薨,现在的小皇帝缺少威信,白列居然意图借清君侧之名起兵,趁势挟持新帝、把持朝政。他自恃领兵拱卫京城,自己本家又枝繁叶茂,只要有个由头就能顺利当权。恰逢李修之受命整顿朝臣,人心起伏,便来不及拉拢朋党,自己在家中草拟了自己的受封诏书,准备着这几日朝会结束后出城便带着手下士兵强势归来。没想到事情败露,白二小姐神不知鬼不觉间被抓来,狠狠调教了三天,把这档子事交代了个干净。

半个时辰过去,白沐秋的口供写了七八张宣纸。见已经问不出什么新的内容,李修之站起身,甩了甩肩膀,负责笔录的羽丫头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发出很没有风度的舒服的呻吟声,一直默默侍立于门边的白衣女子从隔间端了茶水奉给李修之,自己也喝了一杯,又喂给白沐秋一杯。羽丫头见没有自己的份,闭着眼睛大呼小叫到:“修之姐姐!齐姐姐偏心不给我茶,你待会可要好好惩罚她。”姓齐的女子抿嘴一笑,轻声道:“什么时候羽姑娘愿意玩了,奴自然给羽姑娘奉茶。”羽丫头一听,咯咯笑着窜起身跑到门口,对着李修之行了一礼道:“修之姐姐,修之哥哥,祝您玩得尽兴呐。咱小丫头可不敢急着玩,还是去隔壁自己讨水喝喽。”说着就一溜烟没了踪影。

李修之笑骂道:“这嘴贱的丫头,早晚得管教她一顿。”姓齐的女子轻笑着在门口拉起屏风,回来驯顺的跪在李修之身旁。李修之坐在不高的案子上,用手指逗弄姓齐的女子的嘴唇,那位齐姐姐则是面色含春,伸出香舌舔弄着在自己薄唇上滑动的纤长手指。李修之看向光着身子弓着腰,一手抹胸一手掩阴的白沐秋,只见她也是脸色绯红,未经人事的光洁牝户不自觉的抽动着,透明的液体顺着微颤的双腿流下。李修之对她勾勾手指,白沐秋听话的走过来跪下学着一边的齐姓女子一样,把头靠在李修之的腿上。

李修之轻轻拍打着白沐秋的小脸。白二小姐出身显贵,保养精细。她皮肤光滑紧致,脸上稍微带点还没褪去的婴儿肥,在拍打下颤抖着,渐渐有点发红。李修之捏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白沐秋强忍着身下的燥热,畏畏缩缩的看向李修之的眼睛。只听这位饲官说道:

“谋反乃是死罪,你父亲如何也逃不了。你主动招出他的罪名,令我裕国免去一场刀兵之灾,由此可保得你母亲的性命。”白二小姐脸上显出惊喜的神色,又听到李修之接着说:“不过死罪虽免活罪难逃,这都城里的白府就要换人住了。而你,就乖乖当我的小狗吧。”白二小姐心下黯然,但听到小狗二字时,却是浑身一阵燥热,一股难焦躁难耐的感觉从小腹涌起,在她的全身转了一圈。

“给你介绍一下你的前辈。”李修之对白沐秋说,“齐露仙,寒清剑门的副掌门,很会舔。”白沐秋没听说过这个门派,但值得特地说一句的身份想来不是什么小门派,于是她恭敬的说:“见过齐姐姐。”只是她此时被捏着下巴,只能垂下眼睑,显得有些滑稽。

齐露仙轻笑回道:“什么副掌门,只是床前笑谈尔。奴现是主人脚边一只母犬,承蒙主人之意,才敢和白姑娘称为姐妹。不过既然是叫了奴这声姐姐,那奴便斗胆替主人说一句,主人实际上最是仁慈,妹妹一定要心怀感恩,衷心学着侍奉主人才是。”

李修之笑道:“你个齐仙子倒是能说会道,现在用你那小嘴香舌来教教白二小姐,如何侍奉我这主人吧。”齐露仙应了一声,轻轻抬手,隔着袍子轻轻的在李修之股间抚摸着什么。白沐秋被那杯茶水刺激的发昏的脑袋好像想到了什么,这时她听到齐露仙说:“主人天赋异禀,手段丰富,白妹妹可要仔细学习着了。”接着,在白沐秋不可置信的眼神中,李修之的腿间衣物被什么东西顶起。齐露仙把袍子下摆掀起,褪下李修之的裤子,一根昂然挺立的粗壮肉棒就这样弹到了二人面前。齐露仙带着一点得意之色的看向白沐秋,白二小姐被这奇异的结构惊得说不出话。她没想到,被传是男子的鹰犬司饲官,居然是个生有男性阳物的女子!

时隔两个多月,咱又来啦!很抱歉鸽了这么久,但听咱解释!写第一章的时候我刚返校,因为我们学校延迟返校了,我们回学校还要先在隔离酒店住三天(当然是学校掏钱),我在酒店也听不进去课,于是借着看小说小电影的劲就把第一章写出来了。其实当时也写了第二章,但和大家看到的这个完全不一样。接下来返校了,宿舍里怎么能写小黄文呢,于是鸽了!接下来考试月,考完试是12月30号,所以说咱可是一考完试就开始写了的!第二章主角出场,其实一开始我写的是男主,但我发现我不会描写男生长相!但我还想要大吉吉!所以就改成扶她了。李修之这个名字不像女名,这个下一章会提到,不过我之前给男主起名李煜月,就…卧龙凤雏吧(逃)。结果就是改设定之后顺带着改了一下内容,这一章的色色浓度就很低了。不过!背景交代已经结束了!下一章就可以色色了!而且正值假期,咱努努力,争取周更一波!最后,感谢审核大佬(们?),祝大家一个晚了几天的新年快乐!至少,是新年“不不快乐”!

<< 鹰犬司记事录 第一章鹰犬司记事录 第三章 >>
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2 thoughts on “鹰犬司记事录 第二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