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玄月冥 ♥

黄金之花 希恩·拉克拉德篇

黄金之花 希恩·拉克拉德篇 – 黑沼泽俱乐部

迪尔扎纳,丛林之屋

“我们信仰‘天父’,祂是一切都初始,祂的再临将会洗清这个世界,将那些篡夺祂的权柄的人一一惩戒……”

另一边,三个纯白的少女围着石台中心象征“天父”形象的石柱跪坐成一圈,紧闭双眼做着祈祷。

跪坐在左侧的少女听着大屋另一头的大人们念诵教典的声音,以及篝火燃烧时的噼啪作响,时不时的偷偷睁眼瞄一下。

“……现今时机已到,那黄金之花便是天父复生的根本,找到它,便是找回了我们的信仰!”

听到大人们的话,偷瞄的少女干劲闭上眼睛,摆出一副“我在认真祈祷”的模样。

“孩子们,现在就是你们出场的时候了。”披着黑白相间长袍的人在火把的阴影中时隐时现,许多人举着火把跟在黑白长袍的教长身侧,火把映照了石台上的场景。

刻画着诡异符号的石台上,三名纯白的少女赤裸着身体,脖子上象征性的缠着一圈铁链,三条铁链相互交错,拧成一根又分开,最后并排摆放在一起。

黑白长袍上的白色在火光的映照下消退,最后变成纯黑。

在他的身边,两名同样是纯白的少年被推了出来,他们赤裸着身体,双眼被黑布遮掩。

两名少年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很快便触碰到了石台,随后他们在石台上摸索着,触碰到那三根锁链。

直到两人各自选定,才爬上石台,一点点摸索着解开缠绕的锁链,同时不能弄丢自己的那根。

在算不上漫长的解密时间之后,两名少年都成功的解开缠绕在一起的锁链,并顺着锁链触碰到了另一端的少女。

“今夜将是黑暗笼罩的时间,日月相交,诞下星辰……”在一段必要的仪式词说完之后,黑袍的教长对身边的信徒们说道:“天父的子嗣将会诞生,我们也当用生命迎接。”

“当用生命迎接!”信徒们齐声复读,随后各自男女一对散开,离开了屋子。

“……希恩,跟我出来。”仪式结束后,变回黑白长袍的教长对没有被选中的少女开口。

希恩,也就是刚刚在偷瞄的少女睁开粉红的眼睛,将脖子上的锁链轻轻取下放在石台上,来到黑白长袍的教长身前。

啪!

教长苍白的右手打在少女的脸上,轻易就将少女打倒在地。

教长没有说话,只是收回右手,转身离开了屋子。

少女没敢去碰肿痛的右脸,赶紧爬起来跟上教长。

两人走在丛林的小路上,周围的木屋里不断的传来女人的呻吟声,男人的低吼声。

就连身后的木屋里也传出了自己哥哥姐姐的声音。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一直走到一间不大的木屋前。

教长从屋里拿出一根用山石磨成的拐杖交给希恩,随后解下自己的黑白长袍披在希恩身上。

少女低下头,双手握着对她来说有些沉重的石拐,不管去看面前的人。

“……去吧,我的孩子,去找回我们的信仰。”教长的声音响起,随后是木屋门开关的声音。

“……是,父亲。”


希恩披着拖地的纯白长袍,扛着石拐走在树林中。

一些路过的魔物也行会停下来嗅一嗅希恩路过的地方,但不会发现从自己面前走过的少女。

少女一路上看着各种动物、植物、魔物,和曾经有位冒险家教授自己的知识做着对比。

一路上,少女依靠着黑白长袍和石拐,安全的前进着。哪怕遇到无法跨域的山崖,只要用石拐敲动地面,就会产生一条石桥,轻轻松松就能过去。

偶尔还会看到或组队或独行的冒险者,前者想趁着魔兽性情变化的时候捞上一笔,后者就纯粹是为了黄金之花了。

尽管她们都下场都并不好。

希恩曾看着一个佣兵打扮的女人被伪装的食人花吞下,但没有消化。

再被吐出来时,那个女人就已经被粘稠到近乎凝固的液体完全裹住,透过液体能看到那个女人已经变成了一个半人类半魔物的存在。

亚种,全称是,亚人种族,也被直接叫做亚人。

他们拥有部分魔物的特性,在某些方面会比人类更加强大,但他们同样也继承了魔物坏的一面,有些嗜血,有些容易失去理智,等等。

亚种的存在历史相当久远,而且每隔一个大时间段就会出现新的种族,或者已经灭绝的种族再次出现。

天父的教典上有相关的说明,只是希恩没怎么记,那不是必须要记住的东西。

但看到那个女人之后,希恩隐约意识到所谓的亚种是怎么出现的了。

人类的血脉非常强大,哪怕和新生的初代亚种交合,诞下子嗣,也会很大一部分继承人类的特性。

然后后代再诞下后代,总会变成纯粹的人类。

就这样,在宗教意义上可以说成觐见的前进中,希恩学会了许多东西,以前不懂的,以前不会的,都在这次行动中掌握,了解。

最终,希恩抬起头,视线穿过树叶间的缝隙,看到了一根直立在大地上,直通天际的石柱。

这里已经是巢的中心区域,无数恐怖存在随处可见,但这些魔兽面对矮小的希恩却视而不见,最多对她稍微低吼一声,赶她离开。

在堪称异常的安全中,希恩见识了许多知道的,不知道的传奇魔兽,也遇到了寥寥无几的天之骄子,她们理智的没有起冲突,防止那些和习性对不上号的魔兽把她们叼回窝。

但凡能走到这里,她们都或多或少得知了部分真相。

巢中的魔兽全都处在发情的状态,针对人类的发情。


希恩停在一株巨树旁。

准确来说,是撞到了陷阱上。

希恩的双手夸张的反拧着,双脚摆出跨步的动作脱离地面,有些碍事的石拐本来是用草绳绑住背在身后的,但不管怎么努力都没办法碰到。

想对策,希恩已经在想了!

虽然说现在不会死吧,但被魔物抓回去生孩子什么的……希恩可不想变成那样。

就在希恩继续努力的时候,一只足足有她一半大的蜘蛛凭空出现,蜘蛛腿搭着看不见的蜘蛛丝向希恩靠近。

“这是……梦蛛?”希恩视线角落瞥到有着虚幻花纹的蜘蛛时就有些崩溃,自己好死不死撞上了一个相当麻烦的魔物,只能希望它和其他魔物一样对自己不感兴趣,能把她摘下了丢掉就再好不过了。

很可惜,希恩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但现实却狠狠给了她一个大逼兜。

梦蛛扯下披在希恩身上的黑白长袍,在复眼下观察了一番。

在希恩的视线中,自己唯一的遮羞布就在梦蛛的前肢上缓缓消失。

‘这……不会是用梦蛛的蛛丝做的吧……’希恩感觉自己额角狂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这一路上不就相当于一直在强调“我是梦蛛的所有物”?

那现在……?

这只梦蛛明显思考了一下,也许它在想,感谢大自然的馈赠?

不管怎么说,送到嘴边的东西不收还是挺浪费的。梦蛛抬起两条前肢,在半空拨弄两下,动作扭曲的希恩四肢便更加歪扭的合拢,在扭断的边缘抽搐。

希恩可算是强撑着没有哭出来。

随着梦蛛踏上无形的蛛网,四肢扭曲被迫缩成一团的希恩也在同步上升,直到巨树的树冠附近,希恩才被完好的展开,成大字倒放在可见的蛛网上。

希恩抬头看向下方,这个高度掉下去的话可以说没有一丝生机,而且背在身上的石拐也脱离了自己,落在不远处的蛛网上。

当然,四肢抽痛的希恩没办法从蛛网上离开,自然也没办法去拿自己的武器。

感受着蛛网上传来的轻微震动,希恩转动眼睛,看到梦蛛正缓缓向自己靠近。

作为一只传说级的魔兽,梦蛛显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发情状态。而且出于捕猎天性,梦蛛还是先对希恩进行了额外的包装,防止这个送货上门的人类死掉。

梦蛛后肢拉扯着刚吐出的特殊蛛丝,将其拉扯开来形成一面细密如同丝绸一样的网,再熟练交换到前肢,将网铺在希恩的身上。

希恩对此也只能看着,看着梦蛛将拉扯开的蛛网像缠绷带一样把自己一点点裹住。

这蛛网在梦蛛手里的时候看着非常轻巧,但裹在希恩身上之后就开始收缩,变硬。

虽然不至于像固定在钢条上一样无法动弹,但也要花上很大力气才能动一动。

希恩看着马上就糊到自己脸上的蛛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下一刻就感觉自己的脸像是戴上紧致的面具一样无法活动。

不过呼吸什么的倒是没问题。

梦蛛在把希恩裹上一圈之后没有停下,而是重新再裹上一层。

一遍又一遍,希恩感觉自己就像是茧里的幼虫一样无法逃脱,但幼虫是为了成长,自己……呵呵。

梦蛛注视着自己身下已经完全被另一种纯白色覆盖的人形,终于停止了造茧行动,它用前肢精准扎在希恩双腿中心,感受到蛛网传来了一阵几乎不可察觉的颤抖,这才开始下一步动作。

它张开口器,毒牙刺进被蛛网压制到完全看不出来的双乳,梦蛛的特性可以让它无视自己的蛛丝。不同于致命的毒液,未稀释的高浓度媚毒被注射进希恩的双乳中,稍等片刻,梦蛛拔出毒牙,伸出吸管状的舌头穿过蛛网,塞进希恩的嘴里。

希恩试图咬紧牙关抗拒梦蛛,但嘴巴被蛛网死死粘住,牙齿又抵挡不住液体,最后也只能乖乖张开嘴巴,喝下梦蛛灌进来的腥甜液体。

没一会儿,希恩就感觉自己被梦蛛咬过的双乳和小腹变得火热,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充斥着希恩的脑袋,她曾听教长和那位冒险家说过类似的感觉,她明白,自己现在正是“欲火难耐”的时刻。

梦蛛则在这个时候非常贴心的帮希恩转移了一下注意力,指用前肢飞快的在希恩身上轻轻戳动,微麻的疼痛在媚毒的作用下被错误的认知成快感,希恩的脑袋顿时就失去了理智,只剩下想要变得舒服的想法。

但很可惜,希恩全身都没法动弹,只能忍受着全身上下无尽的快感,但又没办法达到高潮。

梦蛛戳了好一会儿送上门的猎物之后,注意到希恩已经处于高潮边缘的状态,这才收起前肢,改用所有足肢将希恩抱住,下身粗短的性腺伸出,抵在希恩下身处摸索了一会儿,找到小穴入口之后才用力一顶,半个性腺穿过蛛网,强行塞进蓄满爱液的小穴。

可惜的是,粗短的性腺并不能填满希恩的小穴,当然梦蛛也没有那个打算。

于是梦蛛用力抵住穴口,一枚有些虚幻的虫卵从性腺的一个通道中挤出,塞在希恩的小穴里。

然后又是一枚虫卵,又是一枚。

五枚半个拳头大小的虫卵推攘着向深处前进,挤破了一层薄膜,抵在子宫口上。

在推力的作用下,三枚虫卵强行通过狭小的通道,进入到希恩的身体中。

五枚虫卵排出之后,梦蛛便轻微抖动身体,性腺的另一个通道便缓慢的射出粘滑的液体,量很大,在这液体的润滑和压力下,另外两枚虫卵也顺利挤进了希恩的子宫中。

梦蛛的喷射还未停止,粘滑的液体顺势灌进希恩的子宫中,让本就被虫卵撑大的子宫更大了一圈。

希恩在快感中只觉得小腹正在胀大。

但迫于一层层蛛网的压迫,鼓胀的小腹没法向外扩张,只能强行占据本就不充裕的内部空间,将一些器官挤压移位,或者变形,产生了能与快感对抗的疼痛。

在媚毒的影响下,希恩已经短路的脑袋甚至要将这些疼痛也作为快感处理,于是希恩就在这么扭曲的感官下步入了高潮。

然后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恍惚中,希恩睁开眼睛,模糊而虚幻的梦在希恩的面前展现。

希恩梦到自己正躺在自己的木屋中,左右两边躺着自己的姐妹,她们背对着希恩,枕着她的肩膀,抱着她的双手,双腿夹住了希恩的腿,紧紧抱住就差把希恩对半劈开了。

希恩活动被抱住的双手,碰到了自己姐妹的下身,坏心眼的希恩悄悄扣弄自己姐妹的小穴,很快,她便感觉到自己怀里的两具娇躯体温正在上升,抱住自己的力量也在增加。

就在希恩有点沉迷这个小游戏的时候,她的视角边缘突然看到了大半个自己大的蜘蛛从黑暗中出现。

看到这只蜘蛛的一瞬间,希恩突然察觉到自己是在梦中,她看着出现在自己梦中的梦蛛,恐惧感从心底涌出。

希恩挣扎着想要从自己姐妹的束缚中逃脱,但抱住自己的两人就像石头一样无法挣脱,还沉的要死!

于是,希恩就眼睁睁的看着梦蛛来到自己的身前,四对复眼带着蔑视的笑,开口嘲讽自己。

希恩隐约觉得梦蛛说的话自己能听懂,但听到之后就立刻忘记,唯独心里知道了梦蛛的想法——自己不仅在现实中会成为梦蛛的苗床,在梦里也逃不掉。

而且因为梦蛛的能力,只要梦蛛不让希恩醒来,希恩就只能永远在梦中做着梦蛛想让她做的梦。

就比如现在。

梦蛛走到希恩的面前,伸出足肢将希恩和她的姐妹一起抱住,不同于现实的粗大粉蓝色、带着虚幻感的扭曲肉棒从尾部探出,精确且用力的刺入希恩的小穴。

巨量的快感仿佛没有经过神经一般直接冲进希恩的脑袋里,她仿佛进入了更深一层的梦境一般,但又立刻“清醒”过来。

这里是梦蛛的主场,希恩就无法违背梦蛛的任何想法,她只能享受这完全无法遇到的,“清醒”的高潮。

这时,希恩注意到自己的视线中出现了几条反光的丝线,迫切需要其他东西转移注意力的希恩循着丝线望去,发现那些丝线穿过了抱住自己的梦蛛和自己的姐妹,连接在自己的身上。

另一端则向上穿过房顶,希恩能感觉到这些丝线穿过了“高空”,穿过了梦境,被某个存在捏在手中捻动。

恍惚间,希恩面前的一切都破碎重组,自己正赤裸着身体站在一颗粗大的枝干上,身边有一只梦蛛匍匐着,自己正不受控制的抚摸它的腹背。

希恩转动眼睛,注意到自己的身上依旧有反光的丝线,向上延伸到无穷的高空。

“……希恩,喜欢……”听到声音,希恩回过神看着被自己抚摸的梦蛛,它的复眼中充斥着高兴的神情。

“你,很久,不对我好,现在,伴侣,开心。”

希恩抚摸梦蛛的手突然一僵,脑海里有些被掩盖的东西浮现出来,自己在被梦蛛捕获之后孕育了许多的孩子,他们有人类的上半身,蜘蛛的下半身,那些孩子继承了自己的血脉,也继承了自己的相貌。

他们很多都是纯白色的女孩子,或者应该叫雌性,他们都喜欢围在自己身边,用人的手臂和蜘蛛的足肢一起抱住自己,调皮的孩子还会趁乱用蛛丝把自己缠住。

但还没等希恩回话,面前的景象再次破碎重组。

希恩看到自己正躺在蛛网上,反光的丝线从身体各处延伸而出,通向无穷高的地方。

好像……变多了?

奇怪的想法在脑袋里一跃而过,希恩下意识想要爬起来,却发现自己已经被蛛网粘住,于是她轻轻活动手指,晃动着粘住自己的蛛丝。

没一会儿,一只有着人类上半身的梦蛛凭空出现,轻易的将她从蛛网上剥下。

这是自己的孩子,希恩看着帮助自己的小蜘蛛,脑海中产生了这种想法。

“妈妈~”小蜘蛛开心的抱住希恩的胳膊,整个人(?)都脱离蛛网挂在上面。

险些又一头栽到蛛网上的希恩没忍住叹了口气,但还是带着笑摸了摸她的头。

破碎,重组……希恩看到……

破碎,重组……

破碎,重组……

……


希恩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眼睛,不,整张脸都被充满韧性和弹性的蛛网一层层覆盖。

迟钝的身体传来绷紧的感觉,不仅是头,自己的身体,所有地方都被数层蛛网严密覆盖,自己的胸部被大力挤压的胀痛感和腹部内脏被挤压移位的痛楚持续的侵袭着自己的脑袋。

自己做错什么事了吗?为什么梦蛛要这样对自己?

没等希恩想明白这些事情,她便猛然反应过来,自己之前一直都在梦中,直到刚刚才从梦中脱身。

随着梦中的记忆不断淡去,希恩却更加恐慌的发现自己在心里已经提不起对梦蛛的负面情绪,如果有的话,那就是惶恐,害怕它抛弃自己。

希恩用尽全力挣扎起来,媚毒驱散了她对梦蛛的恐惧,之后又很好的休息了一段时间,这让希恩恢复了不少体力。

很快,希恩就感觉到禁锢着自己的蛛网被切开,把自己有些鼓胀的腹部和双乳露了出来。

这样这样钝痛的三处就得到了极大的缓解,随后双乳又感到不自然的胀痛和痒感。

没等希恩的下一步动作,梦蛛继续切开其他部位的蛛网束缚,逐渐将希恩彻底解放出来。

而希恩被放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揉上自己那已经变成两个拳头大小的双乳。

只是轻轻一捏,胀痛的双乳就喷出了带着点点粉色的母乳,双乳喷射带来的奇怪快感又勾起了希恩的性欲,让希恩的双手有些控制不住的摸向下身。

梦蛛眼疾手快,立刻用新的蛛丝缠住希恩的双手,把她按回到蛛网上。

随后,梦蛛便用新的蛛丝直接在希恩身上涂抹出贴身的“衣服”,这身“衣服”涂满了希恩的全身,就连口鼻也被封住,只漏出了鼓胀的腹部和双乳。且重点封住了下身的缝隙,不让希恩能从这里得到快感;双乳的乳尖也被蛛丝粘住,这样不管希恩怎么去揉自己的双乳,也不会漏出一滴乳汁。

当然,液体还是可以穿过蛛网的。

完成这项工作之后,梦蛛再次将希恩从蛛网上剥离下来,也不去管希恩试图自慰的行为,反正想要高潮会很难,让希恩自己去玩也没什么,只要不破坏卵就行。

就在希恩努力一番之后也只能勉强达到小高潮时,她突然看到自己面前的景色模糊、虚化,变成了光怪陆离的斑点。

随后希恩感觉自己被拽着开始移动,无数光斑从自己眼前掠过。

直到某个地方之后,那些虚幻的光斑才开始变化、凝实,变成了一间有些眼熟的石屋。

希恩从半空中落下,仰面摔在坚硬的祭祀石板上,身上的疼痛让她的脑袋有些迷糊。

自己怎么回来了?梦蛛呢?

希恩转头四下看去,漆黑的房间里并看不到任何东西。

但没过一会儿,许多人便举着火把聚集在石屋中,领头的正是和希恩一样泛白的教长。

看到突然出现在祭祀石板上的希恩,教长明显惊讶了一下,但作为一个教团的领导者,他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他看着希恩这幅被蛛网缠身的淫秽模样,自然也是知道自己交给希恩的任务以失败告终。

但……

梦蛛的卵,从某种方面上来说,这比黄金之花更加重要。

或许……计划需要更改一下了。

而被教长注视的希恩,此时正沉浸在被梦蛛遗弃的恐慌之中。


但希恩,教长,所有人,都不知道梦蛛正在精神的世界里注视着他们,注视着所有可以做梦的存在。

emmm,好吧,越写越像正常小说了,看来我写完这个系列之后得换换脑子,把正常的部分写写

梦蛛:拥有不死特性的典范魔物,在受到致命伤害时,其会褪下一层外壳,当“击杀”它的生物做梦时,便回从梦中回归,在精神中吃掉杀害自己的生物,以获得物质的身体,其蛛丝有不可视,无法摧毁,在精神层面存在的特性,曾有一座城市被一只梦蛛围城,最后整座城市都变成了它的巢穴。
<< 黄金之花 阿德莉亚·维吉尔篇
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玄月冥

qq3135438023,小号不常在线,想找一个喜欢被拘束的m女友

One thought on “黄金之花 希恩·拉克拉德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