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玄月冥 ♥

黄金之花 拉贝·德斯拉诺篇

黄金之花 拉贝·德斯拉诺篇 – 黑沼泽俱乐部

阿斯利康王国,威尔乔城,下城区,落叶街,秽花酒吧

深夜

结束了一天工作的店长正端着一杯咖啡,看着手中这块世间仅此一块的平板电脑,上面正显示着一个场景快速抖动的画面。

在店长的脚边,被数种拘束具联合绑成一团,趴跪在地毯上的小血族正尝试着用魔力展开虚幻的双翼,但晚饭都没吃的她根本没法对抗“有点抗魔效果”的拘束具。

店长抿了一口咖啡,歪头看了一眼在地上摇晃的小血族。

将小血族剥干洗净之后套上透明的乳胶衣,下身的三穴塞入成套的透明发光振动棒,粗大的棒体连接受过扩张训练的佼佼者也有些不堪重负(虽然对其他人来说这个喜欢搞事的家伙被迫害是很值得亲自动手的),但只开了非常微弱的震动。这样只要视角对好,就可以轻易看到三个肉洞的腔室。

半米长的同材质乳胶棒也强行塞进小血族的嘴巴里,末端的塞口球胀大之后卡主了小血族的嘴巴,异物的刺激和窒息的感觉让她的两颗尖牙不自觉的暴露出来。

当然,对于魔法生物来说,区区窒息是不会致死的,只是对于习惯了呼吸回蓝的小血族来说,少了一个回蓝方式有些别扭。

小巧的乳鸽被银制的十字乳钉刺穿,材质本身的净化能力给小血族带来了些许痛苦,不过还可以忍受,而且在稀释后媚药的作用下,丝丝快感从疼痛中抽离,变成了不喜欢又想要的感觉。

双眼被透明的撑眼器开到最大,被迫看着面前悠闲的主人,一边渴求着快感的高潮一边对店长不停的翻白眼鄙视他。

然后,小血族的上身套娃一样穿着一件透明的乳胶拘束衣,下端的固定带将粗大的振动棒又向深处按入,上身垫上几条拘束带之后把小血族的大腿折在怀里,让双手抱住之后用拘束衣自带的束带扎紧,再把小腿折叠,用刚刚预留的拘束带扎紧。

当然,小血族的腿肯定不会只是单纯的一层乳胶衣,她还被强制套上了一双长袜,也是透明的。

这双长袜可以被其他人进行调整,比如扳直脚背,弯曲脚趾之类的,唯独穿戴者不能调整,也不能脱下,只能被迫保持他人调整的状态。

而现在,小血族就是绷紧脚背,脚趾内握的样子。

除此之外,在小血族的双乳周围、腹部、后腰、小穴两旁、大腿内侧、足心还贴着电击贴片,不时会有轻微的电流略过她的身体。

店长放下杯子,撇了一眼对自己摆脸色看的小血族,觉得应该把她挂在吧台上当一晚灯泡。

店长下意识拿起杯子又抿了一口咖啡,随意把双脚搭在小血族的背上,注意力放回手中的平板电脑上。

这画面就像是一个人在拎着摄像头的线在甩一样。

虽然也差不多。

几周前,拉贝在出发前按照约定来的秽花酒吧,店长在拉贝头上的两个耳朵各扎了一个孔,给她装备上了两个永久道具,监视器和定位器(魔改版)。

虽然拉贝差点被店长的护盾崩了牙,但总归还是好的。

“啧……”想到拉贝就想到亚人,想到亚人就想到黄金之花的花期,然后又想到近期亚人的性欲都因为黄金之花的花期在猛涨,最后想到自己店的奴隶们都有点异常亢奋,连生意有些变差。

“……是该处理一下。”

近期满世界跑找黄金之花资料的店长这样自言自语着。

————

拉贝按照店长的指示,在深夜中前进。

虽然深夜有更大的危险,但自己也是半个夜行生物,应付起来也不算太难。

说回来……

拉贝深吸一口气,长满绒毛的左手摸上自己的下身。

那里是一块带孔洞的金属片,那个自称店长的家伙给自己戴上的道具。

拉贝曾经正是一个奴隶,被店长买下之后不愿意继续当奴隶被店长释放,在被释放前店长给还很年幼的自己戴上了这个,说什么为了拉贝的安全着想。

虽然确实,自己也因为这个金属片获救过几次,也受过不少罪,至今还算是个处女,可以说是亚人里面独一份。

如果要问具体原因的话,“亚人也有发情期”这就是原因了。

不过因为这个金属片的原因,拉贝不会轻易进入发情状态,也不会被其他亚人当做泄愤对象,但总会有些发情严重到近乎失去理智的家伙用拉贝的菊穴做尝试。

不过比起这个,对拉贝的另一个称呼就相对要广泛许多——好运之兽。

后来混的有些起色之后,也是偶然遇到了店长,当时店长就私下里问过有没有回去的想法,然后拉贝差点把牙崩掉。(指咬护盾)

下身的金属片也没有摘掉。

再后来,拉贝就慢慢和店长有了些交流,店长也支援过几次拉贝,但是拒绝了拉贝说摘掉金属片的请求。

收回溢散的精神,拉贝看向前方,敏锐的观察力让她感觉到前方有什么看不到的东西。

谨慎通过之后,拉贝周围的景象变成了被浓雾包裹的草地。

拉贝顿时炸毛,把武器收回鞘里之后四爪着地开始飞奔。

浓雾则像活过来一样在拉贝身边聚拢,隐约有要形成实体,把拉贝吃进体内的样子。

拉贝猛的跳起,右手抓住刀柄拔出,左手从腰包里摸出一根赤红的水晶塞进刀柄预留的空间。

下一瞬间,弯刀猛的迸出火焰,在拉贝的挥舞下划出长长的痕迹。

浓雾被火焰逼退,露出了一个小小的漏洞。

拉贝没有错过机会,改用嘴巴叼着刀柄向漏洞冲去,逃出了浓雾的范围。

浓雾象征性的追了一下,见火光离自己越来越远,便逐渐变得稀薄,隐藏起来等待着下一个猎物落入陷阱。

远处的一切都被稀薄的雾气笼罩,隐隐约约却看不清楚。

拉贝只能凭借感觉和一如既往的运气来尝试着突破现状。

拉贝四爪着地,叼着还冒着火焰的弯刀向前飞奔。

正如刚刚所说,拉贝的运气一如既往的有效,她前方的雾气似乎是被什么大型魔法破坏过,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空洞,以及凹陷的地面。

巧了,那边正是有微弱联系的方向。

拉贝迅速穿过空洞,再前方是一条宽阔的裂谷,对岸则是一片废墟——新鲜的。

拉贝再次加速之后一跃而起,在空中完成水晶的切换,随着一次次斩击,拉贝被狂风裹挟着穿过裂谷,落在还有点点余温的废墟上。

拉贝继续沿着废墟前进,一路上的危险都被自己的前方的大佬解决,自己只需要赶路即可。

————

就这样,好运的拉贝沿着前方的“路径”一直来到一“根”巨大的石柱前。

拉贝仔细观察着周围的丛林,她能明显感觉到有不少恐怖存在正在向望向这边。

拉贝下意识抖了抖,急忙遵循那到联系靠近石柱,本以为还要爬上这根石柱,结果只是刚触碰到,拉贝就眼前一花,出现在一片昏暗的树林空地边缘。

在空地中心,几束阳光穿过厚实的树冠,照在一朵金黄色的小花上,折射出令人沉醉的景色。

拉贝的注意力立刻就被那朵小花吸引,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前方有一尊纯金的人型雕像,以及明显黄金化的地面。

那尊雕像身着华丽的衣装,注视着空地中心的黄金之花,左手向前伸出想要触碰黄金之花,右手则紧握着一把带有异色的黄金匕首。

拉贝无意识的向前走去,伸出右手朝向黄金之花,在越过某个边界时,她伸出的右手从指尖开始变成黄金,随后是左手,踏入黄金领域的双脚。

眼看拉贝也要变成一座黄金雕像时,一只漆黑的手凭空出现抓住拉贝的后脖颈,强行将其扯出黄金之花的领域。

在昏暗处,店长从阴影中走出,看着哪怕脱离黄金领域,手脚依旧在快速黄金化的拉贝,店长眼角狂跳。

他可以用反魔法处理拉贝黄金化的手脚,但从各种方面都变成黄金的手脚是肯定保不住了。

一把阴影长刀凝聚出来,手起……没落。

“潮汐,镜影。”店长周身的阴影魔力迅速清空,取而代之的是某种亮闪闪,折射各种景色的状态。

店长手起手落,将拉贝那快要蔓延到膝盖和手肘的黄金手脚砍下。

血液从拉贝四肢的断口喷出,而另一边的伤口却呈镜面,隐约照射出拉贝的虚影。

随后黄金化彻底将拉贝被切下的手脚覆盖,连同断命的镜子。

拉贝这时才从黄金之花的吸引中恢复,断肢的疼痛近乎让其昏厥,但她却强忍着疼痛,不断低声嘶吼。

“潮汐,治愈。”店长再次切换自己的魔力形态,挥手间将拉贝四肢的断口治愈,但也只是只治愈了断口。

“嗷?”脑子不太清醒的拉贝看着自己缺少了一半的双臂,发出了相当原始的声音。

“这个黄金化是个诅咒,要解除的话来不及。”店长解释道,但他才不会说自己是故意这样做的。

“啊?”拉贝又看了看自己已经残缺的四肢,又小心翼翼的看向那个已经完全变成黄金雕像的女人。

“……她是莱娜,阿斯利康的王女,第一顺位人,傲慢自大的人,我的学生。”店长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姓氏太长了,记不住。”

“啊?那我怎么办?”拉贝抬起半条胳膊。差点拍到店长的脸上。

“……你就这样吧。”店长看向黄金之花,又看向已经变成黄金雕像的莱娜,准确的说是她手中已经完全黄金化的施法匕首。

那是店长送给莱娜的毕业礼物,同时拥有增幅魔法和反魔法特性的施法道具。

现在,这把匕首上也只剩下微弱的反魔法光辉……好吧,它也熄灭了。

看样子反魔法也没法抵抗黄金领域……不过她都离黄金之花那么近了?这说明反魔法是有效的。

店长略微思考了一下利害关系,最后决定放一个自己的镜像试试能不能把金像莱娜捞出来。最不济还可以放在店里嘛。

至于黄金之花?呵,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可碰不得这玩意。

于是店长放下怀里抱着的拉贝,切换到镜像之后复制了一个自己,就看那镜像对店长伸出两根中指,然后切换到反魔法之后魔力全开的莽进去了。

成功了,但成功了一半。

店长看着面前和自己一样手脚黄金化的镜像,以及面对自己做痴迷表情伸出左手的金像莱娜,默默将镜像消散,潮汐切换给自己解除诅咒。

至于拉贝,店长为了防止她又被黄金之花魅惑,就干脆一屁股把她坐住,防止她乱跑。

店长怂怂的触碰两下金像莱娜,见自己没有黄金化之后便切换到暗影状态,把金像莱娜和拉贝被切断的四肢收进影子里,再把不情愿的拉贝抱起来,两人融入阴影,消失不见了。

————

三天后傍晚,秽花酒吧

小兔子穿着她的兔女郎服装,和往日一样被项圈锁在门口当看板娘,只是今天的客人格外多,似乎是和新来的姐妹有关。

拉贝,失去四肢之后就明白自己已经走不了冒险者这条路了,既然如此,不,既然已经被店长抓住了,那不如就这样算了,而且店长也说只要和他签订奴隶契约,就帮她摘掉自己下身的金属片。

长久以来,拉贝在被迫发情时都是通过后庭感受快感,这不仅难以高潮,还有可能把自己弄伤。

不过店长倒是说自己后庭的开发还算不错,在调教改造一下会有不小的快感。

拉贝当时就说那自己排泄的时候岂不是会前后一起喷射?店长只是一笑,没有回答。

三天,拉贝沉浸在快感和高潮足足三天。

还好亚人的体质都明显强于人类,换那四个人类奴隶来的话恐怕五个小时都撑不住。

拉贝摇摇晃晃的从地毯上爬起,用只剩上臂和大腿的四肢的爬到猫食盆前舔舐着碗里的清水。

店长说自己的四肢已经没法还原了,就和那个金像王女一样。

这五天店长并不在店里,他带着那个金像去了王宫。

“不管怎么说,莱娜算是我的学生,虽然我早就说她会死在傲慢自大这一点上。”店长在离开之前是这样说的,“能送她回家,就已经是我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店长房间的门打开又关上,正在喝水的拉贝转头看去,发现是店长正用阴影之手扶着已经安装了底座的金像莱娜出来。

“……国王不要他这个倒霉女儿了,嫌她丢人。”店长随口解释一下。

本来店长是打算把金像改造一下,看能不能弄成自动傀儡的,又想了想决定算了,那可就是不给国王面子,给金像安个底座就行了。

“行了,不说这个,你准备好了?今天可就要开始工作了。”

“嗯。”拉贝点点头,翘起尾巴在店长腿边蹭蹭。

“那就行了,去吧。”店长伸手撸撸猫,拍拍屁股,拉贝就爬到酒吧门前钻过猫洞,去帮前台点单去了。

“……”店长摩挲着满是胡茬的下巴,似乎在想些什么,随后摇摇头,视线突然瞥到瘫在水晶柜子里,懒到一动不动的三只“尖耳朵”。

这三个家伙现在除了吃就是睡,都胖了整整一圈了!

……那今天就让她们三个都上班吧。

————

酒吧里,拉贝叼着菜单翘着尾巴来到桌前,前肢立起搭在桌边,把嘴里叼着的菜单放在桌上,看着客人一边摸自己的头一边点单,然后再叼起客人送过来的菜单回到前台,如此反复。

拉贝也经常会遇到一些老熟人,他们就一边相互拌嘴一边给拉贝投喂一些吃的,原本不让摸的大尾巴现在也可以随便撸了。

前台,把三个尖耳朵都固定在榨汁机上的店长趴在柜台上,一边的酒保摇晃着摇酒壶,漫不经心的和店长闲聊。

一边用来放情趣物品的柜子旁,几个大老粗冒险者正围观着店长摆放在这里的纯金雕像。

金像被店长用魔法调整过姿态,原本痴迷的表情也变得端庄了不少;伸出的左手收回,和右手一起轻握黄金匕首;一身繁杂华丽的裙子近乎拖在地上,踩着高跟鞋的小脚隐约露出。

这件衣服算是让店长最想不清楚的,在他的印象里,莱娜不是一个上战场也要精心打扮的人。

不过店长已经没必要去想这些有的没的了,莱娜已经死了,变成金像了,就在自己的眼前。

于是店长就随手调了一杯酒,看着自己酒吧里的众人忙忙碌碌,自己的小奴隶们被戴上束具也要努力送餐送酒,就连拉贝也套上了一件束腰和脚链,她只能像一只兔子一样跳着前进。

嗯……这小日子过得可真不错。

————

深夜,打烊的酒吧已经被收拾干净,店长让一众奴隶先去洗漱吃饭,拉贝却留在店长脚边不断蹭来蹭去。

至于店长,他的注意力放在吧台上一封突然出现的信纸上。

店长一边撸着拉贝的大尾巴,随手用法师之手展开信纸。

“感谢您将我从必死的局势中带出,我因一些机遇获得了灵魂离体的力量,也终于明白了傲慢和自大带来的坏处,我想我必须重新开始修行。

希望下次再见时,您依旧可以指导我。”

署名:莱娜·维斯特林·利尔威德·安森法尔……

店长看到这一串姓氏时下意识将信纸直接捏成一团,用魔法强行将信纸捏到消失。

店长眼角抽搐,看向摆放在柜子旁边的金像。

金像当然没有任何反应,它只是一直保持着端庄的姿势站在那里。

店长摇摇头,把拉贝从地上抱起来,离开了酒吧。

把自家奴隶们都锁进水晶柜子里之后,店长搂着作为夏日抱枕的蛇人奴隶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嗯……也许以后会遇到麻烦,不过现在的话……

店长把枕头扫到床边,把拉贝放在枕头的位置,然后抱着凉凉的蛇人小奴隶睡觉。

舒服。

总之,终于是写炸了。

还是老老实实写短篇去。
<< 黄金之花 希恩·拉克拉德篇
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玄月冥

qq3135438023,小号不常在线,想找一个喜欢被拘束的m女友

One thought on “黄金之花 拉贝·德斯拉诺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