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玄月冥 ♥

黄金之花 瓦里安篇

黄金之花 瓦里安篇 – 黑沼泽俱乐部

拓曼帝国,三号对巢边境城

数个奴隶商人聚集在酒吧里,彼此戒备又尽可能的从对方嘴里套出些话。

自然,在这种环境下,绝大部分应酬都是不欢而散。

其中有几个奴隶商人在散场之后直奔自己的旅馆,连夜带着佣兵和妙龄的女奴出城,尽可能安全的深入巢。

“快走,你这个贱货!”

由于黄金之花的采寻要求,这些佣兵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奴隶在自己面前自由自在的活动,最多也就是过过手瘾,然后被奴隶商人狠狠的瞪一下。

他们可是走了正规渠道接的委托,就算翻脸也得等交了活才行。

经过一段时间的深入之后,佣兵们也干掉了一些看上去就不太正常的魔兽,至于哪里不正常……

它们都无视了佣兵算吗?

等到达了预定的目的地,一部分佣兵扩散开来检查周围,一部分佣兵开始扎营,他们将在这里呆一个月,等这些奴隶回来。

当然,相比本着赌一把心态的奴隶商人,这些佣兵更加看得开,他们可不觉得这些连腿都没自己胳膊粗的奴隶能闯过巢,找到什么宝贝。

这时,营地外传来了几声刀剑碰撞的声响,把奴隶商人吓得钻进刚撑起来的帐篷里。

没一会,一个挂了彩的佣兵回来了,说是遇到了同行,是给另一个奴隶商人干活的,他们撞上之后只干了两下,没太大事。

听到这里,奴隶商人才从帐篷里爬出来,一脸煞白的模样让那个挂了彩的佣兵差点没笑出来。

扎好了营地,挨到了天亮,奴隶商人可以说是破天荒的叫佣兵煮了一大锅肉给那十几个女奴吃,一边看着她们吃一边在旁边逼逼赖赖。

“我告诉你们,你们谁要是能把那个黄金花带回来,我就给她抹消奴隶契约,给她二十……十五个开拓银币,还给她挂户口!”

这些话说出来,也就几个年纪小点的女奴听了进去,其他的女奴要么已经觉得无所谓,要么连信都不信。

旁边几个喝肉汤吃干粮的佣兵不知道在扯什么话,没忍住笑出了声。

喂饱了女奴之后,奴隶商人给她们每人发了一袋干粮、一个皮制水壶、一把看上去还算精良的匕首。

看得出来这个吝啬的奴隶商人是下了血本了。

赶走了女奴们之后,奴隶商人就开始不断的在营地里转来转去,期待着那些女奴马上就拿着黄金花出现在自己面前。


瓦里安独自穿行在丛林中。

她不相信奴隶少女说的任何一句话,但她是个奴隶,有奴隶刻印的奴隶,她自然也没办法不去执行主人的命令。

哪怕是叫她去死。

而那些和她一起被放出来的奴隶,瓦里安当然也不相信,哪怕她们和她一样是奴隶。她觉得那些人会抢了其他奴隶的食物和水,在佣兵看不到的地方躲上许多天再回去,或者拼上运气去找可能压制或解除奴隶契约的道具。

总之,当她们从营地里离开的时候,就已经从同行人变成了敌人,更别说还有其他营地的人。

瓦里安从来都不是一个愚笨的人,她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装傻,什么时候应该表现的聪明。

就比如现在,她知道自己没有野外生存,甚至是辨别魔兽领地的知识,就这样冲进巢的深处……别说深处,再多走几步都可能会遇到自己没办法解决的危险。

但是,这里距离营地太近了,还有其他的营地……要是被那些外出打猎的佣兵遇到了,自己绝对会失去最大的价值,也就是处子之身。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深入啊,至少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

四只爪子、四只蹄子,长着似狼又似马的八足魔兽出现在前方。

瓦里安躲在树后,完全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她听着远处的魔兽一点点靠近自己,沉重的嘶吼声不像是想要留活口的样子。

瓦里安紧紧握住匕首,这是她所能做的极限,她完全不觉得自己是这种魔兽的对手,只要……

就在瓦里安警戒魔兽的时候,那头魔兽似乎转移了注意力,它看向不远处的方向,八只脚活动起来,瞬间就从瓦里安附近消失了。

又等了好一会儿,瓦里安才敢从树后爬出,然后听到一些呻吟、一些尖叫和魔兽的嘶吼声从不远处传来。

似乎是其他的奴隶被魔兽袭击了……但不管怎么说,自己是安全了——暂时的。


凭借着感觉和运气,瓦里安向巢深入了一天一夜,甚至还杀掉了两只野兽,补充了一下自己的行囊。

没由来的,似乎是跨过了某个界限,瓦里安隐约感受到自己与某种事物产生了微弱的联系,这种联系试图将她引入巢的更深处。

瓦里安停在一颗倒塌的,已经开始腐烂的巨木下,抬头看了一眼几乎被树叶遮住的天空。

这里大概是安全的……瓦里安扫视了周围一圈,如此判断。

至于那个神秘的联系,她没打算去管,也不打算靠近,接下来只要找个地方躲起来,再过上几天,就可以准备返程了。

虽然那个奴隶商人非常恶心,而且自己空手回去也不会有好下场,但是……

但是,那好歹是安全的地方。

瓦里安打开水壶,把最后的水倒进自己的嘴里,然后随手将水壶扔在一边,自己背着行囊倒在巨木下的缝隙里。

一天一夜的前进、警惕与躲藏耗尽了她的精力,如果不是因为不想死,瓦里安恐怕在半天前就倒在一只浑身燃着火焰的魔兽前被吃掉了。

现在,她只想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睡一觉,无论什么都别想阻碍她。

她并没有注意到,巨木的另一边有一团并不清澈的,像是凝胶一样的液体蠕动起来。

它缓慢且无声的爬上巨木,甩掉了粘在自己身上的淤泥,又裹上了一层苔藓,这些颜色掩盖住了它的弱点——一颗暗红色的核心。

如果是佣兵站在这里,就会认出这个东西是什么,一种被称为“尼拉肯”的史莱姆个体,其本身具备躲藏的天性,“染色”之后极其不易发现,而且随“染色”的不同也会使表皮呈现出耐劈砍,对魔法的抗性提高之类的状态,唯一的弱点核心在“染色”和史莱姆体内可移动的特性下难以命中,更何况核心还是尼拉肯唯一值钱的东西。

尼拉肯在缓慢且坚定的移动下,已经抵达了瓦里安的头顶,它短暂的停了下来,似乎是在遵循本能,检查周围是否存在危险。

这个过程极其快,快到仿佛它只是犹豫了一下,便抖掉身上的苔藓,随着重力砸在昏睡的瓦里安身上。

身上遭受沉重的一击自然使瓦里安苏醒,但当她睁开眼睛,看到一团比她还大的透明水团之后,她便知道自己死期以至。

自己的运气似乎已经完全用完,算了,就这样吧,像自己这样可有可无的人,就算是死在什么地方都不会有人注意……?

想象中的攻击并没有到来,尼拉肯只是裹住了瓦里安,使其穿过自身的表皮,又用粘稠的内容物阻碍了瓦里安的行动,甚至还把瓦里安的头露在外面,防止她憋死。

还没等瓦里安继续奇怪下去,她就感觉到自己那块因为粘液而紧贴在身体上的遮羞布被腐蚀性的内容物消化,将身体完全暴露出来,但却又完全没有受到伤害。

一直以来,所有人都认为所有史莱姆的内容物都是具有腐蚀性或者毒性的,实际上除去完全依靠本能活动,随处可见,用来给新手练级的史莱姆之外,大部分史莱姆都是可以自行控制内容物的性质,使其呈现出对人有害、无害或者有益的性质。

这里应该再提一嘴,史莱姆这种“生物”,是一种魔力聚集化的产物,它们本质上是魔力的具现化,只是当其死亡之后,大部分魔力特性都会随时间流逝而消失。

而尼拉肯在完成捕猎之后,便在原地开始了下一步的动作。

在瓦里安的触感中,她被禁锢在史莱姆里的身体被触须拂过,长久以来积攒的污垢被轻易的洗刷,露出了因为虚弱而过度白皙的肌肤,然后一些触须便流进了自己下身的缝隙,以及后面排泄的洞里。

“!!!”瓦里安被尼拉肯的行为吓到,开始激烈的挣扎试图挣脱尼拉肯的束缚,括约肌和小腹也开始用力,想要把钻进自己身体里的触须排出去。

但还没等瓦里安使上几次力气,下身流进她缝隙里的触须便向着更深处进发,而且内容物也撑开了缝隙,让大量的内容物能够流进缝隙中的两个洞口。

突如其来的快感打乱了瓦里安的发力,她可以明确的感受到有些冰凉的液体流进了自己那私密的洞口,就连最前面那排尿的洞口也被入侵。

在冰凉的刺激下,瓦里安的挣扎依旧受到内容物的制约,除了微弱的抖动和被限制的体内活动,瓦里安依旧在白白消耗体力。

随着时间的流逝,瓦里安感觉自己下身的三个洞口都被贯入了相当量的内容物,甚至尼拉肯也缩小了一圈,但瓦里安没有看到的是,深入自己后庭的内容物正在不断地将体内的污物抽出,排到外面。

尼拉肯正在清洁瓦里安的身体内外,为接下来的事情做好准备——当然,瓦里安自然是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的。

那些内容物在尼拉肯的控制下改变了性质,使接触到它的生物质变得更加坚韧、柔软和可延伸。

而瓦里安的身体近乎整个都浸泡在内容物里,在她的感觉中,那些黏糊糊的东西从未停止向她的身体流入,这让她一度怀疑自己的身体会不会被撑爆,但是除了那些冰凉的触感和愈发强烈的刺激之外,并没有任何痛楚。

如果瓦里安看得到自己下身的情况,那她绝对不会这么想。

在尼拉肯的改造和扩张之下,瓦里安下身的三个洞口已经变得有些夸张,尿道被扩张到能塞进三根自己的手指;小穴被扩张到能塞进自己的一双手,而且还能看到被拉扯到近乎透明的一层膜,以及在洞穴深处还是紧闭的第二层洞口;后庭的情况更是夸张,几乎违背了人体规律,看上去似乎可以让那颗不小的暗红色核心轻松进入。

又等待了一会之后,瓦里安开始感觉自己的体内有一种被灌满的感觉,禁锢自己的史莱姆也肉眼可见的小了许多。

下一瞬间,瓦里安的呻吟声猛然高涨起来,她身下小穴中最后一道防守被轻易地撬开,被她的体温温暖但粘稠的内容物流进了自己最重要的地方,填满了它。

似乎是准备好了,尼拉肯开始了下一步行动。

它将瓦里安露在外面的头拉进自己体内,通过瓦里安恐惧的挣扎中不自觉张开的嘴巴,余下的内容物开始涌进新的洞口,挤出的气泡透过表皮消散,粘稠的内容物穿过口腔、咽喉,分开进入食道和肺中,在瓦里安愈发无力的挣扎中灌满了她体内的每一处。

瓦里安在人类本能下寻求已经遥不可及的空气,但无论如何用力呼吸,都只能将微量的内容物吐出,再吸入。

此时此刻,尼拉肯的内容物相当一部分已经流入了瓦里安的体内,剩余的内容物也被基本都被排出体外,仅剩下少量的内容物紧紧包裹着那颗暗红色的核心。

在确认自己体内的猎物已经“做好准备”之后,尼拉肯便将自己的核心移动到小穴入口处,然后向内塞去。

有些凹凸不平的球面刮擦着瓦里安娇嫩的穴肉,让她本来就有些恍惚的精神变得更加缥缈。

她不自觉的活动起双手,被表皮包裹的双手没有了粘稠内容物的禁锢,终于可以进行活动,但十分的迟钝且僵硬,不像是一双属于人类的,精巧的手。

瓦里安活动双手,按在自己的下身,在两层表皮的阻碍下,瓦里安完全不能阻止核心的深入,也不能进一步的刺激自己的身体。

核心缓慢而坚定的前进着,很快便遇到了阻挠自己前进的障碍。

那是一层坚韧、具有弹性的薄膜,薄膜上原有的孔洞不会阻碍内容物的流动,无法变形的核心则完全没有办法通过。

如果尼拉肯有足够的智力的话,它一定会后悔,为什么没有在最开始就破坏这层薄膜。

但很可惜,尼拉肯你就没有足够的智力,更别提现在它正处于不正常的状态中。

核心在受到阻碍之后便加大了力度,一副比比谁更结实的样子,而尼拉肯的举动则让瓦里安快速的清醒过来。

没办法,太疼了!

本身对这层膜的破坏就会让人感到钻心的痛苦,更何况是经过改造的,变得坚韧而有弹性的薄膜,而且尼拉肯的活动又那么的“慢”,这就极大的增加了瓦里安承受的痛苦。

在“漫长”的煎熬中,瓦里安疼晕又疼醒,而被表皮完全包裹的身体又是那么僵硬,甚至连帮忙都做不到,只能在泥地上翻滚着,忍受这疼痛。

终于,尼拉肯证明了还是它的核心更强,在突破这层薄膜之后,它才继续深入,前往最终的位置。

而瓦里安,也在自己那层薄膜破碎瞬间产生的痛楚击晕,仿佛尸体一样倒在泥地上,除了鼓起蠕动的躯干之外,完全没有任何活动迹象。

在瓦里安昏厥之后,尼拉肯的核心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活动,终于抵达了目的地——的入口。

也就是子宫口。

粘稠的内容物顺着柔软的洞口深入,将其改造的更加柔软与坚韧,也许这会让瓦里安承受难以想象的快感与疼痛,但这和尼拉肯有什么关系呢。

时间依旧在流逝,但尼拉肯丝毫不着急,它静静等待着自己的猎物做好准备迎接自己,除此之外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终于,瓦里安身体的最后一处也被改造完成,尼拉肯控制着剩余不多的内容物撑开狭小的洞口,再次前进。

而瓦里安也被新一轮的刺激惊醒,现在她勉强适应了无法呼吸的痛苦,透过纯净的表皮,她看到自己小腹被撑起一个不小的凸起,而且还在深入。

瓦里安想要呼喊、想要呻吟、想要呼吸,但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内容物完全填满,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小腹上的凸起一点点上移,伴随着的是被填满的异样充实感和粗糙表面擦过自己娇嫩肉壁带来的快感,以及小穴空下来之后的空虚感。

在表皮的限制下,瓦里安连抚摸自己的权利都没有。就算眼睛看到摸到了,也感受不到任何触感。

随着核心最后抵达瓦里安的子宫内,那些被挤压在里面的内容物才得以通过缝隙,借助压力较为快速的穿过缩小的洞穴,填充了表皮接触不到的位置,以及在表皮和瓦里安之间形成一层极薄的膜。

而瓦里安也因为这些内容物的冲刷获得了一些快感,但可惜的是,只有一些。

瓦里安感受着自己身上所有的洞口传来的液体流动感和身体表面不断的抚动,她清楚的直到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魔物的栖身地,就算自己想死也做不到,表皮的坚韧不会让她受到外界伤害;贯通自己身体的粘稠内容物让她没法伤害自己,而且还能维持瓦里安的生命。

这些不断进行流动的内容物让瓦里安感受到了难得的安宁,除了下身阴蒂被内容物拂过以及子宫内不安稳的核心自转产生的快感之外,倒也没什么大碍。

才怪,除去这两处明显的刺激点之外,小穴中、后庭、尿道也能感受到连绵不断的触感,在尼拉肯的改造下,这三处肉洞都变得柔软而坚韧,可以扩张相当大,而尼拉肯的大部分内容物,就被安置在里面。

瓦里安看不到,不代表感觉不到,她知道自己下身的三个肉洞被粘稠的内容物强行撑开,里面也被灌的满满的,但是在快感的刺激下,她无法准确的感受到膀胱和肠道被充满的不适感,她那已经有些混乱的脑袋直接将这些统合为快感,而这就导致瓦里安的脑袋更加混乱,身体内外的感觉也越发明显。

如此恶性循环下,瓦里安只会一步步沉沦,但这些快感并不足以让瓦里安高潮,这只会让瓦里安变得疯狂,变得麻木。

瓦里安目前还算清醒的脑袋想到这里,恐惧的神情浮现在脸上。

要逃吗?肯定要逃!

怎么逃?逃到哪里?

瓦里安透过透明的表皮看望向四周,这里是生机盎然的丛林,看不到任何道路,就连之前那隐隐约约的神秘联系也彻底消失无踪。

后记

瓦里安缓慢的行走在丛林中。

她依旧被尼拉肯的表皮覆盖,双眼无神,如同行尸一般。

她的腹部高高鼓起,宛如怀胎十月的孕妇。

这一年里,瓦里安尝试了自己能想到的所有可能性,也完全没有离开这个丛林半步,就仿佛整个世界都被丛林占据一样。

逐渐的,被羸弱快感折磨的瓦里安疯狂着想要高潮,但自己所能接触到的一切外物无法透过表皮,就连路过的魔兽也都不会去看她一眼,仿佛瓦里安只是一个透明的存在。

瓦里安想过去死,但完全不可能,哪怕是去撞其他魔兽的攻击,尼拉肯的表皮也能防住大部分攻击。剩余的小部分,也在瓦里安挣脱之前就已经复原。至于更强大的魔兽……瓦里安甚至没有遇到过。

一切都在向着她所想的最坏的方向前进。

终于,瓦里安认清了现实,她放弃了希望,如同行尸一样不断的在丛林中前进,永远伴随自己的快感不会停下折磨自己,也不会抛弃自己。

现在她唯一寄托希望的,就是有偶然路过的冒险者能将她带回人类世界,哪怕是尸体,哪怕是继续做一个奴隶。

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肚子愈发胀大,如同孕育了新的生命一般。

一根凸起的树枝隐秘在齐腰深的草丛中,行尸般的瓦里安完全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自顾自的走了过去,然后被绊倒。

尼拉肯的表皮依旧出色的抵挡了伤害,但瓦里安这次却没有爬起来,不是她已经放弃,而是感受到了更强烈的快感。

瓦里安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子宫中有了新的动静,不再是以往那样简单的自转。一股液体在里面扭动着,想要从里面出来。

瓦里安微微长大嘴巴,长达一年的禁锢让她失去了呼吸和发声能能力。当然她也不再需要。

紧接着,一股扭动的热流找到了出口,迫不及待的冲出孕育它的房间,挤过被撑大的肉洞,撞上坚韧的表皮。

瓦里安也因此获得了近一年以来的第一次高潮,在这之前累积的快感让她几乎昏死过去,而与她共生的尼拉肯则不断调整着瓦里安的状态,让她不会真的失去意识。

随后,瓦里安感受到数股暖流从自己的皮肤上划过、钻进撑大的尿道和后庭,盘踞在不知不觉被扩张开的乳孔中,难以言喻的快感席卷而来,瓦里安在高潮中抵达了更高的地步,且将要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从其他视角上看,数团带着各种颜色的史莱姆从瓦里安的小穴中挤出,一些穿过瓦里安和尼拉肯表皮间的缝隙,钻进瓦里安的口鼻中,盘踞在瓦里安的手脚上,通过乳孔挤进不大的乳鸽中,甚至有一只在瓦里安的肚脐上扭动,试图从这里钻进瓦里安的身体;另一些则直勾勾钻进相邻的洞口中,或者是占据极其敏感的阴蒂。

它们将瓦里安的身体当做了一处有趣的迷宫,卖力的探索着。

一天之后,瓦里安终于结束了地狱一样的高潮,她也因此找回了些许意志。

如果这算得上是好事的话。

在再次累积的快感中,瓦里安看到了数团在自己身上游动的小史莱姆,而这些带着暗红色核心的小家伙们似乎都注意到了瓦里安的注视,纷纷钻出对瓦里安来说不可突破的表皮,落在她面前的地面上。

当这些小史莱姆离开尼拉肯表皮的束缚之后,它们纷纷有了新的形体。

它们通透的身体化为半融化的人型,头部转动看着自己的兄弟姐妹,然后比拼似的变成完整的人型。

但是它们都做不到像人一样站立,只能再次融化,变成一团长着人类上半身的史莱姆——当然,没有上色。

它们张开了嘴,尝试几次之后用人类的语言“开口”叫道:妈妈!

这是……自己的孩子?自己和魔物的孩子?

瓦里安有些僵硬的思考着。

……算了,太麻烦了,是就是吧。

瓦里安伸出手,想要触碰自己的孩子,但它们都嘻嘻哈哈的跑掉了,像是长大离家的,各奔东西的孩子。

虽然它们在能活动的时候就已经算成熟了。

瓦里安沉默着保持伸手的动作,她的视线却放在覆盖自己全身的表皮上。

不断的有疼痛伴随着快感涌入脑袋,这只尼拉肯在看到瓦里安完成自己的使命之后,终于“恢复了正常”。

正常,指消化掉捕食的猎物。

瓦里安看着被腐蚀的皮肤,体会着全身各处传来的疼痛,僵硬的脑袋终于反应了过来。

自己本该在一年前抵达的死亡终于降临了。

自己,终于可以不用再遭受这种痛苦的待遇了。

但就当瓦里安这么认为的时候,她却感觉自己与尼拉肯融为了一体。

全身的皮肤被腐蚀,表皮则紧贴血肉,变出赤红的内膜掩盖可怖的人体结构;体内器官被腐蚀,却腾出了更大的空间容纳尼拉肯的内容物,子宫里仅剩的内容物被排出,子宫口被封闭,核心与子宫融合,成为了新的器官,或者说核心;双眼被腐蚀,却长出了一对装饰性的粉红色眼睛,自己则可以通过魔力视界直接观测周身的环境。

不仅如此,瓦里安也听到了尼拉肯的声音,也可以调动尼拉肯的特性与力量。

她们真正的融为了一体,成为了真正的,独一无二的个体。

重来一遍,超新的新群717624167,欢迎加入

<< 黄金之花 序章黄金之花 雅琳娜篇 >>
1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玄月冥

qq3135438023,小号不常在线,想找一个喜欢被拘束的m女友

One thought on “黄金之花 瓦里安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