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玄月冥 ♥

黄金之花 阿德莉亚·维吉尔篇

黄金之花 阿德莉亚·维吉尔篇 – 黑沼泽俱乐部

提到维吉尔这个姓氏,历史学家们会迅速回想起所学的知识,这个姓氏代表着一位恶魔大君;一个古老的残暴家族;……

某位店长可能会无端联想到某把椅子。

而被平民所知所惧的,是一支冠以维吉尔姓氏的奴隶军,那是一支难以被平民理解的,怪物般的军队。

众所周知,只要被刻上奴隶印记,就不再拥有姓氏,哪怕曾经是王权贵族,也只能在消去奴隶印记之后才能再次拥有姓氏。

但唯独这支奴隶军不同,他们隶属于拓曼帝国对外扩张军,当他们被测试值得培养时,就会被带回军中进行洗脑教育,灌输帝国至上的理念和绝对服从的思想,通过考核者才能被冠以维吉尔这个姓氏。

要培养这样一支军队的开销极为夸张,“维吉尔”奴隶军虽然称呼是军队,但实际上只有近百人。

就是这近百人,几乎成为了其他国家中那些普通军队的噩梦。先进的试验型魔导装置,机械般的意志,怪物般的肉体,恶魔般的行为等等,都存在这支军队中。

阿德莉亚·维吉尔,一名刚刚结束军事培训的十七岁少女,她接到了自己长官的命令:于另外三人组成小队,前往巢寻找黄金之花。

接到命令之后,阿德莉亚,阿坎,维尼斯,丽姆四名尚未接受肉体改造手术的纯种人类新兵领走了装备,从一号对巢边境城出发,依照命令深入巢并带回黄金之花。

背着巨盾和长柄锤,拥有部分巨人血脉的阿坎冲在最前方;腰间加背后带着四把长剑的维尼斯在队伍的左后方;身着魔导兵装,装备机械手铳的阿德莉亚位于队伍的右后方;丽姆背着两把法杖,手持一把魔杖被保护在队伍中间。

四人迅速穿过外围,任何胆敢挡路的魔兽都被阿坎一锤干碎,或者被阿德莉亚用法术装置击杀。

在无言中,四人依靠研究部开发的“涌动”腿甲在短短一小时里通过了他人需要一天才能走完的路程。

直到两小时后,随着丽姆的指令,四人停在一条溪流旁边。

“前方存在情报中所描述的空间魔力波动。”丽姆生硬的开口说道。

“我先前进。”维尼斯向前几步走到队伍最前方,拔出背上的两把长剑一边观察周围一边缓步前进。

其余三人跟在维尼斯身后不远处,阿坎已经架起巨盾,警戒着周围可能出现的危险;丽姆依旧通过法术侦查前方情况;阿德莉亚则警戒队伍后方的情况。

很快,随着维尼斯一步踏出,她瞬间消失在其余三人的视线中。

阿坎立刻停止前进,丽姆则开始尝试联系在她们面前消失的维尼斯。

“没有回应。”丽姆放下魔杖,随后和阿德莉亚一起抓住了阿坎的半边肩膀,半挂在她的身上。

阿坎将巨盾立在面前,激活涌动,奋力一跃跳过预计中维尼斯的位置,落在维尼斯的前方。

半空中,三人视线模糊一下,便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无际的沙漠之中,维尼斯正停在她“消失”的位置警戒四周。

阿德莉亚和丽姆从还在空中的阿坎身上跳下,前者举起手铳对准维尼斯,后者连续释放两个法术,保持了对周围环境的监视以及对维尼斯的检测。

直到丽姆点头,阿德莉亚才收回手铳,继续警戒四周。

“和情报里说的一样,我能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吸引我。”阿坎的话得到了其余三人的回应,她们同样感受到了一丝微弱的联系。

“继续前进。”丽姆下达了指令。

四人重整阵型,顺着那丝微弱的联系继续前进。

路上,四人绞杀了数条隐藏在沙子中的巨虫,一个通过制造幻境想要诓骗分割四人的灵体生物,在维生护盾的保护下,四人没受太多的苦便来到了一处石崖前。

下方是深不见底的深渊,远处的对岸是一片荒凉的遗迹。

这次充当斥候的事阿德莉亚,她的魔导兵装有一定的滞空能力,如果遇到危险是有能力反抗的。

随着涌动和兵装的激活,阿德莉亚跳出石崖,冲向对岸。

随后,她撞上了一层柔性护盾。

失去了前进动力的阿德莉亚在自由落体几秒之后稳住了身体,她没有再次接触那层护盾,依靠兵装的滞空能力飘回石崖下,再爬上去。

此时已经临近黑夜,丽姆在决定扎营休息之后释放数个监测魔法,和另外三人一起吃晚饭。

烤虫肉

按照教官的说法,她们携带的粮食是应急物品,在能食用其他食物的情况下,还是不要动应急物资。

当然,她们也都学过怎么辨别能否食用,让各种材质的食物变得好吃的方法。(我怀疑后半部分属于教官夹带私货)

解决温饱问题之后,四人回到各自的帐篷中,在休息之前,她们开始复盘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教官说,只有不犯错误,才能得到奖励。

在经过认真且严格的复盘之后,阿坎和丽姆觉得自己今天的所做有些许瑕疵,不能称为没有错误。而阿德莉亚和维尼斯则认为自己应该得到奖励。


阿德莉亚卸下兵装和腿甲,露出了经过高强度训练而布满疤痕的酮体——在她的身体上,胸部和下身被单独的一套束具覆盖。

这套束具有两个作用:一是预防可能存在的媚毒,当士兵因不明原因开始发情时,这套束具会快速反应,通过刺激敏感点促使士兵高潮,以缓解媚毒产生的负面影响,然后在使用疼痛刺激士兵退出高潮状态,让士兵可以继续作战;二是为了防止士兵漠视军纪。

当然,在严厉,或者说严重的军法以及优秀的洗脑教育下,从来都没有士兵会进行自慰行为,奖励时间除外。

阿德莉亚触碰机关,覆盖双乳的束具立刻弹开,阿德莉亚深呼吸一下,脸上带上了正常的潮红,她抓住弹开的缝隙,用力将束具拉开。

她那不大的双乳被束具中固定乳头的部分拉长,然后弹回原型。

红肿的乳头上可以看到一个被扩张的乳孔,束具上固定乳头的部位也可以看到一团不大的胶体结构。

这是人工制造的史莱姆,个头极小,可以填充进任何缝隙之中,也可以在受到外力的情况下迅速产生震颤。

阿德莉亚躺在地上大口呼吸,双手却稳健的将胸部束具脱下,然后触碰下体束具的机关,让下身束具也打开一条缝隙。

阿德莉亚从地上爬起,半蹲着岔开双腿,双手掰开缝隙,迅速一拉!

最前面的阴蒂被从专门安置它的地方扯出来,这是一个真空腔,既能对阴蒂进行安置、刺激,也能用来固定束具。

尿道处则是抽出了一根细长的金属丝,在尿道里还有着一根植入在里面的,半个手指粗的装置。这是用来激活魔法阵的关键素材,如果不戴上束具的话,内置的魔法阵便不会生效,这个法阵会监测士兵的尿容量,过高时便会将尿液直接移走,如果士兵进入魔力异常环境时,这个装置中精密的机械结构就会榨取内置的两种能源,强行将积存的尿液排空,然后锁死。

小穴的位置并没有安装任何装置,应该是考虑了这次任务的需求。

后庭处,一团透明的、散发轻微异味的胶体结构被拉出来,这同样是一只史莱姆,用来帮助士兵解决排泄的问题,它可以吃掉粪便,但会不断成长,需要每过一段时间切除一次多余的部分,不然就会填满整个肠道。

将下身的束具也摘下,放在一边之后,阿德莉亚抹去头上的汗珠,一边低声喘息着。

这不需要掩饰,她也能听到另一个帐篷中的维尼斯也发出了同样的声音。

阿德莉亚略微休息了一下,现在她完全不需要警戒什么,整个晚上都是她的奖励时间——只要不影响明天的任务就行。

阿德莉亚褪去铁甲的双手轻轻拂过满是疤痕的腹部,一手向上抵达不大的胸部,一手向下靠近已经变得光洁的缝隙。

那些伤痕在一些实验性的药剂的帮助下已经被修复,只留下了这些疤痕,但这些药剂的副作用却让她的身体变得比常人更加敏感。

因为长官的命令,四人不被允许破坏处女膜,阿德莉亚只能在小穴外围轻轻揉动两下,然后便转向了被真空腔吸到红肿的阴蒂。

抚上乳尖的手也开始缓慢捻动中空的乳头。

在敏感的身体感觉中,自己被扩张的乳孔内侧相互摩擦带来了不输下身处的快感,阿德莉亚一边呻吟着一边咬牙坚持。

玩弄了一会乳头之后,阿德莉亚将手放在后庭处,这里因为长时间被巨物塞入而变得松垮,可以轻松的将三根手指放入,里面能感觉到黏糊糊的液体挂在肠壁上。

就在阿德莉亚正奋力给予自己快感的时候,阿坎钻进了她的帐篷里。

这算是一个被长官默认的潜规则,奖励时间是可以让他人协助的。

见阿坎将自己压在身下,阿德莉亚抽出了下身处的双手,重新抚上双乳,她将下身的刺激交给了阿坎。

而阿坎则直接将阿德莉亚的双脚架在自己肩膀上,由于不能破坏处女膜,阿坎的选择和阿德莉亚一样,通过刺激阴蒂和后庭来制造快感。

相比阿德莉亚,拥有巨人血脉的阿坎除了个头比她高以外,身体的框架也比她要大上许多——阿坎的三根手指比得上阿德莉亚的一只手掌大。

感受到后庭被比史莱姆更加坚硬的手指扩张,被不熟悉的物刺激,再加上前面阴蒂也传来不熟悉的快感,阿德莉亚不在有什么坚持的行为,全身心的投入到快感中,直奔高潮。


一夜平安。

次日,休息完毕,调整好状态的四人收拾好行李,准备再次尝试突破这层柔性护盾。

她们打算使用阿坎的反魔法爆破组件,这东西可以安装在锤头上,受击激活,可以使城防级的护盾产生半永久的缺口。

只是她们并不清楚柔性护盾距离她们有多远,这还需要几次测试。

阿坎将巨盾背在身后,丽姆用塑能魔法制作了超长的锁链,将其绑在阿坎身上。

第一次没有带锤子,在涌动的帮助下,阿坎跳出山崖,随后阿德莉亚一脚踢在巨盾上给阿坎助力,这才让阿坎接触到那层柔性护盾。

随后在锁链的帮助下,阿坎荡回山崖下,再爬上来。

又试了几次之后,丽姆将锁链调整到差不多的长度,阿坎也再次拿起了长柄锤,安装好反魔法爆破组件。

和之前一样,阿坎跳出山崖,阿德莉亚飞踢助力,距离差不多之后阿坎挥出锤子。

随着一声虚幻的水泡破碎声,阿坎的长柄锤确实击破了什么,但她却失去前进的动力,在锁链的拖拽下回到山崖下。

等她回到山崖上之后,丽姆给全队成员附加羽落术和轻身术,四人越过柔性护盾的空缺,跳向对面的遗迹群。

落地之后,依旧是阿坎顶在前面,丽姆警惕周围情况,阿德莉亚和维尼斯快速散开,检查周围可疑的部分。

非常奇怪,这片遗迹可以说是深入了巢的腹地,但是却完全没有发现任何危机。

尽管如此,四人还是完全不敢放松警惕。

她们的任务目标并不在这里,她们还需要继续深入,前往只在情报中存在的巢的中心。

“等等……”丽姆才刚刚开口,前方的阿坎就已经停了下来。

“你们也一样?”归队的维尼斯双手放在背后的长剑上,双眼狐疑的瞥向周围看起来安全的一切。

“你们也发现那个联系变了?”阿德莉亚看着负责指挥队伍的丽姆,“我们先去确定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深思熟虑之后,丽姆认为比起按照原计划去寻找已经丢失联系的目标,不如把当下发生在眼前的问题解决。

对四人来说,探索遗迹并不是本职工作,在战场上杀敌才是。

尽管教官给她们做足了功课,但这方面她们还算是新手。

如果是纯粹的怪物巢穴,她们杀个七进七出估计不成问题,但可惜的是,摆在她们面前的是一座未被探索过的遗迹。

大量陷阱和机关一度让四人分散,虽然丽姆和维尼斯拼尽全力找到解决方法,却也只找回了阿坎。

阿德莉亚已经迷失在遗迹中了。

保险起见,三人在前进中用各自的方法给阿德莉亚留下讯息,并继续推进,最终她们终于冲出遗迹群,来到了一处平台附加。

“在那里。”三人能够看到,在平台的中央区域,数朵黄金色的小花从很多破碎石缝中长出,正随风轻轻飘起。

丽姆她们也感觉到那股联系确实指向平台上的小花,眼神示意后,维尼斯拔出一把长剑,青白色的魔力从长剑中涌出,缠绕在维尼斯身上,一边的丽姆也对维尼斯施加了自己所会的所有祝福。

准备齐全之后,维尼斯踏上平台,靠近了那些小花。

轰隆隆——

不出意料的,那些小花下的平台迸裂,从里面钻出了十几个黄金石像。

维尼斯第一时间后撤,并拔出另一把长剑。

阿坎跃过后退的维尼斯,一锤砸在一个黄金石像的侧身。

锤头炸裂,上面安装的爆破组件瞬间将一个黄金石像炸成数块,只剩半个脑袋和上面的小花完好。

“继续攻击,我来支援,维尼斯收集黄金之花。”平台边缘的丽姆下达命令道。


另一边,被迫脱离队伍的阿德莉亚依旧在遗迹群中前进。

她靠着兵装的夜视能力观察着狭长的走廊,之前走过的所有路都是死路,这唯一的一条走廊还是不断向下,她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只是在不停的前进。

又前进了一会,阿德莉亚发现了一个敞开的石门,里面还有光。

本着调查的想法,阿德莉亚走进了这个房间。

里面的,一个占据了一整面墙的培养罐。

培养罐里,飘着三个看着十分眼熟的石像。

手持卷刃长剑的维尼斯;脸上满是愤怒的阿坎;举着断裂魔杖的丽姆。

阿坎的长柄锤和巨盾就沉在培养罐底部,丽姆的两个法杖的魔力水晶也已经炸裂,无法再使用。

正当阿德莉亚惊讶的时候,那三个石像居然缓缓转动头部,用石制的眼睛盯住培养罐外的阿德莉亚。

她们的嘴巴缓慢的活动,拼凑出一句话来:“这是陷阱,快逃。”

阿德莉亚打了个激灵,下意识掏出手铳将里面的子弹打向培养罐。

可惜只有一声脆响,培养罐表面连一个白点都看不见。

‘打不穿!’意识到情况已经严重超出预期的阿德莉亚终于感受到了绝望,伴随绝望产生的过量的恐惧终于支配了阿德莉亚的精神,她就这么抓着手铳,逃出了这个房间,沿着走廊继续向下狂奔。

她身上的装置检测到异常之后,立刻启动,胸部的束具和下身的束具真空腔迅速震动起来,刺激着阿德莉亚的神经,以物理对抗精神。

突如其来的快感确实打断了阿德莉亚的恐惧,也打断了她的行动。

阿德莉亚一个脚软,整个人就摔倒在地上,顺着阶梯滚动着前进。

疼痛,快感,恐惧。

三者在阿德莉亚的精神中不断拉扯,试图占据全部。

但随着阿德莉亚摔在底部,不在前进,快感便压过另外两边,将阿德莉亚送上高潮。

但随后的电击并没有出现,真空腔的震动依旧继续,阿德莉亚敏感的身体只能继续承受高潮带来的极致体验。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德莉亚再次回过神来时,注意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极度虚弱,坏掉的束具已经停止运行,自己身上的兵装和涌动装置也在滚动中近乎报废,更坏的消息是她感受到了严重的尿意。

这代表着下身排尿的装置锁死,自己可能是进入了某个没有魔力存在的空间。

阿德莉亚费力从自己制造的水洼中爬起,摸黑拿出掉的只剩一点的应急物资吃掉。

随后尝试了一下夜视功能,还好,没有完全坏掉,兵装的能源系统还在线。

通过频繁闪烁白光的夜视装置,阿德莉亚缓慢的审视四周。

这很明显是这片遗迹的核心。

四周的墙上镶嵌着黑色的水晶板,水晶板下是一片台子,什么有许多不明用途的按钮和拉杆。

在这个房间的中央,一个打开的培养罐屹立在那里,在培养罐中,一座石制的王座就那么安置在里面。

“……反正已经活不久了,让我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仿佛自言自语般,阿德莉亚捂着小腹,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步一步蹭了过去。

直到阿德莉亚停在培养罐前,她似乎是触发了机关,整个房间迅速被柔和的白光照亮。

阿德莉亚顺势脱下兵装,只穿着束具站在王座前,再次看着周围的情况。

那些黑色的水晶板一个个被点亮,上面映着无数看不懂的字符和图像。

许多墙壁打开,一个个造型各异的石像从那些暗格中走出,它们有古怪的兽型,趴在地上的飞鸟,还有一些人。

阿德莉亚也看到了自己的队友,她们拿着自己的武器,缓慢的靠近阿德莉亚。

阿德莉亚轻笑了一声,脱力般跌在身后的王座上。

她已经没法再动弹了,小腹的膨胀让她浑身僵硬,她只能轻轻喘息着,在疼痛中迎来自己的死亡——

(检测到不合规定的物品)

听不懂的声音从天花板响起,在阿德莉亚反应过来之前,一只机械手从王座后伸出,稍微运行一下后轻易将被锁定的束具和折磨她的尿道锁摘除。

随着这些东西的摘除,被真空腔吸住,充血肿大的乳头和阴蒂也再次暴露出来,后庭的史莱姆被完全拔出,留下难以缩小的菊门。

关键是尿道,尿液迅速排出,疼痛和胀痛消失,阿德莉亚情不自禁的呻吟出声。

排泄也能带来快感。

而且乳头和阴蒂充血跳动的酥麻感也冲击着阿德莉亚的神经,让终于放松下来的她快速步入高潮。

恍惚中,阿德莉亚看到阿坎已经走到自己面前,手中长柄锤高高举起,下一刻就要落在自己身上。

阿德莉亚明白,这是必要的,如果自己的行为唤醒了某个远古存在,对这个世界来说可能将是一次灭顶的打击。

一道冲击从培养罐上射出,阿坎被轰成碎块,长柄锤也断成了两截。

(检测到敌对行为,已清除,再次检测……执行清场!)

那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培养罐将所有的石像全部打碎,随后是一场清理工作。

不说维尼斯和丽姆,那些兽型石像缺乏智慧,只会本能的进攻,这种产生混乱的存在足以被系统判定为危险。

看着眼前的石像都消失掉,阿德莉亚自嘲的笑出了声。

这就是自己的下场,活该。

(正在检索使用者所属生物——检索完毕,判断为人类)

(许可该生命体为母体,执行程序——警告!系统瘫痪率93%,无法执行原定程序)

(更改程序定义,以母体为核心制造义体行动)

听不懂的声音不断骚扰着想再次睡着的阿德莉亚,等这声音好不容易停下来,阿德莉亚也没了睡觉的想法,睁开眼睛时刚好看到培养罐关闭。

自己这是要死了吧。阿德莉亚这么想到。

一支机械臂突然从上方降下,冰冷的金属条强行钻进阿德莉亚的嘴巴,穿过咽喉,沿着食道直达胃部。

被突然袭击的阿德莉亚瞬间清醒过来,想喊叫却因为粗大的金属条堵塞了气管而发不出声;反胃的感觉让她不断的挣扎。

王座扶手处立刻弹出两组镣铐,将阿德莉亚的双臂拉回王座扶手上,紧紧的贴合。

双脚也是同样被镣铐抓住脚腕,靠在王座底部,双脚却没有触碰到底部。

上半身和大腿则被普通的机械手按压住,让阿德莉亚紧贴在王座上。

接下来,被肉眼可见的,王座被流入其中的液面抬高,脱离了底部。

窒息的阿德莉亚管不了那么多,全身都被固定的她只能微小的抖动。

她感觉这根金属条正在往自己的胃里灌入什么东西,自己的肚子就要被撑爆了一样。

当然不会撑爆,被灌入阿德莉亚身体里的液体自动寻找着出路,钻进小肠,大肠,最后从合不拢的后庭中被挤出。

已经温热的液体如同胶质一般挤出,流进了突然出现的洞口中。

等这些胶状液体填满这个洞口之后,不再流动的胶状液体迅速凝固成柔软而坚韧的胶质,将阿德莉亚粘在王座上。

一条黑色的细小机械触须从灌满胶质的洞中钻出,沿着胶质深入阿德莉亚的后庭,它一边迅速深入,一边无规律的向水平方向射出什么同色的物质。

这些东西钻破胶质之后和肠壁粘连,不时闪过轻微的光。

阿德莉亚抖动的身体瞬间僵硬,因为窒息有些涣散的瞳孔聚焦起来,随后向上翻去,憋紫的脸也镀上了难看的红色。

她的小穴则不断有液体溢出,铺满了半个座位。

(为保证母体意识活跃,将对其进行物理刺激)

仿佛是讲解般,那声音再次响起。

不过对于阿德莉亚来说,这个声音已经是遥不可及的存在了,这物理刺激造成的快感不断将她推上高潮,这个系统似乎不知道人类,尤其是阿德莉亚的身体情况,只会一味的进行刺激。

阿德莉亚上翻的眼睛也再度涣散,身体抽搐的频率也开始减少,好在在她真的死掉之前,这根往她肚子里灌胶质的金属条被抽出,换上了一根带众多细密机械触须的撑嘴器。

那根金属条在脱离阿德莉亚之前依旧在喷灌液体,整个食道,直到咽喉都被胶质填满。

替换过来的撑口器被安装在阿德莉亚的脸上,让她长大嘴巴,那些细密的机械触须钻进阿德莉亚的嘴巴,钻进已经凝固的胶质,避开无规律的黑线和中间的黑色机械触须,占据着胶体剩余的空间。这些机械触须将负责阿德莉亚的营养供给,保证她不会死于饥饿或者脱水。

两根单独的机械触须钻进阿德莉亚的鼻子,一路深入与其他机械触须汇合,钻破胶体进入呼吸道。

这两根机械触须拯救了濒死的阿德莉亚,当她苏醒过来,用浑浑噩噩脑袋试图了解情况时,才发现自己现在的处境非常不妙。

之前王座的上升并没有一直持续,等到浮到培养罐中央时就停止,液面则继续上升,淹没了王座的底端,淹没了阿德莉亚的双脚、双腿,现在依旧淹没了胸口。

而在阿德莉亚昏迷的时候,系统也并没有停止工作,原本对她来说有些过大的石制王座缩水成了一个还算舒适的,带宽扶手的高背椅。

一根机械触须从椅面上伸出,钻进被扩张的尿道,直达膀胱之后如同开花一般绽放,将自己固定在里面。紧贴尿道的机械触须也再次胀大,同时刺出许多带倒刺的固定针。

小穴则是被粗暴的撑开,最深处的子宫口也被扩张器强行撑开,一个粗短的底座强行塞在小穴入口处,同样用带倒刺的固定针将底座和阿德莉亚相连,小穴里甚至子宫中都被灌满了某种液体,而处女的象征自然也已经消失。

肿大的阴蒂被机械结构从上到下穿刺,像是被钉子直接钉在椅面上一样,将阿德莉亚和王座的连接再次加固,这根“钉子”暂时没有什么反应,但阿德莉亚觉得这个东西不可能只是一个简单的固定道具。

向上的话,从椅背左右探出的机械触须重组成了一根,直接插进阿德莉亚的肚脐,链接了她体内的所有器官。

继续向上,两根机械触须刺入阿德莉亚双乳的乳孔中,四散开来占据了所有乳腺,乳头根部也被安装了固定用的乳环,乳环穿刺乳头,与机械触须相接,紧紧箍住本就充血肿大的乳头。

除此之外,阿德莉亚原本被固定的双臂和双腿也尽量解除了拘束,除了手腕脚腕上连着短短一根锁链的镣铐以外,再没有其他的拘束具。

尽管这么说,阿德莉亚也没有从王座上离开的能力——原本阿德莉亚就不是擅长魔法的人。

就在阿德莉亚勉强搞清楚了自己的状态时,液面已经淹没了被撑口器撑开的嘴巴。

随着几个泡泡炸裂,阿德莉亚的嘴里已经被液体灌满,但因为咽喉被凝固的胶体堵塞,以及专门供给空气的机械触须,阿德莉亚并不会窒息,除了鼻腔被液体灌满带来的异物感。

液面继续上涨,淹没了阿德莉亚的头顶,填满了整个培养罐。

数根机械触须从培养罐顶弹出,伸出一根根细长的链接针,瞄准之后一齐刺入阿德莉亚的脑袋。

(母体已就位)

短暂的疼痛和身体抽搐之后,阿德莉亚的脑袋里出现了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

(正在进行对比,生产线投入)

‘好像是……那个听不懂的声音?’尚未适应当前情况的阿德莉亚用异常缓慢的思维思考着。

她的精神似乎被分成了许多块,塞进了数量众多的身体里,如此强烈的分割感让阿德莉亚无法维持自身的意识,安置在培养罐中的本体的意识逐渐消散。

下一瞬间,强烈到能够搅碎精神的快感冲刷掉即将到来的死亡,也把分割的精神全部搅混。

再次恢复意识时,阿德莉亚便用数双看到自己正在培养罐中挣扎抽搐,双脚绷的笔直,双手不断晃动想要触碰自己的身体却做不到,也有无穷无尽的快感从精神伸出涌出,强行维持着“自己”的苏醒。

或者说——启动。

数十个和阿德莉亚面容有七八分相似的石像站在大厅中,还有更多的石像正在被制造出来,或作为备用机,或继续补充数量。

石像们精致的面孔如同人偶一边生硬,它们接收了母体和系统的指令,在不间断,却无法高潮的快感中继续守护这片遗迹,并且尝试修复这里。

好想……不……我要……高潮……不……继续……

阿德莉亚断断续续的思维传递在每一个活动的石像中,也许这会成为石像们在以后袭击所有外来者的理由,但其本体却只能永远永远“享受”着无穷无尽的快感。

写着写着发现好像在没有颜色的地方拖沓太久了,十分抱歉

<< 黄金之花 雅琳娜篇黄金之花 希恩·拉克拉德篇 >>
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玄月冥

qq3135438023,小号不常在线,想找一个喜欢被拘束的m女友

2 thoughts on “黄金之花 阿德莉亚·维吉尔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