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Georges Bataille ♥

眼睛的故事 第三至四章

眼睛的故事 第三至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三章 玛塞尔的气味

我的父母当晚并没有在人群中出现。无论如何,我谨愼地决定逃亡,躲避一位严厉父亲的暴怒,他就是老迈的耶稣会会长的缩影。我从后门进入自家的别墅,偷了 一些钱。接著,我很肯定他们会四处找我,除了家里,我在父亲的卧室里洗了个澡。最后,十点左右,我已在空旷的乡间,并在母亲的床头柜上留了一张纸条:

“我求你不要派击一察来追我,因为我带了 I把枪,第一颗子弹给警察,第二颗给我自己。”

我从未有过任何所谓装腔作势的癖好,但在这样特殊的环境下,我只想离我的家庭远远的,因为他们无情地仇视一切的丑闻。

虽然我怀著极大的轻浮写下那张纸条,差点没笑出来,但我想,带上父亲的左轮手枪不是个坏主意。

我沿著海边走了将近二仪,但因为海岸的曲折,我并没有走出X城多远。我只是尽力平缓一种强烈的焦虑,一种奇怪而虚幻的错乱,那里乱糟糟地浮现了西蒙娜和玛塞尔面目阴沉的幻影。渐渐地,我甚至想杀了我自己,手里拿著左轮手枪,我试图抛弃词语的任何意义,诸如希冀或绝望。但疲倦之际,我又想到,我的生命终归不得不拥有某种意义,只要某件事情被定义为可欲的,那么,意义便会出现。我最终接受了西蒙娜和玛塞尔这两个名字的非凡纠缠。既然大笑已经无益,我只能透过接受或假装想像一种虚幻的妥协来继续前行,把我最不安的运动和她们的烦扰混乱地连系起来。

继续阅读眼睛的故事 第三至四章

♥ 作者: Georges Bataille ♥

眼睛的故事 第一至二章

眼睛的故事 第一至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猫的眼睛

我极为孤独地长大。

根据我的回忆,任何性的事物都让我恐惧。约十六岁那年,在X城的海滩上,我遇见了西蒙娜,一个与我同龄的女孩.,我们两家算是远房的亲戚。我们很快就亲密起来。相遇后的第三天,我们两人独自待在她的别墅里。她穿著一件黑色的无袖连衣裙,领子又白又硬。我盯著她,开始意识到,她和我一样地焦虑;而那一天,这种焦虑甚至加剧了,因为我希望在裙子下,她一丝不挂。

她穿上了及膝的黑丝袜,但我无法瞧见上方的屄(这个我常在西蒙娜身上使用的词,我想,是阴道的所有叫法中最可爱的)。我突然想到,只要把她的裙子从后面轻轻地撩起,我就会看到她赤裸的私处。

过道的角落上放著一小碟喂猫的牛奶。“牛奶是给猫咪的,不是吗?”西蒙娜说。“你猜我敢坐到碟子上吗?”

“你不敢吧。”我回答道,几乎喘不上气来。

天气极热。西蒙娜把碟子放到一张小凳上,在我面前坐下,双眼盯著我;当她这样坐的时候,我看不到她燃烧的屁股浸在冰凉的牛奶里。血喷涌上我的头,我有片刻一动不动地站在她面前,颤栗著,任她看著我坚硬的性器在裤裆里勃起。接著,我躺到她的脚上,她没有移动.,我第一次看到了她冷却在白色牛奶中“粉红而暗黑”的肉。我们依旧没有行动,一直保持著,我们两个人都不知所措……

继续阅读眼睛的故事 第一至二章

♥ 作者: Majyo (站长的Stand) ♥

成为有偿撰稿人

成为有偿撰稿人 – 黑沼泽俱乐部

Majyo: 你有本事你上啊!

恭候已久,蔷薇后花园开放了有偿撰稿人机制。

你可以通过提交最下方的表单成为撰稿人,发布原创或翻译的文章获得收入。

没更完的文章,你有兴趣你来更;觉得写的很烂的文章,你有本事你来重写;有好创意、好点子和想法,你就上;精通八国语言,那就靠你去翻译。你的文章牛不牛逼,就看各位大爷会不会赏你点零钱。

继续阅读成为有偿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