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tsuki-no-hito ♥

领袖奴隶少女 第二章

领袖奴隶少女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章 焚风任务01: 那堪回首

反抗军的基地里没有牢房之类的东西,而把这么一个危险人物扔到战俘营里也不是一个好办法。所以异教现在被安顿在一间留观室中。

这里曾用于检查被心灵控制的士兵,如果他们恢复了神智,就能返回部队。厄普西隆的士兵中也有很多被控制的俘虏,而他们在恢复后通常也愿意加入反抗军。现在已经一年多未发生战争,留观室也逐渐冷清,除了一些被心灵支配击中的可怜虫。强大的心灵波不可逆地摧残了他们的大脑,即使控制已经消退,也无法回归正常生活,只好让护工照料他们的起居。

一路上达丽娅即使手臂被捆住了,仍然一路上对程英嘻嘻哈哈,所以程英只好用一块毛巾塞住达丽娅,来让自己的耳朵清闲一会。

当时异教和理事会交涉的时候她也在场,那些条约背后的意思,她也能透析一二。既然进攻时才会用拿她祭天来撕破心灵网络的封锁,现在她就还不能死。那些心灵技术虽然货真价实,但是反抗军的姿态和立场又成了一个问题。算了,高大上的哲学问题就留给理事会吧,自己要先想好怎么伺候这个祖宗。

继续阅读领袖奴隶少女 第二章

♥ 作者: tsuki-no-hito ♥

领袖奴隶少女 第一章

领袖奴隶少女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厄普西隆任务01: 快乐原则

主教大人的讯息:

“如你所见,和平和团结不是单靠一座巨塔就能达到的。在接受启示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一点,这确实是我的失误。因此,安东尼,我需要你抓紧时间,为厄普西隆培养脊梁和血肉。你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即使是它来自敌人。”

“我派遣反抗军的领袖云茹来协助你。她是补全天秤的关键。你要用你的才智从生理和心灵上驯服云茹,让她完成既定的任务。同时,她的超常才智可以助力我们的研究,她的声望也可以收服其他的反对者。我给你了一个箱子,每当无所下手的时候,就翻开看看。”

“我真的,我不是一个好指挥官,也不是一个好母亲。把自己的挚爱打造成战争机器,强压给她无法承受的责任,这最终还是遭到了报应。可惜我不能亲身补偿她,这个重担就落在你身上了。在诸多从指挥官中,你是最能理解我心意的。加油吧,我还有我的任务要做。”

颠簸的卡玛兹卡车中,厄普西隆的辅助指挥官,安东尼,茫然地看着作战指挥终端上的信息。这是一条延时讯息,前一天晚上就写好了,在安东尼接手云茹四个小时后才发出来。而这个时候,主教大人亲自执行劫持任务,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从讯息的内容看,她也许一段时间内都回不来了。

继续阅读领袖奴隶少女 第一章

♥ 作者: tsuki-no-hito ♥

领袖奴隶少女 序章

领袖奴隶少女 序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作者的话

本文是《心灵终结》的同人文。故事发生在心灵终结仪启动,反抗军利用悖论引擎架起屏障的一段时间后,也就是故事“时间胶囊”开始的时候。厄普西隆试图与反抗军停战,所以导演了一出交换人质的戏法。
在这个满是硝烟和血的地方写小黄文实在是一种折磨。但只要符合剧情和人设,我会尽可能设计温柔的情节,避免人物和读者的痛苦。
文章的主要内容是用丰富的道具和玩法调教以云茹为主的许多女孩子。我保证调教过程中没有男性参与。
原作没有提到异教的姓名甚至性别,因为他是指挥官,其他的身份并不重要。而本文中她比起是指挥官,更是一个女人。因此她需要一个名字。她叫达莉娅(Дарья)。
有的章节是纯粹的剧情,没有h要素,大家可以跳过,但有闲心的话看看也不错。

“你已经感觉到了,对吧,不可避免的死亡。”

“你总是认为自己做好了面对一切难题的准备。”

沃克网的全息回放中本不应有的突兀声音。

克什米尔,一处隐秘的地下工事,如回忆中的一样,云茹伴随着疾风小队的战士们,从狂兽人和毒气的暴乱中挣扎出来。

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个电话亭从管道和铁板间探出一角。

继续阅读领袖奴隶少女 序章

♥ 作者: tsuki-no-hito ♥

淫欲的赠礼 第八章

淫欲的赠礼 第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本作中可能存在与游戏设定不相符的剧情,比如科研船在战斗中获胜,科研船联合编队等。同时,我们无视航行中巨大的时间跨度,和可能的寿命论问题。不同物种的生理差异会在需要时重视,不需要时丢掉。本文不含剧情级大刀和18g级成分,请放心食用。也请读者大大在评论区发出希望看到的剧情。(下一话大概是野炊和户外play)
本片中设定地联的通用语言是世界语(Esperanto),与当前的世界语名字和功能一样,但详细内容不同。

“你说为什么非要等到这一话才去讯问俘虏啊?”千歌一边走,一边和基诺闲聊。

“可能作者是只鸽子吧。另外是因为,ta不会写男性的h描写。”基诺抱着一包道具,走在千歌的左边。“我听说男性看百合文的时候,潜意识里不是想着同时占有两个妹子,就是代入女生的身份去推另一个女生,一旦自己可怜的身体进入描写的范畴,就一下子慌张起来,又要想一番话语去推脱。所以现在海盗先生也成了女生,我们就可以调戏她喽。”

“我记得有个成语叫隔岸观火。”

自击败海盗之后过了四天,在第一个晚上,千歌没来得及脱离水手服版的乳胶拘束衣,就被基诺扛回去揉搓,作为一个抱枕和基诺睡了一个好觉。后来两天都在和人们一起修复船体,船员们探索了海盗船里面的设施,取走了粮食,合金,能量币等用的上的物资。千歌还复制了海盗的日志,获得了一些基本词的对应关系,这为制作同传提供了一些方便。

继续阅读淫欲的赠礼 第八章

♥ 作者: tsuki-no-hito ♥

淫欲的赠礼 第七章

淫欲的赠礼 第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七章 海盗

“敌袭!所有人警戒!”

雷达屏幕上的红点标志着不速之客的位置.这个红点对任何回答均无反应,只是几乎匀速地向”欲望—紧缚”的航线右边贴近.这种行为只有一种解释:海盗.

“所有人注意,所有人注意,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富兰克林教授,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富兰克林教授”千歌对着麦克风又接着喊: “御都护君!你带老头子躲到能源室!其他人去大厅!”.回报是一声收到,和混乱的脚步声.

虽然科研船在舰船上没有装载武器,但仍然储备着单兵作战的装备,从警棍,手枪和防弹盾牌数量都足够,船员武装起来,就可以制服个别登船的歹人.如果敌方实在强大,那么凭借速度优势,还可以抓住机会紧急跃迁,至于会出现在哪里,那就看运气了.

魅魔的对策也类似,但是与地联的重装上阵不同,她们所有人都注视着灵息表的示数.千歌一边看雷达,一边看着灵息表.敌舰只是一艘由货船改造成的海盗船,个头很大,上面只有一挺机枪,却有数不清的火箭筒.更离谱的是,从灵息表上看,船上只有一个人.

继续阅读淫欲的赠礼 第七章

♥ 作者: tsuki-no-hito ♥

极欲与绝望之蛊 第四至六章

极欲与绝望之蛊 第四至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四章 寂静

后来我被贝克家的老板捡走了,其他店面,包括父亲的店,也分到了一个女孩.雷尼叔叔把我从怀中放下,仔细端详着我.

有一股香气,在左边,我费劲地扭着,把视线偏向左边.哦,那是大烤炉,里面还有热腾腾的玛芬.我小时候就喜欢拿着四个芬尼,从家门口一路小跑到贝克家,买一个用纸袋装的,热腾腾的玛芬,上面铺着豆粉,点缀着葡萄干,甜得让人忘不掉.往往没到家就已经吃完了,舌头上还有黄豆粉的味道.小孩子都喜欢雷尼叔叔.

他看着我,又看向大烤炉.脸色降下来了,又升起来,说”你,是克洛文尼亚家的女儿吗?”

!!!

我转过去,想说些什么,但是被塞子压得很死.

“我认得你的蓝眼睛,哦对了,你也喜欢吃玛芬.”

他将烤盘从炉中取出来,搛出一块放在盘子里.这块玛芬光秃秃的,上面什么也没有.

他有到我这来,看着我的脸.”顺时针,”伸向我的嘴,拧住塞子.喉咙里面很疼,我不由得抖动.

“忍一下,忍一下,放松,我要把这个拔出来”

他也扭得很用力,一圈多一点之后这个东西松了,就缓缓拔出来.

“呃呃呃呃呃”干呕.

继续阅读极欲与绝望之蛊 第四至六章

♥ 作者: tsuki-no-hito ♥

极欲与绝望之蛊 第一至三章

极欲与绝望之蛊 第一至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背景的背景

—-“报告元帅,本月财政状况愈加恶化,大量工人在各执政领的宫殿门前示威,我们已经采取驱离措施,但效果有限.瓦尔地区甚至有维稳部队叛变的信号……”
—-”大臣啊,我说,这种硬来的办法不会太顶用.听我的,只要在人群中间找点乐子,就能把注意力从财政问题上转移开来.”
—-”这样会引起公愤吗?”
—-”那又怎么样.我又没说把他们的路堵死,无论如何,总是要给些希望的”

第一章 风暴将至

我叫 珀莉(Polly),出生于一个小康之家,父亲是一位小魔导匠,母亲在中学教语文.我也许是受了母亲的影响,小小年纪就养成了很好的学习习惯,也许成绩还算不错吧,高考成绩在我们领都可以排到前一千五百名.选择志愿时经过一番权衡,又听从了父亲让我参军的想法,我选择了皇家骑士学院虽然挂着皇家的名号,但地点并不在王都,而是在我们的亚马拉领,再说就业面太窄了,课程很严格,训练很苦,对于想轻轻松松赚钱成名的人来说不是好选择.不过像我家这种没有背景的小人物,这就意味着一份稳定的工作,虽然苦些,但我相信我能顶住.

父亲真是有先见之明.就在大一学期快结束的时候,大萧条从诺亚帝国爆发,很快波及到整个大陆.许多人失去了工作.父亲有时候也会发信息,说家里很难支撑店面的租金.两个月后又说店面的这个区的领主被失业的人打死了,租金也不了了之,后来法杖和传送咒文的销量反而暴增.我叮嘱他留下几枚咒文,来防备任何可能的危险.有时我也想着自己的未来.大三之后,我们就会去各地的骑士团实习,那时候就真正地开始做骑士的工作.那时候我会不会将杖对准这些无辜的人呢?我不知道.

继续阅读极欲与绝望之蛊 第一至三章

♥ 作者: tsuki-no-hito ♥

淫欲的赠礼 番外

淫欲的赠礼 番外 – 黑沼泽俱乐部

番外 乳与薰衣草

夜幕将至,晚霞从西方地平线的乳白开始,沿着天球的纬度渐变,成为橙黄,靛青,融入星河的背景。枝干上悬挂的灯光依次点亮。活力四射的学生还在操场上你追我赶,恋人们并排而行,发出恋爱的声音,在路上投出成双成对的影子。

拉克塔刚从慢跑中恢复,从背包中取出毛巾,抻进衣服里擦汗。约么过了十分多钟,就背起书包,回家。

为了今天这一关键的“仪式”,她已经提前写完作业,招呼爸妈,腾出来今晚的大片空闲。用来干什么?榨乳。

远古时期,花房的原始人就学会了挤波罗斯的奶,或是让祭司享用,或是祭司假装供神,又在晚上偷偷喝掉。随后人类前来,“上位者”圈养成百上千的魅魔,用来改造,榨乳,然用一罐罐带血的乳汁填满他的奢华浴池。时至今日,工业化养殖场可以提供成箱的牛奶和羊奶,合成乳粉除了名字令人抵触,也没有别的问题,因而广泛应用于食品生产。总之,母乳的命运如同马一样变化——由生产走向生活,同时由低端走向高端。面对哭闹的婴儿,妈妈撩起上衣,露出粉红的乳头;走进一家茶馆,指名一位女仆,点一份热(ang)乎(gui)的现取奶茶—-有的店甚至允许客人亲自操作;“七日之祀”或是别的大小节日,自己的汁液精华可谓极具个人风格的礼物;健康快乐的青年所榨的乳汁含有独特的免疫蛋白和恢复因子,可以帮助大病初愈的患者更好地康复,医用级乳汁如同血液一样珍贵,以至于全国各医院都配有乳液库,将不同蛋白类型的乳汁装进小袋,分门别类的存好。

继续阅读淫欲的赠礼 番外

♥ 作者: tsuki-no-hito ♥

淫欲的赠礼 第五章

淫欲的赠礼 第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现在我们开始工作吧。”基诺已经在桌前坐定。

“啊?”

“啊什么啊,你要这几话再这样下去,读者都会认为咱俩只会搞黄色,带着学历都是充气的。”

“噗。。。。你这像是好好干活的样子吗”

“怎么了?”

“把你的捆绑解开,好好拿手写。”

“就不。还有,把你的手拿开——啊!”

“呼呼~”

“→_→” 

“UNE-张骞—-研究报告.md”

继续阅读淫欲的赠礼 第五章

♥ 作者: tsuki-no-hito ♥

淫欲的赠礼 第四章

淫欲的赠礼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四章 新年

不知为何,基诺今天总是鬼鬼祟祟的。上午说自己有事,躲躲闪闪地不见面,下午直接人就没了。平时要是基诺不在,那千歌就跟翻了天似的一通乱找。

但今天不一样,今天是除夕,大伙都在忙活着做年夜饭。

自从启航之后,千歌就突然惦记起了过年。小时候总是看着春晚上的无聊节目和有催眠效应的正能量相声小品,忍不住打起游戏来,或者走上街头,从几层楼高的走廊环视上方下方噼里啪啦响个不停的电子烟花。虽然城市的声光污染已经令人烦躁,新年总是能把它推向一个全新的高度。也许春晚就像半老不老的犟驴,总是怀念着旧时的好处,想要把那些好处安到当下的年轻人头上,丝毫不管年轻人接不接受,也不管有没有那个资格。荧屏里的少年少女昂扬地念着快乐的歌,帅得发假。

直到脱离这一切。踏上科研船的甲板,蓝色星球的一切吵闹都抛诸脑后,但身体已经形成了一种对热闹的惯性。每逢那个时候,总还要打开手机,播放故乡的吵闹,连几个视频,回应父母兄弟期待的目光。把手机声音调到最大,小小设备发出的声音填满了耳朵,但身体的其他部分异常地饥渴。春晚的末尾,总有各个地方,各个职业的人们发来祝语,但仅限最优秀的那些。她的船在她上任前曾被采访过,后来就没有消息了。似乎别的地方,人们过得都很幸福。

继续阅读淫欲的赠礼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