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玄月冥 ♥

黄金之花 希恩·拉克拉德篇

黄金之花 希恩·拉克拉德篇 – 黑沼泽俱乐部

迪尔扎纳,丛林之屋

“我们信仰‘天父’,祂是一切都初始,祂的再临将会洗清这个世界,将那些篡夺祂的权柄的人一一惩戒……”

另一边,三个纯白的少女围着石台中心象征“天父”形象的石柱跪坐成一圈,紧闭双眼做着祈祷。

跪坐在左侧的少女听着大屋另一头的大人们念诵教典的声音,以及篝火燃烧时的噼啪作响,时不时的偷偷睁眼瞄一下。

“……现今时机已到,那黄金之花便是天父复生的根本,找到它,便是找回了我们的信仰!”

听到大人们的话,偷瞄的少女干劲闭上眼睛,摆出一副“我在认真祈祷”的模样。

“孩子们,现在就是你们出场的时候了。”披着黑白相间长袍的人在火把的阴影中时隐时现,许多人举着火把跟在黑白长袍的教长身侧,火把映照了石台上的场景。

刻画着诡异符号的石台上,三名纯白的少女赤裸着身体,脖子上象征性的缠着一圈铁链,三条铁链相互交错,拧成一根又分开,最后并排摆放在一起。

黑白长袍上的白色在火光的映照下消退,最后变成纯黑。

在他的身边,两名同样是纯白的少年被推了出来,他们赤裸着身体,双眼被黑布遮掩。

继续阅读黄金之花 希恩·拉克拉德篇

♥ 作者: 玄月冥 ♥

黄金之花 阿德莉亚·维吉尔篇

黄金之花 阿德莉亚·维吉尔篇 – 黑沼泽俱乐部

提到维吉尔这个姓氏,历史学家们会迅速回想起所学的知识,这个姓氏代表着一位恶魔大君;一个古老的残暴家族;……

某位店长可能会无端联想到某把椅子。

而被平民所知所惧的,是一支冠以维吉尔姓氏的奴隶军,那是一支难以被平民理解的,怪物般的军队。

众所周知,只要被刻上奴隶印记,就不再拥有姓氏,哪怕曾经是王权贵族,也只能在消去奴隶印记之后才能再次拥有姓氏。

但唯独这支奴隶军不同,他们隶属于拓曼帝国对外扩张军,当他们被测试值得培养时,就会被带回军中进行洗脑教育,灌输帝国至上的理念和绝对服从的思想,通过考核者才能被冠以维吉尔这个姓氏。

要培养这样一支军队的开销极为夸张,“维吉尔”奴隶军虽然称呼是军队,但实际上只有近百人。

就是这近百人,几乎成为了其他国家中那些普通军队的噩梦。先进的试验型魔导装置,机械般的意志,怪物般的肉体,恶魔般的行为等等,都存在这支军队中。

继续阅读黄金之花 阿德莉亚·维吉尔篇

♥ 作者: 玄月冥 ♥

黄金之花 雅琳娜篇

黄金之花 雅琳娜篇 – 黑沼泽俱乐部

雅琳娜跌跌撞撞的在树林中乱窜。

那个长着四只蹄子四只爪子的怪物冲散了所有人,自己更是连食物补给都落下,好在那头怪物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至于是哪个倒霉鬼遭了秧,这就不该雅琳娜的事了。

四下乱跑摆脱想象中的追逐之后,雅琳娜这才肯停下来,四下打量周围的环境。

树丛,树丛,还是树丛。一望无际的树丛。

雅琳娜觉得自己可能是……好吧,一定是迷路了。

看着周围一望无际的低矮树丛,雅琳娜一时间想不起来自己是从哪里过来的,又怕自己乱走找不到出去的路,只能呆呆的站在那里,不断地转身观察周围的环境,想要直勾勾的看出个所以然。

当然,她完全看不出来。

也不能这么说,雅琳娜至少看到了不少长着小果子的树丛。

“至少不会被饿死了。”一向性格脱跳的雅琳娜乐观的想到,“果子沙沙的,种子也好吃!”

正因为如此,她才会轻易的相信那些邀请自己组队的人,也轻易的被那些人骗走了补给,被丢出来吸引那头四蹄四爪的魔兽。

继续阅读黄金之花 雅琳娜篇

♥ 作者: 玄月冥 ♥

黄金之花 瓦里安篇

黄金之花 瓦里安篇 – 黑沼泽俱乐部

拓曼帝国,三号对巢边境城

数个奴隶商人聚集在酒吧里,彼此戒备又尽可能的从对方嘴里套出些话。

自然,在这种环境下,绝大部分应酬都是不欢而散。

其中有几个奴隶商人在散场之后直奔自己的旅馆,连夜带着佣兵和妙龄的女奴出城,尽可能安全的深入巢。

“快走,你这个贱货!”

由于黄金之花的采寻要求,这些佣兵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奴隶在自己面前自由自在的活动,最多也就是过过手瘾,然后被奴隶商人狠狠的瞪一下。

他们可是走了正规渠道接的委托,就算翻脸也得等交了活才行。

经过一段时间的深入之后,佣兵们也干掉了一些看上去就不太正常的魔兽,至于哪里不正常……

它们都无视了佣兵算吗?

等到达了预定的目的地,一部分佣兵扩散开来检查周围,一部分佣兵开始扎营,他们将在这里呆一个月,等这些奴隶回来。

继续阅读黄金之花 瓦里安篇

♥ 作者: 玄月冥 ♥

黄金之花 序章

黄金之花 序章 – 黑沼泽俱乐部

阿斯利康王国,威尔乔城,下城区,落叶街,秽花酒吧

下午8时

酒保站在吧台后面,看着吵吵嚷嚷的酒客,手里拿着算不上干净的细布,擦着满是划痕、完全不对称甚至没办法摆平的次品水晶杯,视线却瞟向酒吧门口。

那里站着店长新买回来的亚人奴隶,据说也是亚人奴隶和人类奴隶的混血,只长了亚人的兔子耳朵和尾巴。

她穿着店长去定制的……“兔女郎”服装?好像是叫这个名字。

在酒保看来,这件衣服再搭配一些店长自制的小道具,就让穿着这些的奴隶……侍者,变得有意思了许多。

而那个新来的侍者,被店长套上了勉强遮住胸口和下身的“兔女郎”服装和一个会自己动来动去的小玩意之后,用手铐和脚镣把她拷在门口的挂钩上,让她被迫高举双手,又给了她一块写着打折饮品和特色饮品的白色看板。

只有等到酒吧打烊,店长才会去把那个新来的侍者放下来。

在这之前,她就只能忍受着体内异物挑起的感觉,尽量维持理智,向那些不识字的酒客一遍一遍回答对方的问题。

继续阅读黄金之花 序章

♥ 作者: 玄月冥 ♥

装修

装修 – 黑沼泽俱乐部

这是一处三室一厅两卫的商品房。

作为我的第二处房产,当做我个人的基地是完全够用了。

当然,这里的基地指的是爱好方面的,我又不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为了玩过家家去找一个隐蔽的小空间。

……等等,这么想好像还挺像的。

总之,这里是我为了我那难以启齿的爱好准备的。

这里将会被装修成一个小小的监牢,用来关押一个,或者几个自愿进入的人。

我将是这个小小监牢的典狱长,完全管理这这里的一切。

这样做的话,我就不能找那些常规的装修公司了,防止被他们报警,我可不想被当做犯罪预备役。

于是我花了点钱,聘请了那座自动化城市的“高楼”来为我装修。

继续阅读装修

♥ 作者: 玄月冥 ♥

直播之变成抱枕吧 第六章

直播之变成抱枕吧 第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距“死亡”的那天已经过了五年。

小黎和小安就生活在那个大玻璃箱中,作为西岛池流的宠物。

小佐和小冰最终也没有被交给小黎,毕竟小黎要照顾小安就已经费尽心思,再添一个宛如活人偶一样的小冰那可是太难为她了。

于是在西岛池流的授意下,小冰被用额外的拘束组件彻底固定在椅子上卖给了一个富佬填充私人收藏。

而女仆小姐也换了两遍位,还记得这一位胆小的女仆小姐刚来的时候被玻璃箱里的小黎和小安吓得差点哭出来。

据西岛池流说这位女仆小姐是她打算长留的,在乡下找的一个说是对这个圈子感兴趣的小女生。

仅仅是感兴趣。

那位小黎最开始见过的女仆小姐如今住在一个完全封闭的小玻璃箱里,小到她必须蜷缩成一团才能在里面稍微活动一下。

继续阅读直播之变成抱枕吧 第六章

♥ 作者: 玄月冥 ♥

直播之变成抱枕吧 第五章

直播之变成抱枕吧 第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五章 直播之变成椅子吧

经过了三天的适应,小黎总算是习惯了在玻璃箱里的日子,而且依据西岛池流的要求,每天离开玻璃箱和回去的时候都要洗个澡,洗掉小安的口水。

虽说是习惯了被当成观赏动物一样的生活,但是西岛池流经常会在小黎放松下来的时候搞突然袭击,指随机打开被封在她体内的某个道具。

据说小安体内的道具基本上是“只要醒着就保持开启”的状态。

这让小黎时不时就会面临小安的索吻和擒抱,而且偶尔在小黎背着小安的时候,因为小安高潮造成的身体僵直,差点勒断小黎的脖子。

不过自那之后西岛池流收敛了一点,至少小安没有受到太突然的刺激。

在第三天,西岛池流似乎是意识到两个一直光着身子的人跟在自己身后是多么奇怪的事情了,她终于拿出了两件衣服给小黎和小安穿上。

虽然是两件死库水和袜子……一件棉质的,一件白色半透明乳胶的。

棉质死库水和配套的白丝是给小黎穿的,根据西岛池流的说法,这件衣服可以有效防止小安的口水流的满地都是。

继续阅读直播之变成抱枕吧 第五章

♥ 作者: 玄月冥 ♥

直播之变成抱枕吧 第四章

直播之变成抱枕吧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四章 安排的明明白白

咚咚咚

“来了……”小黎跑到大门前,正打算开门时突然停顿下来。

这一幕有点眼熟。

上次这个剧情的时候闯进来一个人,而那个家伙现在还在储物柜的小盒子里塞着呢。

小黎皱起眉,回忆起之前的事情,不过还是安慰着自己。

“总不能连续两次来人捣乱吧……”

当然,说是这么说,但小黎还是警惕的把新装的防盗链挂上,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大门。

然后她就看到一把大号的水管钳快速伸了进来,嘎吱一下夹断了防盗链。

“……卧槽!”小黎反应飞快,连忙用力想要把大门关上,但可惜水管钳就卡在那里,小黎再怎么用力也无济于事。

下一秒,大门就被一股大力推开,小黎用尽全身力气按住的门轻松把她甩飞,也让小黎看到了自己家大门外有什么东西,啊不是,有什么人。

从狭窄的门往外看,有至少三个看着就让人联想到肌肉块的墨镜黑西服猛男,其中一个猛男一手提着小巧的水管钳,一手放在门上,不过神情有些小尴尬。

继续阅读直播之变成抱枕吧 第四章

♥ 作者: 玄月冥 ♥

直播之变成抱枕吧 第三章

直播之变成抱枕吧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三章 直播之变成盒子吧

咚咚咚!

“来了!”小雅打开大门,看到了一个正在打哈欠,看上去很憔悴,身高只到自己脖子的可爱的女孩。

只不过对方摆着一副臭脸,看到小雅开门之后突然用力掰门,让小雅险些摔倒。

趁着这个空隙,女孩快速从小黎身边钻过,高跟鞋踩地板的哒哒声迅速远去。

“喂!你谁啊!怎么闯别人家啊!”被幌了一下的小黎抓紧门把手站好,刚一回头就看到女孩走进小安的房间,“你给我出去,不然我就要报警了!”

小黎生怕对方翻出点什么社死的玩意,但又想起来之前自己拿道具玩小安的时候没收拾,头皮一紧赶紧跟了上去。

然后差点和对方撞了个满怀。

对方似乎是进屋之后转了一圈就立刻出来了。

继续阅读直播之变成抱枕吧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