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无面万容 ♥

雪人

雪人 – 黑沼泽俱乐部

正月,北方某村

一男二女为庆祝新年回到老家,被安排到一幢新盖的二层小楼暂住。

雪儿是苏的小奴兼女友,花花则是雪儿的闺蜜。

在早之前,雪儿和苏还不认识的时候,就是花花和雪儿在一起玩游戏,相互的。

自从苏不小心撞见花花和雪儿之间的事情之后,两人的游戏就变成了三人。

准确说是苏在和雪儿玩,顺便带上花花。

年末,因为老板不知为啥大气的批了一个月的年假,三人在一起玩了个开心。

直到苏表示要趁年假回老家探望家人,不想离开主人的雪儿便找了个理由要和苏一起去。

另一边的花花因为从小父母离异自己生活,不想新年独守空房的她就也嚷嚷着要一起去。

于是三人大包小包带着礼品和各种道具一起上了路。

村里没有城里那么多规矩,但村里的规矩也不少。

继续阅读雪人

♥ 作者: 无面万容 ♥

愿望单

愿望单 – 黑沼泽俱乐部

高楼,第三展厅

两个长相相似的女孩子将手中的《许愿单》交给一边站着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没有去看两人递过来的纸张,收下之后对两人行礼便转身离开。

两个女孩子对视一眼,脸瞬间就红到了脖子。

她们来的并不凑巧,第三展厅的所有展台都是空的,都已经出租了出去。

不过通过立在展台旁的电子看板,两人倒是知道这里展出了什么东西。

全部都是经过改造之后的成品,比如介绍上说用两名少女制作的抱枕;或者是一个折叠到极限后被密封在完美圆形中的女孩子;又或者是一个半触手化的少女……

之类的东西让两位女孩子看着就有种遍体生寒的感觉,尤其是那些看上去活灵活现的看板装饰,再搭配不那么明亮的光线,有种它们会突然睁开眼睛跳下来的错觉。

还好这里经常就能看到工作人员巡逻,给恐怖的气氛添加了一些正常感。

继续阅读愿望单

♥ 作者: 无面万容 ♥

半人马与骑士

半人马与骑士 – 黑沼泽俱乐部

“你醒了?”

迷迷糊糊间,兰月好像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传进耳朵里。

她勉强睁开眼睛,眼前因为缺氧黑蒙蒙一片,只能看到几根线条组成的混沌图案在活动。

此时兰月正蜷缩成小小的一团,被保鲜膜缠死安置在小号行李箱里,脸上还戴着一个呼吸抑制面具,设置只能通过相当稀少的空气。

兰月只能通过这点稀薄的空气维持生命,始终保持在缺氧的状态,这让她没力气去挣扎,也没力气去思考。

这对身体很不好,不过考虑到兰月之后会变成怎么样子……人傻了也就傻了,不重要了。

开个玩笑,兰月现在可不会因为区区缺氧就搞坏脑子,更不会死。

将兰月从行李箱里抱出来放在床上,女人找出剪刀随意割破保鲜膜,把蜷缩成一团的兰月解放出来,平铺在软绵绵的床上。

努力眨动眼睛,视线勉强恢复了一点,兰月看到一个女人对自己伸出了手,好像是在抚摸自己的身体。

继续阅读半人马与骑士

♥ 作者: 无面万容 ♥

拉力赛

拉力赛 – 黑沼泽俱乐部

“欢迎,请出示您的请柬。”身着红马甲的侍者站在门边,恭敬的对每一位停在他面前的人行礼。

我眼神飘忽,从衣兜里拿出了一个皱皱巴巴的黑色请柬。

侍者手上动作微不可查的顿了一下,随后自然的接过我手中的请柬,快速确认里面的内容以及我的身份之后,他努力将请柬抚平,然后交回到我的手里。

我只能尴尬的假装没注意,压低鸭舌帽低头溜进了大门。

一路上顺着明亮标牌的指引,我和许多同行人一起穿过较为黑暗的走廊。

一路上,这些带着各式面具来掩饰自己的人们都看到了一个戴着鸭舌帽和口罩,显得和他们格格不入的人。

相信他们也在好奇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家伙混在自己身边吧?

我一紧张就开始胡思乱想,双手揣进衣兜,腿上的动作却变得愈发僵硬,身上头上汗水狂飙。

继续阅读拉力赛

♥ 作者: 无面万容 ♥

小玩具(有),大动作(无)

小玩具(有),大动作(无) – 黑沼泽俱乐部

宁宁趴在床上,看着面前笔记本电脑上的画面出神,久久不能平静。

画面上,一个女孩全身的孔洞用安装了传送门的乳胶棒塞满,然后塞进全包乳胶衣里密封,再戴上种类、数量繁杂的拘束具,最后装进压缩袋中抽掉空气,变成了一件摆放在橱窗中的商品。

宁宁面色潮红,呼吸粗重,注意力死死盯在电脑屏幕上,完全没发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人。

“哎呦!”宁宁屁股被重重拍了一下,吓了一跳的她急忙按下笔记本电脑的屏幕,捂着屁股爬起来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人。

“卫露姐,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进小偷了呢。”宁宁空出一只手按住起伏不定的胸口,对卫露撒娇道。

“行了,就算真的进小偷你都不会看见的。”卫露撇了一眼合上的笔记本电脑,眯起眼睛,“没想到你口味居然这么重哦。”

“怎、怎么了,上次不就是玩脱了嘛,再说你玩我的时候不也乐在其中嘛。”宁宁硬着脖子狡辩。

继续阅读小玩具(有),大动作(无)

♥ 作者: 无面万容 ♥

看板娘

看板娘 – 黑沼泽俱乐部

“高楼”,一个难以描述的地方,其掌握着远超当前科技水平的迷之产业。

尽管其以情趣物品为主要商品,附带供应一座城市的大部分公用资源。

……但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莉莉拿着一张印有“高楼”字样的招聘传单,抬头看着这栋在大量都市传说中出现的大楼。

(咽口水)

莉莉再次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传单,确定位置正确之后走进了大门。

迎面而来的,是一名留着披肩长发,身着ol装的“工作人员”,从留着电子光斑的眼睛中就可以看出,这是高楼的产品之一——活体人形,很明显搭载了“高楼”自己的AI。

“你好,我想……来找份工作。”莉莉看着面前着装正式的“工作人员”,一想到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就忍不住脸红起来。

“欢迎,应聘者,请和我来,我们需要对您进行详细的评估,以确定您可以胜任我们给出的‘工作’。”活体人形并没有对莉莉的神情有任何反应,只是按照设定的规则,按部就班的对莉莉进行详细的工作内容介绍。

继续阅读看板娘

♥ 作者: 无面万容 ♥

黄金之花 拉贝·德斯拉诺篇

黄金之花 拉贝·德斯拉诺篇 – 黑沼泽俱乐部

阿斯利康王国,威尔乔城,下城区,落叶街,秽花酒吧

深夜

结束了一天工作的店长正端着一杯咖啡,看着手中这块世间仅此一块的平板电脑,上面正显示着一个场景快速抖动的画面。

在店长的脚边,被数种拘束具联合绑成一团,趴跪在地毯上的小血族正尝试着用魔力展开虚幻的双翼,但晚饭都没吃的她根本没法对抗“有点抗魔效果”的拘束具。

店长抿了一口咖啡,歪头看了一眼在地上摇晃的小血族。

将小血族剥干洗净之后套上透明的乳胶衣,下身的三穴塞入成套的透明发光振动棒,粗大的棒体连接受过扩张训练的佼佼者也有些不堪重负(虽然对其他人来说这个喜欢搞事的家伙被迫害是很值得亲自动手的),但只开了非常微弱的震动。这样只要视角对好,就可以轻易看到三个肉洞的腔室。

半米长的同材质乳胶棒也强行塞进小血族的嘴巴里,末端的塞口球胀大之后卡主了小血族的嘴巴,异物的刺激和窒息的感觉让她的两颗尖牙不自觉的暴露出来。

当然,对于魔法生物来说,区区窒息是不会致死的,只是对于习惯了呼吸回蓝的小血族来说,少了一个回蓝方式有些别扭。

小巧的乳鸽被银制的十字乳钉刺穿,材质本身的净化能力给小血族带来了些许痛苦,不过还可以忍受,而且在稀释后媚药的作用下,丝丝快感从疼痛中抽离,变成了不喜欢又想要的感觉。

继续阅读黄金之花 拉贝·德斯拉诺篇

♥ 作者: 无面万容 ♥

黄金之花 希恩·拉克拉德篇

黄金之花 希恩·拉克拉德篇 – 黑沼泽俱乐部

迪尔扎纳,丛林之屋

“我们信仰‘天父’,祂是一切都初始,祂的再临将会洗清这个世界,将那些篡夺祂的权柄的人一一惩戒……”

另一边,三个纯白的少女围着石台中心象征“天父”形象的石柱跪坐成一圈,紧闭双眼做着祈祷。

跪坐在左侧的少女听着大屋另一头的大人们念诵教典的声音,以及篝火燃烧时的噼啪作响,时不时的偷偷睁眼瞄一下。

“……现今时机已到,那黄金之花便是天父复生的根本,找到它,便是找回了我们的信仰!”

听到大人们的话,偷瞄的少女干劲闭上眼睛,摆出一副“我在认真祈祷”的模样。

“孩子们,现在就是你们出场的时候了。”披着黑白相间长袍的人在火把的阴影中时隐时现,许多人举着火把跟在黑白长袍的教长身侧,火把映照了石台上的场景。

刻画着诡异符号的石台上,三名纯白的少女赤裸着身体,脖子上象征性的缠着一圈铁链,三条铁链相互交错,拧成一根又分开,最后并排摆放在一起。

黑白长袍上的白色在火光的映照下消退,最后变成纯黑。

在他的身边,两名同样是纯白的少年被推了出来,他们赤裸着身体,双眼被黑布遮掩。

继续阅读黄金之花 希恩·拉克拉德篇

♥ 作者: 无面万容 ♥

黄金之花 阿德莉亚·维吉尔篇

黄金之花 阿德莉亚·维吉尔篇 – 黑沼泽俱乐部

提到维吉尔这个姓氏,历史学家们会迅速回想起所学的知识,这个姓氏代表着一位恶魔大君;一个古老的残暴家族;……

某位店长可能会无端联想到某把椅子。

而被平民所知所惧的,是一支冠以维吉尔姓氏的奴隶军,那是一支难以被平民理解的,怪物般的军队。

众所周知,只要被刻上奴隶印记,就不再拥有姓氏,哪怕曾经是王权贵族,也只能在消去奴隶印记之后才能再次拥有姓氏。

但唯独这支奴隶军不同,他们隶属于拓曼帝国对外扩张军,当他们被测试值得培养时,就会被带回军中进行洗脑教育,灌输帝国至上的理念和绝对服从的思想,通过考核者才能被冠以维吉尔这个姓氏。

要培养这样一支军队的开销极为夸张,“维吉尔”奴隶军虽然称呼是军队,但实际上只有近百人。

就是这近百人,几乎成为了其他国家中那些普通军队的噩梦。先进的试验型魔导装置,机械般的意志,怪物般的肉体,恶魔般的行为等等,都存在这支军队中。

继续阅读黄金之花 阿德莉亚·维吉尔篇

♥ 作者: 无面万容 ♥

黄金之花 雅琳娜篇

黄金之花 雅琳娜篇 – 黑沼泽俱乐部

雅琳娜跌跌撞撞的在树林中乱窜。

那个长着四只蹄子四只爪子的怪物冲散了所有人,自己更是连食物补给都落下,好在那头怪物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至于是哪个倒霉鬼遭了秧,这就不该雅琳娜的事了。

四下乱跑摆脱想象中的追逐之后,雅琳娜这才肯停下来,四下打量周围的环境。

树丛,树丛,还是树丛。一望无际的树丛。

雅琳娜觉得自己可能是……好吧,一定是迷路了。

看着周围一望无际的低矮树丛,雅琳娜一时间想不起来自己是从哪里过来的,又怕自己乱走找不到出去的路,只能呆呆的站在那里,不断地转身观察周围的环境,想要直勾勾的看出个所以然。

当然,她完全看不出来。

也不能这么说,雅琳娜至少看到了不少长着小果子的树丛。

“至少不会被饿死了。”一向性格脱跳的雅琳娜乐观的想到,“果子沙沙的,种子也好吃!”

正因为如此,她才会轻易的相信那些邀请自己组队的人,也轻易的被那些人骗走了补给,被丢出来吸引那头四蹄四爪的魔兽。

继续阅读黄金之花 雅琳娜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