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Navi149 ♥

花折的堕落日常 第一至六章

花折的堕落日常 第一至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老师正在讲台上讲课,花折坐在她的座位上努力的记着笔记不过今天的她显得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因为今天她那一成不变校服下方穿着一些有意思的“小玩具”。

花折的小穴中两颗可爱的小跳蛋尽管没有打开但是小穴中的异物感还是不断的传来一丝丝的快感,后庭更是塞着一颗直径大概有5厘米左右的肛塞,今天出门时要不是用了点润滑油以花折那刚开发没多久的菊穴大概率是塞不进去的,不过就算用了润滑油塞进去之后巨大的扩张感也在不断的刺激着花折。

乳首上自然也少不了小巧精致的乳夹,本来还配套了两个小铃铛在上面的但是花折怕被发现就特意取了下来。

谁也想不到班上堪称女神级的人物花折居然在上学时身上还有如此多的配件,优秀的成绩姣好的外表这让花折在同班的男同学眼中都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女神。

白皙的肌肤加上一头柔顺的黑长直加上花折平时一直控制饮食而保持的良好身材,最重要的还有花折较小可人的脸蛋搭配上她灵动的眼睛可以说是个人无论男女都会情不自禁被她吸引。

再加上她那出名的百人斩的战绩,当然不是那方面的百人斩是指被告白后拒绝的人数,虽然百人斩可能有些夸张不过几十个人确实是有了,无论是学习成绩良好的学霸或是家中有钱的阔少又或者是体育满分的运动健将都在花折面前败下阵来。

感受着自己下体和乳首上传来的刺激花折不由得将双腿再次夹紧,但随着这点小动作下体的刺激却变得更加激烈在这股快感中花折达到一阵轻微的高潮。

继续阅读花折的堕落日常 第一至六章

♥ 作者: 玄月冥 ♥

黄金之花 阿德莉亚·维吉尔篇

黄金之花 阿德莉亚·维吉尔篇 – 黑沼泽俱乐部

提到维吉尔这个姓氏,历史学家们会迅速回想起所学的知识,这个姓氏代表着一位恶魔大君;一个古老的残暴家族;……

某位店长可能会无端联想到某把椅子。

而被平民所知所惧的,是一支冠以维吉尔姓氏的奴隶军,那是一支难以被平民理解的,怪物般的军队。

众所周知,只要被刻上奴隶印记,就不再拥有姓氏,哪怕曾经是王权贵族,也只能在消去奴隶印记之后才能再次拥有姓氏。

但唯独这支奴隶军不同,他们隶属于拓曼帝国对外扩张军,当他们被测试值得培养时,就会被带回军中进行洗脑教育,灌输帝国至上的理念和绝对服从的思想,通过考核者才能被冠以维吉尔这个姓氏。

要培养这样一支军队的开销极为夸张,“维吉尔”奴隶军虽然称呼是军队,但实际上只有近百人。

就是这近百人,几乎成为了其他国家中那些普通军队的噩梦。先进的试验型魔导装置,机械般的意志,怪物般的肉体,恶魔般的行为等等,都存在这支军队中。

继续阅读黄金之花 阿德莉亚·维吉尔篇

♥ 作者: 玄月冥 ♥

装修

装修 – 黑沼泽俱乐部

这是一处三室一厅两卫的商品房。

作为我的第二处房产,当做我个人的基地是完全够用了。

当然,这里的基地指的是爱好方面的,我又不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为了玩过家家去找一个隐蔽的小空间。

……等等,这么想好像还挺像的。

总之,这里是我为了我那难以启齿的爱好准备的。

这里将会被装修成一个小小的监牢,用来关押一个,或者几个自愿进入的人。

我将是这个小小监牢的典狱长,完全管理这这里的一切。

这样做的话,我就不能找那些常规的装修公司了,防止被他们报警,我可不想被当做犯罪预备役。

于是我花了点钱,聘请了那座自动化城市的“高楼”来为我装修。

继续阅读装修

♥ 作者: じょじゅ ♥

巨人列车

巨人列车 – 黑沼泽俱乐部

夕阳下的夕阳夕照,将它映照出来的那一抹橙霞光洒遍遍。一线看似悠闲的连接弯。这看似光明的一面背着靠着实实在在的美女的电视剧。烟雾是红色的,烟雾中,青蓝色的在黑色。

生锈的这些废品,能够,扭曲,扭曲的炼金器具,毫无统一的统一,整片街道就像打杂的素材乱七八糟的,一直以来,到了不同层次的装饰感。复杂的拼凑了高楼的感觉建筑的呼歪而过而过,在这短短的两缝间,像插着一样的插口斜插上斜插上空的白烟城市的烟针,从她那里,到处都是。孔洞建筑不断地展开,这些险峻的夜幕降临,但每一次都增建了一次惊险的色彩显示,在洞壁的绝壁中,从洞壁中的零处显露出来。的呼呼呼唤用不了这些洞洞,到处都能看到这些洞,一直到地下的地方,黑乎乎的,无论是在地下世界的地方,都可以一直走下去。

继续阅读巨人列车

♥ 作者: chenglan ♥

诗雅的拘束日记 第一至六章

诗雅的拘束日记 第一至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观众姥爷们,我的文采不算太好,观感上有点欠缺,谅解谅解,这篇文章主要讲的一个高中毕业生(诗雅)在一次机缘的巧合下,接触到了镣铐拘束,喜欢上了这种强硬而有无法摆脱的感觉,这种欲望在心里生根发芽,从此在这条路上越陷越深。

第一章 小雅的拘束体验(上)

经历了信息时代后,人们开始走向量子时代,人工智能逐渐成熟,机器人开始普及到每家每户。诗雅所管理的公司就是一家专做“职业管家”机器人的公司,根据不同人群的要求做植入了不同家政模式的机器人。

这个女孩叫小雅,今年才19岁,身高1米65,小的似乎不太合身的露脐装,紧绷着勒紧了她惊人的好身材,长得象洋娃娃一样可爱的面孔,却偏偏有一对呼之欲飞的翘乳,规模不太巨大,却造型优美,堪堪能让成年男性一手掌握的样子;细到只有一握的小腰,裸露出一段动人的雪白,可爱如小红豆似的肚脐仿佛在告诉所有的人——并不是所有的女孩都有资格穿露脐装的。

这样让男人们欲罢不能的女孩,心里有着自己的小秘密,打小时候就喜欢被人拘束起来把玩,无法逃脱的感觉。18岁那时爸妈以拓展业务为由去其他城市发展,把这家公司给她管理后,这种想被拘束的欲望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最近公司里面出了第三代机器人管家,相比起前两代会多一些自主判断能力,小雅看到后,就有了想法,想拿一台回家给自己作玩伴。自己玩拘束实在太无聊了,想来点新花样,可是亲朋好友谁也信不过,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于是趁着这次淘了一台回家。

继续阅读诗雅的拘束日记 第一至六章

♥ 作者: Tokavolin ♥

本人一步步成为抖m小伪娘被调教的二三事 第十五章

本人一步步成为抖m小伪娘被调教的二三事 第十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五章 “她”,与“她”讨厌的人

“她”的故事到此正式结束了,我也是松了一口气。想必不少读者老爷对“她”的心路历程并不怎么感兴趣,我对大家诚恳地说声抱歉。但我想要用较为认真的态度来探讨的内容,就到此为止了,从下一章开始,就只有ghs啦~

大主人总是喜欢一股脑地打出大段大段的文字,然后冷不丁地就一口气全发送过来。

感觉他也有挺强的倾诉欲呢,也许,他也意外地是个怕寂寞的人?

不对不对,搞不好这也是他早就准备好的模版而已——每当遇到我这样感兴趣的人就发来钓鱼,只是把我们往更深的深渊引的楔子罢了。

到最后,解铃还须系铃人,把我从胡思乱想的思绪中揪出来的,还是一下子就铺满了我的视线的大段文字。

我还是老样子,跪坐在床上,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在从前玩这个游戏的经历中,也有很多人对我说过,他实在想不到他讨厌的人,这种情况我一般会认为是他对我有警惕心了。

继续阅读本人一步步成为抖m小伪娘被调教的二三事 第十五章

♥ 作者: Tokavolin ♥

本人一步步成为抖m小伪娘被调教的二三事 第十二章

本人一步步成为抖m小伪娘被调教的二三事 第十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放个图,图文无不无关,各位自己脑补()

第十二章 考试周的小插曲

大学的考试周,总是来时觉得很突然,去时却又觉得很突然。

对着各种资料忙碌了三四天以后,等到考完最后一科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本人喜提寒假了。

不得不提的是,恰逢考试周紧张复习的时候,有一个关于我的小插曲。

复习的时候本来精神压力就大,我在锁里憋到胀痛的下身更是雪上加霜,总是在我背书的时候,让我脑海里浮现出一些想入非非的画面。

TMD,复习怎么成了这么个样子?

对于这种影响我复习的事情,

不能犹豫了,一定要出重拳!

才不是我想从锁中解放来一发的借口,一定不是。

在荷尔蒙的无形驱使下,我干了一件让我后悔万分的破事。

继续阅读本人一步步成为抖m小伪娘被调教的二三事 第十二章

♥ 作者: / ♥

放置 第一章

放置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一周之后的周六,我打开了专门放道具的杂物室,翻出来需要用到的装备。我从头上的装备往下的顺序开始找,防止漏掉什么。

眼罩,阳具形状可以顶到喉咙的口球,一个金属的项圈,两个乳环,金属的臂拷和手铐,一个在不同方向有8个D形扣的金属腰环和一个束腰,一个有长金属链的肛钩,可以和手铐的链条还有项圈的环连起来,一串有5个直径6厘米的橡胶肛珠,连着尿袋的导尿管,5、6个可以一起在app上控制的跳蛋,郊狼和8个电极贴片,一个塞入的电击蛋,高跟鞋锁,十多把锁和两个电子锁,一大瓶仿精液的润滑液和一个强制罚站器。

罚站器我定制的,是脚镣的样子但是中间的链条是三节钢管,可以通过拆装来选择是并腿还是开腿,中间有一根竖起来的杆子上面连着一个炮机,不是定制的版本上面只是一根假阳。定制的师傅和我说3天就能弄好然后发出来,但是后来发现太重了杆子撑不住,他想左右再加两根钢管连到底座上,但是我觉得那样会变的很丑就没让这么弄,后来让师傅找了更好的材料弄了个,半个多月才发出来。为了这个炮机我还买了移动电源,来给这个要插插座的炮机供电。

杂物间里的东西拿完了,我再去到客厅的抽屉里拿了十几个定时锁,到时间了锁会打开,甩一下锁就下来了,这样就算在自缚也可以打开。再去到厨房的工具箱里拿了一把螺丝刀,一个钳子和一卷胶带,再抓了一堆短的螺丝放在台子上。

继续阅读放置 第一章

♥ 作者: 1183781532lème ♥

这离谱的系统 第一章

这离谱的系统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午夜的十二点,在这个处于今明两天交界的时间点,通过阳台阁楼的窗户可以看见外面的的街道几乎一片漆黑,只剩下几盏黯淡的路灯还在勤勤恳恳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村子里的人应该都已经睡着了吧,因为月假而回到老家的沈月这么想道。

我叫做沈月,今年十七岁,单亲家庭,父亲在外省经营着一家大工厂,所以家庭还算富裕,但也因为工作原因,父亲一年也回不了家多少次,于是,我便有了足够多的私人空间来满足我自己的奇怪性癖。

我是一名性别男爱好女的CD,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每次月假我都会舍弃城里父亲给我买的那栋小别墅回到这个被我改造成秘密基地的乡村老家来,因为大部分年轻人都在城里上学或工作的原因,老家基本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而且他们作息都十分规律,深夜外出发情时完全不必担心被发现的尴尬。

就比如今晚,在学校里憋了整整一个月的我几乎已经是欲火焚身,决意要在今晚好好折磨折磨自己。

继续阅读这离谱的系统 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