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yang bing ♥

烛心 第二至四章

烛心 第二至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北国篇

第二章 沫弦鸟平

来到北飞镇,青木按着遗书来到了一座位于悬崖附近的房屋,青木打量着这个小镇,小镇坐落在利林长崖附近,悬崖深约五千米,只有十几户人家住在这里,青木走进房间,想到:“不知不觉就已经忙忙碌碌的来到这里了,但是我该从哪里开始呢?”

青木用纤细的手摘下了眼罩,他的灰色双眸如宝石般一样美丽,他看向手里的眼罩,想到:“这眼罩,遮住的可不只是黑白的世界,更遮挡了与黑白世界的沟通。烈火家前年的荣誉,看来要栽在我手里了。”青木不想再想下去,他重新戴上了眼罩,准备出去观察小镇的地形,青木在小镇观察的途中,意外听到一家人有打斗声,走过去才知道是一家人家里进了山贼,青木本来不想多管闲事,可是他想起了小时候母亲对他说的一句话:“有时候,荣誉的机会就在你面前。”

青木没有过多犹豫,冲了进去,山贼拿着劣质的砍刀,说到:“你这小子,别管闲事!”青木拔出刀来,双手紧紧握住刀柄,紧张的做好迎战的姿势,山贼看青木握刀的姿势,邪魅的笑了一下,心里想到:“什么嘛,原来是个外行人,看他手里的刀倒是不错,拿去可以买不少钱。”山贼单手握住砍刀,向青木劲直冲去,青木向山贼用力的砍了下去,山贼用刀挡住了攻击,“你的手臂一点劲都没有,呵呵,倒是拿了把好刀。”山贼说到,并弹开了青木,青木被冲击力推的重心不稳,向后倾倒,山贼把握机会向青木劈去,此时的青木双眼雪花一片。

“叮……”青木没有被砍刀砍断脖颈,振刀的刺耳声让他清楚,有人提他挡下了攻击!青木张开眼,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位梳着长发的男子双手握住刀,与山贼对峙着,他身穿一件紫色的大褂,里面穿的一件黑色连体衣,他向后退了一步,退出了与山贼的对峙,“哎呀!”男子在后退时,左脚绊右脚把自己绊倒了,“他居然自己把自己绊倒了?”

继续阅读烛心 第二至四章

♥ 作者: 鹤 ♥

云和学园 第五至八章

云和学园 第五至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梓月的黑体纹身

经历了为期两周的纹身恢复期,晴雯终于回到了云和学园的游泳馆,继续进行游泳训练,以应对期末向桃源校区冲击的目标。

这还是晴雯刺青完成后的第一次露出。此前,自己身上这件特殊的刺青泳装只被墨雨墨雪姐妹俩看过,这次,终于要在云和学园的同学们面前展现了。

在更衣室里褪下衣服,晴雯低头盯着自己绀青色的奶子和阴阜一阵遐想: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

晴雯脑内的自己此时仿佛化身成了群交本中的女主;被发现身上是淫乱的刺青泳衣后被众女团团围住,身上每一寸刺着绀青色的肌肤被七手八脚的揉搓着;双腿也被扒开,将绀青色的阴部和雏菊展示给大家……

“发什么呆呀!脱完衣服咱们赶紧去热身啦!”身旁的墨雨看上去早已习惯了自己身上这件刺青泳衣的事实。说着,拉着晴雯走出更衣室。

晴雯明显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两只小脚直在地上蹬来蹬去。最终还是拗不过墨雨,几乎是被墨雨拖着来到了泳池边上。

这个时间段游泳馆中来健身的人还是不少的。泳池边的白色躺椅上有在互相聊着天的好闺蜜,仿佛是在聊着什么有趣的话题,两女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胸前春光乍现。泳池中三三两两聚集的少女,有的单纯是为了玩耍洗水,身着比基尼,伴随着溅起的水花发出犹如百灵鸟一般灵巧的笑声;也有认真在游泳的少女,估计也是为了在未来的比赛中得奖。

继续阅读云和学园 第五至八章

♥ 作者: 鹤 ♥

云和学园 第一至四章

云和学园 第一至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晴雯的泳衣刺青

“哎呀,又输给你了呢”少女扶住泳池边缘,使自己的身体在泳池中保持稳定,对另外一旁的少女不服气的说道:“怎么你次次都比我快了这么多呀,明明我们平时训练都是在一起的!”

“你还好意思说?”一旁的少女一伸手,隔着学校泳衣掐住了少女肚子上的小肉肉:“晴雯,你看看你每天晚上睡觉前还要抱着薯片看番,那么高热量的食物肯定要涨肉肉啦~”

被掐着肉肉的晴雯也不甘示弱,伸手去戳一旁的少女的肋骨:“你懂什么呀!墨雨!我的体脂率可是标准的26.5%,反倒是你 天天嚷嚷着减肥减肥,现在可好,隔着泳衣我都能看到你肋骨的形状了!白骨精!”

墨雨轻轻身体一侧,抓住了晴雯伸过来的手指:“哼,是你嫉妒我比你游的快了吧,小肥猪!”说着撩起泳池里的水向晴雯泼去。银铃般的笑声随着两位少女娇躯的左摇右晃 充满了云和学园的游泳馆。

云和学园,是本市最大的女子学园,甚至包括学校的老师、领导都是由女性担任;故也被外界戏称为百合学园、蕾丝学园。学校面积极大,年级从学前部一直到大学部,研发部,每年都在向本市的各行各业输出着高质量人才。因而只要进入了云和学院,只要稍微努力学习,保证及格率就能在本校完成升学,后顾无忧。因此,学生就有了很多业余时间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

继续阅读云和学园 第一至四章

♥ 作者: 我谁啊我 ♥

鹰犬司记事录 第一章

鹰犬司记事录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大裕国的都城中,皇宫往南走五里来地,便是北楼之所在。之所以在南边还叫做北楼,是因为在其南边还有一个南院。都城里楼台院落不少,但这南院北楼,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这两个场所是那当今女皇麾下直属的鹰犬司审讯犯人之处。南院专关男囚,北楼则是那鹰犬司首领及其一干手下居住,并关押审讯女囚的场所。从外面看,这北楼虽是栋带有四栋小塔楼拱卫的三层建筑,却也不是这皇都中太显眼的建筑。但若是进入这北楼内部,那通向地下的房门后就不知隐藏了多少手段,多少秘密。然而今日,沉闷呻吟声从东南方的塔楼传出。

说是塔楼,其实内里是一间高约五米,占地十余尺见方的屋子。圆形的墙壁上只有四扇开得很高的小窗,而现在只有一扇是打开的。用来放火炬的架子上空空如也,于是这屋子中唯一的亮光就从那开着的小小窗户里射入,正好照在悬在空中赤裸油亮的肉体上。纤细白皙的身体被捆成青蛙一般的姿势,双手牢牢绑在背后,柔软的大腿被大大分开,紧缚于腰侧,纤细的小腿则牢牢靠在大腿下,双脚被捆在足踝后面的细棍限制住,只能与小腿以近乎锐角的角度固定住,而那十根圆润白嫩的脚趾更是被在根部套上铁环,用细银链牵着拴在地上的十个环上。

继续阅读鹰犬司记事录 第一章

♥ 作者: 未知 ♥

妻子无奈的决定 第六至十章

妻子无奈的决定 第六至十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六章

想着想着,我的睡意愈来愈重,不过这亦都是很正常的,经历了三次激情的高潮。

渐渐地,我就进入了睡梦当中,知道妻子就在我的身边,所以可以睡得很安心。

当我睡醒的时候,天色已经始转暗了,看来我是的午睡睡了很久。

而睁开眼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全裸的妻子,枕在我的旁边,深情的望着我。

「浩,睡醒了噢!有没有做了个好梦?」诗雨温柔的问我。

「没有啊,但是有妳在我身边,真的很有安全感,而且很喜欢一睁开眼就能看见妳的感觉。

」「我亦都很喜欢枕在你身边,静静的凝望着你。

」这一刻我意会到,就算妻子经历了什么,身体有什么夸张的改变都好,她仍是那个深爱我的诗雨,仍然是要跟我白头到老的灵魂伴侣。

只要我们共同努力捱过这两年后,所有事情一定会变好的。

「浩,你饿不饿?我们很久没有正正式式共聚晚餐了,所以我已经安排了一间不错的餐厅,我们快些出发吧!」「好的!我们快些预备出发,激烈运动后,我们都很肚饿了吧!」我换好衣服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候诗雨更衣,想不到五分钟后从房间出来的诗雨,穿着打扮仍旧和我想像的有很大差别,我以为妻子会换回比较低调的衣服跟我外出。

继续阅读妻子无奈的决定 第六至十章

♥ 作者: 未知 ♥

妻子无奈的决定 第一至五章

妻子无奈的决定 第一至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自从妻子参加了何氏大药厂的试药计画后,我们得到了一笔可观的契约金,从而减轻了我们的负担,现在我不用再挨夜工作,而小天亦已经开始了接受第一轮的治疗。

可能皇天不负有心人,善良的妻子感动了上天,让这个机会出现了。

所有事情都向着好的方向进发,唯有一样就是妻子从来不会向我提及试药的事情。

每次我关心她药物会不会有不好的副作用,又或者药物有没有令她身体不适,甚至连到底这药物的作用是什么,她都只会只字不提,而她的解释都会是因为和药厂签了合约,绝对不能透露何关于药物的资料,只是叫我好好放心,一切正常。

既然妻子叫我好好放心,对她绝对信任的我亦没有再过问试药的事情,只是每次当她从药厂试药回来后,都会亲自下厨,煮一顿比较丰富的晚餐去答谢妻子的付出,亦因为我们平日为了储钱所以只能是得清澹一点。

过去的半年,我们都活在阴霾当中,所有时间心机都只能放在小天身上,所以一直都没有行房。

今晚,我们终于能够好好的疼爱对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久没有作爱,诗雨竟然变得非常主动,以往温柔小鸟衣人的诗雨在作爱的时候一定要叫我关灯,亦都只会被动的躺在床中间,无论有多舒服都不会发出半点声音。

继续阅读妻子无奈的决定 第一至五章

♥ 作者: hzzicu ♥

瑶妻 第一章

瑶妻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文笔非常非常不好,练练手,慎看

第一章 今天是个好日子

今天是个好日子。早上九点三十分,我与谈了两年的女友瑶领证了!开车等红绿灯的路上,短信通知我的贞操带到了!真是福无双至今日至。

今晚不仅是我和瑶的结婚日,更是她的成奴三周年纪念日,是的,我的新婚妻子瑶是别人的性奴。并且在今天她更要收我为奴,做我的妻主。

开始准备晚上收奴仪式和纪念日的东西了。先是除毛,我坐在坐便器上,瑶小心翼翼地清除我的阴毛,她的聚精会神的样子,长发垂落下来,真的好美。不一会,我的下体就光溜溜的了,就剩下一个阴茎软趴趴的垂在那,像条小肉虫。然后瑶取出我的贞操锁,一个锅盖CB锁,“先试试看,带上这个你就硬不了了哦!”说着,瑶把CB锁给我装上。

emmm,锁有点小,马眼从排泄口凸了一个小肉粒出来,包皮也卡在锁里有点挤。看装好了,我随即站起来,跳了一下,铁制的有点重,蛋蛋被压得有点疼。 “好吧,就先这样吧,先过一下仪式,下次再给你换舒适一点的腰带锁。取下来吧!”瑶说着就把刚刚装上的锅盖锁取下来。

取下来之后,瑶说:“到我了,到我了!”瑶瞬间脱光衣服,露出她那白皙且匀称的胴体。我接过她拿出的两个金色铃铛,小心的取下她乳头的乳环,这是她成奴一周年时的“礼物”,然后将长针穿向她乳头上刚取下乳环的孔里,很快,两个乳铃就挂好了。她晃了晃乳房,铃铛马上叮铃铃,看起来好色哦!

继续阅读瑶妻 第一章

♥ 作者: / ♥

故事 第一章

故事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好久没更新放置那篇文章了,主要是因为想不出来故事怎么编的合理,而且也要上课还要打工没时间写,抱歉啦。我现在就是想的开一篇新的,然后没有剧情联系,每章之间独立(有些写不完的可能会分两三章),然后每章的内容就是我做过的任务,也不弄什么改变世界观的东西,就现实为背景,但是应该会在任务里偶尔加一点我不敢做的事情,不过基本上都是真事给大家讲出来。

我之前写完放置第二章之后想着写过单独的任务,但是发现自己好多篇幅都是写在任务之前的准备过程上,拿道具穿道具这些,怕大家看的无聊,就没有发出来。不过现在想的是无聊就无聊了吧反正先写,写完了发出来之后你们觉得哪里不好我再改,所以就又想写了。

然后我开了那个群之后我认识了里面一个人,他的一些任务的思路都很好很有意思,但是他没有人帮他实际执行他的任务,我就和我男友说了我去做几个他的任务可不可以,我男友也同意了,就加了他。然后后来疫情好了我男友工作上事情也很多,也没时间来实际给我出任务,我就经常和他聊然后做他的任务,他也给我一些改造的想法,我和我男友都同意了然后也都做了。现在弄的改造有好几个,最主要的是我定制了两个透明的中空肛塞(第一个我想直接一步到位弄了外部直径8厘米的,然后太大了没法弄,第二个小一点),然后一直塞着,来弄成永久扩张,排便的这些全都直接从中间的洞灌肠,平时在中间塞一个橡胶的球堵住后面的孔。现在弄了挺久了,后面直接是一个四五厘米直径的洞,试着用力夹紧后面也只是会微微的动一下,他说的这样括约肌已经是失活了,以后可能都就这样了。我现在已经不塞了,因为就算摘下来也没感觉有在缩小,然后平时就塞个普通的很大的肛塞来保护后面不被摩黑。

继续阅读故事 第一章

♥ 作者: zhaoziyangstillalive ♥

自动饲育 第三十八章

自动饲育 第三十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红龙回到大房子,是第二天早晨的事了。

昨天深夜,他原本开着租来的豪华越野车,带着还拖着大号行李箱的小女孩想要将她直接送到宅邸,但就在他将铃儿请上车后座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不太对头。

说不上是具体哪里不对,但眼前这个小女孩,无论是眼神还是神态动作都有问题。

就性取向来说,红龙并不抗拒这个年纪的小女孩,毕竟谁不是从青涩时代过来的呢。但眼前的小女孩毕竟和自己素不相识,犯罪什么的尚且次要,就算只引起无谓的尴尬和误会也是不明智的。

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把她先丢给住在附近的梵姬照看,明天一早带着梵姬和她一起前往大房子恐怕还稳妥一些吧。

于是第二天,当红龙发现梵姬和小女孩都不在家,打电话则直接不在服务区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失算了。

此时的大房子里。

“诶,讨厌,我刚刚才换好的新手套,不要过来啦!”

此时的雅琪,正在以一种别扭又好笑的姿势维持在大厅的一角。

继续阅读自动饲育 第三十八章

♥ 作者: jacky ♥

了解sm

了解sm – 黑沼泽俱乐部

这算是我写的一篇偏科普的文章,h的内容可能会比较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一位接触这个领域十余年的老手吧,应该算。不过不一样的是,我在很小的时候,大概小学三年级就意识到我是真心对这方面感兴趣,并且自身的才能也在这上面便于施展,所以可能会比很多人显得狂热一些。写这篇文章,是为了给一些新人讲解,也是想看看能不能钓出女m,一些老手要是有耐心,也可以对照文章相互映衬。

首先,应该明白的是,sm是在大众定义的黄色领域中唯一一个,可以产生非常多元且成体系文化的领域,不管是传统的施虐受虐、皮革,还是新兴的k9狗奴、乳胶等等都可以在sm中找到一席之地,sm本身是具有一定的艺术美感的。另外成为一名合格的调教者,除了这些知识,还最好需要懂得人体医学,心理学等方面的行外知识。所以,sm其实比大多数人想象的要庄重的多,即sm是一个复杂而正常的技艺,不管是行外还是行内的人,都没有资格歧视什么,没有高人一等,但是也不比别的在定义内的正常地位要低。所以,刚接触到这一领域的初学者们,无需觉得自己是不正常的,也不需要感到自卑(尤其是新进的m)。但是,也意味着,作为兴趣爱好容易,稍微懂得一些基础知识就可以,但是往上变得专业或者变得更精通就是困难的事情,所以也造成了,即使在sm圈中的人,对其的理解,也是有所偏差的。

对于s,基本的定义就是施虐者,但是s并非单纯的施虐,这会让sm失去原有的美感,是一种错误的理解。我将s简单的分为狼派和羊派,狼派是真正传统意义上的s,仅仅将m当做物件工具,随自己的心意喜好对其随意施展,对于别的奴隶,即使有主也会想方设法的弄到手,这是最初的由奴隶主(贵族)和他们的奴隶延伸出来的关系。而随着时代的发展,法律对人权的保护不断完善,羊派随之发展,羊派是伴侣关系和主奴关系的一种结合,也就是常说的温和派的sm。随着文明的发展,传统狼派不断被稀释减少,到了现在,已经几乎消失不见,而羊派迎来跳跃式的发展,不如说,现在对于sm关系的选择,人们会更倾向于羊派,这也是占有欲对现代的一种妥协。毕竟人们都更倾向于拥有自己的私奴。

继续阅读了解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