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Converse1970 ♥

伪娘战争 第二章

伪娘战争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章 海岛潜入

“准备好了吗?准备妥当就告诉我。”

“我准备好了。”

“好,祝你好运,出发!”

茫茫夜色中,平静的海面上漂浮着一艘小型渔船。而随着一声“扑通”,一个黑影迅速潜入了水中,宣告着新的秘密行动的开始。

刚刚出发的是冷田的“海狼”伪娘之一,代号海桃。她此次的任务是潜泳进入一座海岛。不久前,有另外三名伪娘战斗人员的定位信号在此丢失。而这座海岛已经得到了确认,岛上建有弯刀公司的人体研究设施,主要研究的是行刑拷问技术。因此,营救失踪人员迫在眉睫,时间拖的越久,这三名伪娘就越有可能遭到极其痛苦的拷问甚至是被处死。

洋桔梗背负着两瓶氧气,身着高叉的黑色紧身泳衣,下半身则是黑色的连裤丝袜和脚蹼。这身装备虽然看着简单,但却大有来头。紧身泳衣能刺激血液循环,防止身体长时间在低温海水中失去意识,同时还能监测身体数据并向母船发送实时位置等信息。黑丝袜则由新型材料制成,具有极高的韧性,主要是防止双腿被珊瑚礁割伤。同时,这双黑丝袜也能保证无需额外携带鞋子进行更换,上岸脱去脚蹼后就能直接行走移动,无需担心双脚因崎岖的地面而受伤、双腿被热带的剧毒蚊虫叮咬。

继续阅读伪娘战争 第二章

♥ 作者: 玄月冥 ♥

直播之变成抱枕吧 第四章

直播之变成抱枕吧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四章 安排的明明白白

咚咚咚

“来了……”小黎跑到大门前,正打算开门时突然停顿下来。

这一幕有点眼熟。

上次这个剧情的时候闯进来一个人,而那个家伙现在还在储物柜的小盒子里塞着呢。

小黎皱起眉,回忆起之前的事情,不过还是安慰着自己。

“总不能连续两次来人捣乱吧……”

当然,说是这么说,但小黎还是警惕的把新装的防盗链挂上,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大门。

然后她就看到一把大号的水管钳快速伸了进来,嘎吱一下夹断了防盗链。

“……卧槽!”小黎反应飞快,连忙用力想要把大门关上,但可惜水管钳就卡在那里,小黎再怎么用力也无济于事。

下一秒,大门就被一股大力推开,小黎用尽全身力气按住的门轻松把她甩飞,也让小黎看到了自己家大门外有什么东西,啊不是,有什么人。

从狭窄的门往外看,有至少三个看着就让人联想到肌肉块的墨镜黑西服猛男,其中一个猛男一手提着小巧的水管钳,一手放在门上,不过神情有些小尴尬。

继续阅读直播之变成抱枕吧 第四章

♥ 作者: maria in the cage ♥

Yes Master

Yes Master – 黑沼泽俱乐部

“你是谁?!”

这个正在试图把我双腿掰开的男人虽然一言不发,手上的力气却变得越来越大了。

我的力气终究比不上他,他还是抓着我的膝盖,强行把腿按到我的胸部。

我的双手被绑在床柱上,完全无法挣脱,加上被按住的双腿,我现在几乎动不了了。

他要干什么已经是一目了然了,我放弃和他沟通,只能说出最后的乞求了:

“求求你,轻一点……”

希望他能听进去吧,我祈祷着,为了我的生命安全,我把身体放松,他大概是感觉到了吧,按着我大腿的手也稍微松了一点。

我虽然很想闭上眼睛,但未知的恐惧还是促使我睁开了眼。

这个男人见我放弃了抵抗,于是放开手,改用手肘抵住我的腿,手掌则掠过已经被他撕破的白衬衫,放在了我的胸口。

他抓不到任何可以抓的东西,只能用手指玩我的乳头,痒痒的温热感从两端传来,这种感觉让我心情复杂。

继续阅读Yes Master

♥ 作者: Converse1970 ♥

地下的少女沈溪 第二章

地下的少女沈溪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章 绝望淹没

好好欣赏了一番沈溪被自己的帆布鞋笼罩、强制呼吸骚臭气味之后,我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在她的声音式微之后,我确定了她已经没了力气,这才放心地解开捆扎带,取下了那只帆布鞋。

“浑蛋!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虽然已经没了力气,沈溪却还在强撑着抵抗。我也不想出声,毕竟我要是开口说话,就一定会被沈溪认出来。于是,我转而拿起了早已备好的藤鞭,狠狠地鞭打在她的两腿中间。

沈溪“啊”的一声惨叫,之后就陷入了连续的急促喘气之中。即使是这样,沈溪也还是用微弱的声音,重复着一句话:

“你根本就不敢杀我,你根本就不敢杀我……”

继续阅读地下的少女沈溪 第二章

♥ 作者: Converse1970 ♥

地下的少女沈溪 第一章

地下的少女沈溪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故事所有情节与角色名字均为虚构,与现实绝无联系。

文章仅供消遣娱乐

真实生活中胆敢做出如此行径的,必将得到最严厉的惩处

序章

匆匆步入小巷道,环视一周确定四下无人之后,我翻开了脚下的窨井盖,沿着梯子爬进了下水道。沿着墙壁上斑驳的记号,我走到一扇小铁门前,拧开了门锁。

拉开电灯,呈现在面前的是一个被蒙住双眼的少女。她被绑在椅子上,强制打开了双腿以示人。虽然已经被捆绑的严严实实毫无动弹的余地,可是少女似乎仍然不甘心地在挣扎、在呜咽。我站在原地,外表毫无波澜,但其实,在内心,火焰已然开始轰燃。

我转身点起了一支烟,大脑则止不住地开始回溯过去。就像这污浊下水道里的水流一样,所有的东西,都开始汹涌而下。

这个少女,被如此绑缚在地下的密室,并非是毫无起因的。

继续阅读地下的少女沈溪 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