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霜寒 ♥

教堂 第八章

教堂 第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今天就是觐见教皇的日子吗?”霜寒看向莫离,这家伙正在整理着着装。将反光的亮白漆皮大腿靴包裹上自己双层裤袜的玉足,现在这对玉足对霜寒的吸引力小了些,毕竟已经被多次强行塞进嘴里了。

莫离穿的是一套精美的修女礼服,没有过多的装饰,但是长裙上的每一道褶皱,都散发着亮白色的金属光泽,脸上的面具换了一副,可能与本人的五官没有那么贴切,但是却有这圣母般的慈祥。

“是啊,但是,这次,不只是觐见!”莫离面具下发出沉闷的声音,嘴角列出一抹诡异的弧度,戏谑地笑道,“想看看教皇的真面目吗?”

“主人,您作为新任教皇的时机已经成熟了,我们六位修女将拥护您上位。”从霜寒背后阴影中走来的艾莉,全身包裹在厚重且华丽的亮金色乳胶修女Lolita内,修女头巾下的金面具貌似也换了一副,微眯的双眼与精制的嘴唇鼻梁,宛若蒙娜丽莎般优雅恬静。

随即莫离和霜寒坦白了一切,原来教皇的行径早就让其无法忍受“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被无止境的禁欲吧。冤种,自从你来了之后,我获得了不少的快乐,还不用担心被教皇发现,所以,我不想失去你!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解决教皇!这样整个[教堂]就能革新!你也可以名正言顺地当我的男友,或者是私人奴隶~”

继续阅读教堂 第八章

♥ 作者: 霜寒 ♥

教堂 番外篇一

教堂 番外篇一 – 黑沼泽俱乐部

番外篇一 复制人

“嫌疑人406号!你被指控有故意杀人罪,强奸罪,你认不认罪!?”

“嫌疑人408号!你被指控有贪污罪,认不认罪!?”

……

在[教堂]的深坑近乎底部,有一扇通往羁押犯罪嫌疑人所在监区[认罪教堂]的铁索桥。

如果说在赎罪教堂本部这里,犯了罪,可能对你处刑的[磔罚修女]还会于心不忍,或是由几位大修女来亲自动手。

虽然结果可能同样好不到哪去,但是比起[认罪教堂]中的嫌疑人,那至少还有死亡作为归宿。

[认罪教堂]中的嫌疑犯,如果拒不认罪,对他们进行拷问的[酷吏修女]可以逐渐使用酷刑,直到犯人奄奄一息,但是她们会确保犯人不会死亡,否则可能会被[赎罪教堂]的人追责。

总的来说,[认罪教堂]和赎罪教堂属于一种上下级的关系。

继续阅读教堂 番外篇一

♥ 作者: 霜寒 ♥

教堂 第七章

教堂 第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我这是……”一位眉清目秀文质彬彬的少年缓缓睁开了眸子,一对招子很是清澈。

“在哪?!”

但周围是全白的吸音棉,完全没有门的迹象,就连脚下都是厚重且蓬松柔软的海绵地面。

自己则是被捆着拘束服,双脚被锁着捆绑带,放置在这里。

事实上,[教会]组织的建立之初,定义便是要惩罚那些法律所不容的犯罪分子,且是要作为地狱而存在的。只是早期的教会管辖范围比较宽松,一些至少是看起来不那么道德的行为也被归于其中。毕竟,以[赤修女]这种轻淼淡水罪名,是绝无可能在如今的[教堂]中被拷问的。

……

作为[教堂]组织的首位修女,兰可是有这丰富的经验,每次[教皇]尼菈指派其的任务,都能圆满完成。

“嗯~”葱白的玉指划过平板电脑,上面是羁押人员的犯罪名单,兰的嘴角裂出一个微妙的弧度,“同时脚踏三条船,但却只骗感情不骗身,祸害过十几位姑娘,臭名昭著的偷心贼……”

“看来,他是最佳的人选,不过……”兰拿起一旁的赤红色面具,“呵呵呵…呵呵……”}

霜寒按下了录播设备的暂停键,可以说他在[教堂]中的探险由于莫离这家伙的加入而变得顺畅许多,同时,也探索了一些更加偏僻隐蔽的角落。

继续阅读教堂 第七章

♥ 作者: 霜寒 ♥

教堂 第六章

教堂 第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最近的产量下降了呢。”兰看着仓库储存罐显示屏上的54%,皱了皱眉,“这样下去,培育完成的时间又要拖延了,绯,你去给它们加大药量。”

某个身着旗袍的少女青色面具下的美眸闪了闪,而身边另一位披着赤红色风衣的防毒面具修女也应声点了点头。

“说起来,小红。”兰好像想到了什么,拉起[赤修女]的乳胶手,“你觉得,那家伙的领导能力是不是比那棺材里的教皇要强。”

“主人的意思是?”

“没错,他既然能接连攻略三位修女甚至[白修女]那个老古板也和他颇有渊源,那不如联合起来将教皇一并除掉!”

兰的墨色瞳孔微缩,凝视着远方的倒置四面体教堂。

“任务就交给你了,小红。”少女挥了挥墨绿色的乳胶手,一身天青色旗袍下包裹着胶袜的修长双腿蹬着恨天高走远了。

“是,我的主人。”[赤修女]机械的点了一下头。

另一边,在带着已经变成牛皮糖的[金修女]艾莉来到了[白修女]的秘密基地后,莫离踮着脚用白色的乳胶小手揉了揉霜寒的脑壳。

继续阅读教堂 第六章

♥ 作者: 霜寒 ♥

教堂 第五章

教堂 第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这美酒可真是一绝,您说是吧,芙兰小姐~”某座气派恢宏的乡间公馆内,一位看着高瘦的贵族手中托着一杯醇厚的葡萄酒,干白的脸上却是斯文的坏笑。

而一旁那位被称为“芙兰”的小姐,则双目紧闭,双拳紧抓着酒红色的裙摆,“你难道不怕遭报应吗?赚这种黑心钱?!真是畜牲!”

“哟哟哟?”放下了高脚杯,贵族尖长的手指挑起少女的下巴,“真是能勾起我的征服欲呢~”

“啪!”

芙兰一巴掌打在他脸上,“离我远点,你个牲口!”言毕,向着公馆出口夺路而逃。

“嘿嘿嘿,你的父母都抛弃了你,你的户口也早已被他们注销了,你觉得你除了在我这当一条狗,还有活路吗?!”

贵族男人右捂着脸,笑得更加猖獗了,左手还打了个响指,“来人!把她给我押下去!”

过了半晌,没人回应。

男人再次提高了嗓门,“我说来人!!你们tm不想要工资了?还是说想一起被赶出去!?”

继续阅读教堂 第五章

♥ 作者: 霜寒 ♥

教堂 第四章

教堂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轰隆……”

被踹入大门的霜寒还没反应过来,古堡沉重的石门便缓缓遮蔽了来自外界的所有光亮。

“这里到底是干嘛的?”霜寒有些没想明白,“你说这里是中世纪地牢古堡吧,外面那些监狱又是干嘛的,可你说这里是某个家伙的家吧,也太阴森了点……而且虫子有点多啊貌似!”

没走几步他便看见了地上蠕动的蛆类和天花板上的飞蛾,而且几乎是成集群出现的。

虽说自己不怕虫子,十只二十只哪怕几百只自己都可以从容应对,但当有千万来只的时候,你就真的得思量思量这玩意到底是咋回事了。

“这帮东西不会是食肉的吧……”摸了摸自己被严格拘束的下身和自己全身的胶衣,霜寒松了口气,心底竟涌现出一丝暖流,“白修女那家伙,啧啧啧!肯定知道点什么!”

幽暗的走廊笔直向下,变得愈发潮湿,空气中都散发着一股腐败的霉味。

拐了个转角,是一扇破旧的木门,并没有上锁,属于半掩着的状态。

“废弃的研究所?”霜寒暗骂了一声,“搁着玩生化危机呢?”

货架上摆满了斑驳的瓶瓶罐罐,都是被时间留下的痕迹,有些完好的罐子内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看似在蠕动,却有安分的可怕。

继续阅读教堂 第四章

♥ 作者: 霜寒 ♥

教堂 第三章

教堂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盯着[白修女]紧贴手臂略带褶皱的乳胶手套,霜寒的老二立刻起了反应,毫无疑问的boki了。

“哟哟哟~”莫离的乳胶手指划过霜寒的下体,弹了一下后者的蛋蛋,“莫非?你也喜欢这样长款的乳胶手套?有意思~”

[白修女]虚假的眼眸和瞳孔在面具后微眯了笑颜,“可以哦,我对你的调教可不是[黑修女]那种简单的拷问能媲美的~”

“唔……唔……”霜寒刚想说话,就被[白修女]塞上了扩嘴器。

“从现在开始,你不需要说话了哟,被迫入狱的冤种人~咯咯咯~”胶手从身边教堂神像边的小抽屉上拎出一只贞操带,“首先就是要对你这肮脏的下体进行拘束呢!”

少女灵活纤细的右手,隔着一层白色光滑油亮的乳胶,捻着半米长带着倒刺的空心尿道导管,向着霜寒的下体钻入着。

“唔!呜呜!……”

“冤种别叫哦,你越是嘶吼,我我越是兴奋!保不齐会在你身上再加点什么呢~”

随着体内的异物越来越长,最后盘踞在膀胱中,持续刺激着尿意,霜寒的下体终于是瘫软了下去。

继续阅读教堂 第三章

♥ 作者: 霜寒 ♥

教堂 第二章

教堂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威利尔地下监狱]建立在地下空洞的最深处,螺旋状盘旋在地下熔岩管里,也是[白修女]所经常出没的地方。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教会中能联系的上她的人,只有教皇[尼菈],其余的修女只会觉得白修女神出鬼没,行为不可预测。

而且[白修女]极其神秘,对于拘束,隐匿的癖好比其他几位修女严重的多,换句话说,有严重的恋物癖。

上个月最后一次夕子见到[白修女]的时候,出于打趣的心态,她扒下了后者的面具,结果发现面具后是另一副硅胶面具头套,五官非常精致,就是不知道和她的真容相比谁更好看了。但实际上[白修女]硅胶面具下,还贴着一张黑色的补水面膜,用她自己的话来讲,就是,即使别人看不到,也要好好善待自己的脸,甚至有时候出门前她都要化妆。至于有没有想要刻意隐藏自己的心思,除了她自己,估计是没人知道了。

而夕子这么做的代价就是被教皇罚了一个礼拜不许摘下贞操带,取消周末休假两个礼拜。

“一个礼拜的贞操带,呜呜呜……”夕子推着霜寒沿着螺旋状的斜坡阶梯走向[威利尔地下监狱]的底层,每搁将近20m,管道崖壁上都会开凿出一条甬道,进去就是阴森腐臭的监狱牢房了,不时会有带着防毒面具的[磔罚修女]从甬道中走出,少数几位修女身上的胶衣还附着这大片的暗红色污渍,散发着浓厚的腥味。

继续阅读教堂 第二章

♥ 作者: 霜寒 ♥

教堂 第一章

教堂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北冰洋下某个不为世人所知的地下冰川角落,沉默着一座被称为[教堂]的地方。

没人知道这里是什么时候建成,什么时候发展起来的,对于这里的一切都源自北爱尔兰人的传说。

……………………………………………

近日,在全球范围内,时常发生人口失踪案件,据各国警署调查,失踪的人口几乎全为年轻男性,且都是不只有一条罪名的通缉犯。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倒也减轻了各国的犯罪率,吓退了很多想要犯罪或是逃逸的罪犯自首以祈求警署内羁押式的保护。

“请各位在逃嫌疑人尽快自首,以免失踪!”新闻上滚动播放着劝返嫌疑人的播报,“真的有人会理它吗?”

霜寒眉头一皱,说起来自己也冤枉,啥事都没干,被真正腐败官商勾结的大腕硬生生套了个贪污腐败的头衔,背了锅,从而被被政府通缉。虽然不是什么要犯,但绝对也是在逃人员之一。

继续阅读教堂 第一章

♥ 作者: 霜寒 ♥

碧蓝集中营 番外三

碧蓝集中营 番外三 – 黑沼泽俱乐部

番外三 指挥官的病院日记

“噢尼酱~到治疗时间了!”一阵娇柔的却沉闷的声音从某病房的门后传来。随即,厚重如牢狱大门般的病房门打开了,进来一位穿着乳胶洛丽塔风格护士装的紫色长发少女。

正是港区病院的负责人独角兽。

少女的脸上扣着厚重的防毒面具,呼吸管延伸至腰间的过滤瓶处。长裙下是印着黑色十字架的白色乳胶大腿靴,平底的厚实防水台和自小腿延伸而上长度未知的靴筒,又添了一份神秘感,而靴下,则是一条200丹尼尔的白色裤袜。紧身的袖口处,两只玲珑的玉手被亮黑的乳胶制长手套保护着。两肩腋下三公分处还勒着印花黑色十字架的皮革绑带,想必,衣袖下向上延伸的手套必是有些松松垮垮。

在体验过乳胶服饰之后,独角兽就对这种能提供大量紧身保护的服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比如现在的她,在白裤袜和洛丽塔的覆盖下,是一条超空泡材料制作的贞操带和热结晶刚胸锁。锁上了少女所有的私密,甚至贞操带的设计堵上了少女下体的每一个小穴。后庭里塞着五公分长的肛栓,小穴也被十几厘米长的阴道个人定制具塞到了宫颈口,只有半根导尿管从膀胱衍生至贞操带的上方,做了一个可翻着结构,方便上厕所,不过一般而言,此结构处于上锁状态,解锁的钥匙独角兽并不会随身携带,而要取下这整条贞操带,则需要额外另一把钥匙。 至于合金胸锁,也是由明石特别定制的,刚好能完美贴合独角兽的不甚隆起双峰,且可由穿戴者本人决定是否要启动其中的按摩机关,于外部抚摸胸锁即可。

继续阅读碧蓝集中营 番外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