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霜寒 ♥

教堂 第六章

教堂 第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最近的产量下降了呢。”兰看着仓库储存罐显示屏上的54%,皱了皱眉,“这样下去,培育完成的时间又要拖延了,绯,你去给它们加大药量。”

某个身着旗袍的少女青色面具下的美眸闪了闪,而身边另一位披着赤红色风衣的防毒面具修女也应声点了点头。

“说起来,小红。”兰好像想到了什么,拉起[赤修女]的乳胶手,“你觉得,那家伙的领导能力是不是比那棺材里的教皇要强。”

“主人的意思是?”

“没错,他既然能接连攻略三位修女甚至[白修女]那个老古板也和他颇有渊源,那不如联合起来将教皇一并除掉!”

兰的墨色瞳孔微缩,凝视着远方的倒置四面体教堂。

“任务就交给你了,小红。”少女挥了挥墨绿色的乳胶手,一身天青色旗袍下包裹着胶袜的修长双腿蹬着恨天高走远了。

“是,我的主人。”[赤修女]机械的点了一下头。

另一边,在带着已经变成牛皮糖的[金修女]艾莉来到了[白修女]的秘密基地后,莫离踮着脚用白色的乳胶小手揉了揉霜寒的脑壳。

继续阅读教堂 第六章

♥ 作者: 霜寒 ♥

教堂 第五章

教堂 第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这美酒可真是一绝,您说是吧,芙兰小姐~”某座气派恢宏的乡间公馆内,一位看着高瘦的贵族手中托着一杯醇厚的葡萄酒,干白的脸上却是斯文的坏笑。

而一旁那位被称为“芙兰”的小姐,则双目紧闭,双拳紧抓着酒红色的裙摆,“你难道不怕遭报应吗?赚这种黑心钱?!真是畜牲!”

“哟哟哟?”放下了高脚杯,贵族尖长的手指挑起少女的下巴,“真是能勾起我的征服欲呢~”

“啪!”

芙兰一巴掌打在他脸上,“离我远点,你个牲口!”言毕,向着公馆出口夺路而逃。

“嘿嘿嘿,你的父母都抛弃了你,你的户口也早已被他们注销了,你觉得你除了在我这当一条狗,还有活路吗?!”

贵族男人右捂着脸,笑得更加猖獗了,左手还打了个响指,“来人!把她给我押下去!”

过了半晌,没人回应。

男人再次提高了嗓门,“我说来人!!你们tm不想要工资了?还是说想一起被赶出去!?”

继续阅读教堂 第五章

♥ 作者: 霜寒 ♥

教堂 第三章

教堂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盯着[白修女]紧贴手臂略带褶皱的乳胶手套,霜寒的老二立刻起了反应,毫无疑问的boki了。

“哟哟哟~”莫离的乳胶手指划过霜寒的下体,弹了一下后者的蛋蛋,“莫非?你也喜欢这样长款的乳胶手套?有意思~”

[白修女]虚假的眼眸和瞳孔在面具后微眯了笑颜,“可以哦,我对你的调教可不是[黑修女]那种简单的拷问能媲美的~”

“唔……唔……”霜寒刚想说话,就被[白修女]塞上了扩嘴器。

“从现在开始,你不需要说话了哟,被迫入狱的冤种人~咯咯咯~”胶手从身边教堂神像边的小抽屉上拎出一只贞操带,“首先就是要对你这肮脏的下体进行拘束呢!”

少女灵活纤细的右手,隔着一层白色光滑油亮的乳胶,捻着半米长带着倒刺的空心尿道导管,向着霜寒的下体钻入着。

“唔!呜呜!……”

“冤种别叫哦,你越是嘶吼,我我越是兴奋!保不齐会在你身上再加点什么呢~”

随着体内的异物越来越长,最后盘踞在膀胱中,持续刺激着尿意,霜寒的下体终于是瘫软了下去。

继续阅读教堂 第三章

♥ 作者: 霜寒 ♥

教堂 第一章

教堂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北冰洋下某个不为世人所知的地下冰川角落,沉默着一座被称为[教堂]的地方。

没人知道这里是什么时候建成,什么时候发展起来的,对于这里的一切都源自北爱尔兰人的传说。

……………………………………………

近日,在全球范围内,时常发生人口失踪案件,据各国警署调查,失踪的人口几乎全为年轻男性,且都是不只有一条罪名的通缉犯。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倒也减轻了各国的犯罪率,吓退了很多想要犯罪或是逃逸的罪犯自首以祈求警署内羁押式的保护。

“请各位在逃嫌疑人尽快自首,以免失踪!”新闻上滚动播放着劝返嫌疑人的播报,“真的有人会理它吗?”

霜寒眉头一皱,说起来自己也冤枉,啥事都没干,被真正腐败官商勾结的大腕硬生生套了个贪污腐败的头衔,背了锅,从而被被政府通缉。虽然不是什么要犯,但绝对也是在逃人员之一。

继续阅读教堂 第一章

♥ 作者: 墨染彡 ♥

千姿▪游乐园

千姿▪游乐园 – 黑沼泽俱乐部

调教游乐场(上)

“差不多能转正了,就差一篇一手文章!没资源根本抢不过那些人,真可恶。”

“半夏进来一下。”

“哦?哦哦哦,好的,主管。”

“嘿嘿嘿,欧阳姐,是要给我转正了吧?”

“虽然是你学姐,但电视台订下的规矩,我不能坏了,机会给了你,但还是要能力的啦,不然就是我给你转正,会有不服的,学妹以后没啥好一手新闻会被人说闲话的。你呀,要堵的是别人的嘴,不是我的!”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我现在就差一篇一手新闻报道了,可没资源抢不过他们这些老人呀。要不学姐帮帮我吧,给点消息,我去跑出来新闻?”

“消息呢我最近是有一个,但很危险,听说去的人最后基本上都没回来。有些回来的记者也不会说出里面到底怎么样,但会经常去那里,很奇怪。”

“哇塞,这么神秘,没有一个人报道出来吗?也许我就成了呢,我这个无敌美少女,大学生长跑比赛冠军,跑应该追不到我吧?欧阳姐姐,告诉我吧,我要去”

继续阅读千姿▪游乐园

♥ 作者: 霜寒 ♥

碧蓝集中营 番外二

碧蓝集中营 番外二 – 黑沼泽俱乐部

番外二 受苦教会与恐惧魔王z24(上)

“又是平和的一天呢?啊~”霜寒看着窗外万里无云的晴空,左手搂着逸仙的细腰,阿贾克斯的小山峰温软地贴在右肩上。

“果然辛苦地工作之后,还是沉浸在温柔乡中最棒了~”说着,霜寒把头埋进了阿贾克斯的温柔乡之中,蹭了蹭,深吸了一口气,嘴角下垂,露出了痴汉的表情。左手则是揉了揉逸仙胸前,掌心传来温润的触感。

“阿贾,你不觉得……”逸仙的昝白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井”字,而霜寒每揉一下她的胸,“井”字就会多一个。

“唉~”阿贾克斯的脑门上也出现了不多不少的“井”字,“小猪仔貌似需要教育了呢~”

两个人都保持着和善的微笑,但是指挥官霜寒却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下意识地就想收手。

也几乎是瞬间,他的脑壳就被逸仙砸在了办公桌上,发出一声闷响,阿贾则是熟练地给霜寒的咸猪手拷上手铐。

“带去哪?”逸仙看着昏过去飘出白魂的霜寒,无半点怜悯。

“听说受苦教会来了个铁血的魔王,这家伙貌似还没见过指挥官,要不送小猪仔去里面体验体验生活?”

继续阅读碧蓝集中营 番外二

♥ 作者: dageda ♥

玩偶酒店 第一章

玩偶酒店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偏僻的小路

那是2006年冬季,而我在德国迷了路,或许那时我已经通过一些机耕道越过边界进入波兰。我在毫无特征的森林里开了几个小时的车。我叔叔的房子就在这里附近,但复杂的路网和糟糕的道路,让我自从离开了高速公路之后就误入歧途。天色渐暗,我可以猜到自己已经走得很远了。汽油压力表正在走向零,我变得紧张。虽然冬天才刚刚开始,只是有薄薄一层雪覆盖隐藏了道路,但谁都不知道会变得多冷。我可从来没准备过在车里呆上一整晚。

在最后一缕阳光隐去时,我看到一条道路,入口隐蔽在毫无特色的树丛里,只是因为它看起来比较平坦,好像最近才修整过,所以我注意到了。我停下车,考虑了一下,决定试试运气,看看路尽头会不会有一座房子。我希望那里有人居住,并且是友好的人。我好像赌对了,在两英里道路的尽头是一个夸张的的锻铁大门,两侧是高大的砖墙。我到近处时门自动开了。穿过停车区域,我来到了一座很大的建筑物前,看起来像是一座奢侈的现代化酒店大楼。

门口有一个打着光的牌子,用英语,法语和德语写着’乡间别墅酒店“。从停车的数量看,我推断一定会有空房间。我把车尽可能靠近主入口停好,抓起我的旅行袋,来到入口。沉重的大门自动打开,我走了进去,穿过一个小房间,来到一扇双层玻璃的大门前,门嵌入在一个学生的不锈钢框架上,磨砂玻璃上还有一个徽章。门同样自动开了,我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酒店大堂之内。

继续阅读玩偶酒店 第一章

♥ 作者: dageda ♥

玩偶酒店 序幕

玩偶酒店 序幕 – 黑沼泽俱乐部

2001年夏天,德国。在靠近波兰边境的一个工地上,纷飞在泛光灯边上飞舞成君,亮黄色的工程车在树木中开辟出了一个宽阔的场地。工人们互相叫喊着,在炎热的夏夜完成主要混凝土浇。

在一堵预制板造出的临时墙体的阴影里,两个女人用德语在轻轻地交谈,边上发动机的轰鸣声让其他人无法听到她们的谈话。

她长长的头发在温暖的晚风中漂动。小个的女子是个年轻女孩,金发,穿着一件灰色西装和绿色乳胶雨靴,看起来至少大了两个尺码。高个的女子黑发,拄着拐杖,穿着软皮制的休闲夹克,T恤衫,宽松的牛仔裤和登山鞋穿着随便。她的表情显得十分痛苦,牛仔裤被撕开个口子,以便安装蓝色的塑料架,以固定她受伤的腿。她看着年龄更大,但很明显,她是那个年轻女子的下属。

“抱歉,你很痛苦吗?我以为你的腿不会再给你带来麻烦了? “金发女子说道,慵懒地把她的头发撩到耳后。

“不用担心,主人,是愈合的速度让我痛苦,不是伤口本身。是我自己的固执造成的,因为没用止痛药。我想让我的头脑保持清醒。“受伤的女人回应到。

继续阅读玩偶酒店 序幕

♥ 作者: 宵l夜 ♥

五毒战衣 第六章

五毒战衣 第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六章 乌蟾

双头蛇说完之后就迈着猫步走了,这时角落里的黑影也缓缓走来。

姐姐?

不知道为什么,少女的心里首先冒出了这样的猜测。

她穿着一件洁白的护士服,下摆盖不住臀部,两条细长的双腿被黑色的舍宾丝袜紧紧包裹,在昏暗的灯光下泛着奇特的光泽。双手也是被黑色的乳胶紧紧包住,仿佛抹了油一般闪闪发亮。罗小丹想看清她的脸,但是在她脸上能看见的却只是一件黑色的防毒面具。

她没有向少女走来,而是绕过她走到另一边打开了大灯,一时间整个房间都是光,亮的少女睁不开眼睛。

“你醒了。”那人走过来完全靠近她,摘下了自己的防毒面具。

继续阅读五毒战衣 第六章